慈悲的师父一次一次把我救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3日讯】刚开始,我们村炼法轮功的有20多个,别人炼功,我笑人家:你们的命珍贵,我才不象你们那样。一个人哪,不是早晚都要死吗?因我家庭不和,我对自己的生命就没有珍惜过。我全身上下都是病,因没有钱,只能花些小钱,子宫瘤有拳头那么大,大夫说让我做手术,我没钱一推再推,后来我不能干重活,走路我都肚痛,一有点风我就头痛、肩痛,大病吃小药,就这样一天一天捱着。痛苦啊!

有一天有一个炼功人来到我家,说法轮功好,你炼炼试试吧。我给对方面子,说明天我去看看再说吧。没想到我与大法有缘,第二天虽是不情愿去了炼功点,一去就发现很好,结果我就天天开始去,没有不去的时候。

学法没几天,晚上在炼功点学法,我看到一个紫色的卍字符飘来了。从那以后,我看到很多神奇的现象。有时看书时,书上的字落到床上了,还动,有好几种颜色。一次字里就滚出8、9粒小球,亮晶晶。一天白天在家学法,身后一股风声到我跟前,一个大红法轮正转,倒转没了,好大个。晚上睡觉,小法轮落在我脸上,我用手去接,又到头上,老转。我看书时,师父给我下气机,一条条白光银线落在了我的上下肢。一次学法睡着了,正醒时,师父的法身正在给我口里下长功的功,飞快,无法说。一天晚上师父法身给我清理身体,看不清,第二天我一身轻,到了炼功点后只是哭。我有时对同修说,我们都笑了;常人也在笑,他们说我说的不是真话,我不管别人说什么,师父是伟大的,我这么幸运,我就紧跟师父。

学法时念错字,有人笑,我在哭,因书上的字都是佛、道、神,修炼是严肃的。一次炼静功,有东西从头上滚到脸上又進了口里咽了,一股那个味,上不上,下不下,吃饭有点不顺,我也不管。那几天正是给我清理身体,非常难受。第三天刚睡下,见师父法身站在床头说:“我给你顶下去。”就用两掌敲了我的头两下,一下子就下去了,也不卡得慌了。我的病全好了,一身轻。

我得法没几个月,江××就不让修炼了,同修们都去北京上访,我没去,我和另两个同修到县政府找县长。字没写多少,就是“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师父没错。”县长不见,书记打电话给公安,把我们抓進了黑大门。

刚开始,他们问一个同修时我有点儿害怕,后来看见自己头发上发出无数白银光,尖上还有宝剑头,我静静的看了和同修说:“别怕,有师父在。”他们问我干什么来时,我就说,我们师父是清白的,电视里的都是假的,我们师父没错。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得法后一身轻,家庭和睦,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他们又问我:你没想能不能回去?我说你要能明白我愿坐一辈子。他们挺横的说:你们还挺硬,回去好好想想吧。在里面不让我们炼功学法,我们背法出声,他们就骂,后来找来头对我们说:要么就坐一辈子,要么就罚你们500块,你们挑吧。我想: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一个同修家人找人让我们出去,找的那个人正好是他们的领导,一问是炼法轮功的,立刻就叫他们放人。我们学法都不深,但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啊。

回到家一看,家里的书都让恶人搜走了,老头也只是每天哭,恶人让写保证,拗不过,就没从正面写,心里想,回家我还炼。同修们给我拿去书看。没几天一天正在看书,5个派出所的進家,恶狠狠的问我炼不炼了,当时不知所措,就说不练了。他们走了,我抱着书开始后悔的哭:还是师父的弟子吗?同修们和我互相切磋说应该去北京上访,我们就一起走,结果没到就被小车追回来了。前走的另一位同修被抓了,一个半月后半身不能动弹的被放出来,在家炼功没几天就都好了。

他们放我回家后,领导不让我出门,给我全家人下令如果我再走就扣我老头的工资,老实的老头就时刻看着我,就这样让黑手烂鬼钻了空子,我没心思学法,自己放松了,一天监狱长和派出所等人把我们都带去让写保证,别人代我写了,我一点勇气也没有了。我离开家到了市里,还想继续修,于是我上街找同修,哪里找?我看到墙上贴着骂师父的条,我就给撕了,后来看到墙上写着“法轮大法好”,我哭了。

师父看我要掉下去了,每天点化我,安排了让我和不认识的同修见面,我又回到了证实大法的队里。一天我在街上贴法轮大法好,被恶人发现了,一道街一道街追了一个对面,我发正念,叫师父,不到3分钟,他们就不追了,都走了。还有一次上楼发真象资料,没進楼门口外面有十几个人大声说话要進来,我发正念,他们都走的无影无踪了。我学法不深,总是叫师父,很惭愧。

我写的不好,但都是流泪写的。我打坐时发誓说:师父,弟子没学好,原来想好好学的,现在掉了层次,时间不多,怕赶不上。只要师父收弟子,哪怕给师父做牛做马都可以。后一想这是不是人心?但是誓也发了。我一想起师父就哭,师父一次一次把我救起,我再不好好修,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也对不起自己。我要珍惜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