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贵州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邹黔珠的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30日】大法弟子邹黔珠,女,44岁,贵州铜仁人,于2004年10月22日在贵州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邹黔珠一家人

邹黔珠和儿子

邹黔珠,女,现年44岁,一九六0年七月八日出生于湖南省隆回县的一个普通家庭,幼年时期随父母迁移到贵州省铜仁地区103地质大队,然后一直在此上学。一九七七年初中毕业后上山下乡到贵州省江口县农村,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在贵州地质103大队参加工作。


邹黔珠在炼功

自参加工作后,邹黔珠一直积极上进,刻苦学习、努力钻研业务知识,因工作成绩突出,多次被单位评为“新长征突击手”以及“先进工作者”,于一九八四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九0年十一月调入贵州省清镇市贵阳煤气气源厂参加建厂筹备工作,并考入贵州省委党校函授大专班,后取得大专学历。一九九九年十月被评为中级政工师。

一九九五年,为了强身健体,邹黔珠开始练气功。一九九六年接触法轮功后,觉得很好,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当地公安机关、610办公室及单位领导多次找她谈话。邹黔珠一概拒绝这些无理要求,顶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依然坚持修炼,并公开声明信仰自由、天赋人权。因此,邹黔珠被贵阳市和清镇市列为重要监控对象。

清镇市公安局和马鞍山派出所的警察曾多次非法闯入她家里,强行抄家,搜走了大量的书籍和磁带,并对她实施多种特务式的监控,如:窃听电话、跟踪、全天监视住所等等。

二00一年夏季,邹黔珠因在公园炼功被清镇市马鞍山派出所行政拘留。邹黔珠不妥协、不配合他们的非法安排,以绝食抗争,四、五天后堂堂正正走出。

二00二年九月,贵阳市政法委等部门的恶人冲进邹黔珠家里,要送她到贵阳市烂泥沟所谓的“法制培训班”,实质是法西斯洗脑班,邹黔珠再度坚决不从。于是,四、五个彪形大汉按上来,强行绑架,把邹黔珠抬了出去。

在“法制培训班”里,邹黔珠坚持自己的信仰,据理力争,认为自己一没杀人放火,二没坑蒙拐骗,时时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努力提高自己道德,处处事事为别人考虑,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社会,并没有什么错,为什么要写什么“悔过书”!?

为了抵制这种野蛮、残酷、邪恶的强行“转化”,邹黔珠再次以绝食来抗议。这一次,直到邹黔珠生命垂危,洗脑班的恶人一看真的不行了,人快要死了,这才慌了手脚,忙不迭地将她送入贵阳市工人医院进行抢救。五天后,邹黔珠在身体稍微回复的情况下,巧妙躲开看守监视,正念走出医院。此后,一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两个多月后,贵州省铜仁市公安机关得到邹黔珠在父母家里的消息,如临大敌,立即派出了几十个警察重重包围住邹黔珠父母家,将邹黔珠强行带走,关进拘留所。并于当天就通知了贵阳市政法委、安全局和公安部门。第二天,由铜仁市和贵阳市的警察组成专门的押送队伍把邹黔珠送入了臭名昭著的贵阳市烂泥沟看守所,动用各种强迫手段强制让她写“悔过书”。

在邹黔珠依然坚定自己信念,又一次坚决拒绝放弃修炼的情况下,于二00三年被非法直接送入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劳动教养。

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原是贵州省中八劳教所的女队。后因被非法抓捕的女大法弟子急剧增多,女队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张修建(直到2004年还在不断扩建),并单独出来成为女所,为贵州省专门关押女大法弟子的黑窝。里面的许多女警凶神恶煞,满脸横肉,毫无女性的温柔贤惠,以致当地人嘲讽说她们找不到婆家。

邹黔珠来到女子劳教所后,一直坚持练功。二00四年八月,邹黔珠的家属去探望她时,劳教所管教科姓龙的恶警当着其家属的面,恶狠狠的指着邹黔珠说:“如果你不听XX党的话,不写悔过书,不好好表现,一辈子也别想出劳教所的大门,一辈子也翻不了案……”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当着家人的面都敢这么威胁恐吓,可见其邪恶嚣张到了完全无视法律存在、完全无视生命尊严的地步!

二00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晚,邹黔珠被迫害致死,死因不明。其家属听到通知后,明确要求:一、对于邹黔珠的死亡,劳教所应付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进行法医鉴定;二、在其家属没赶到之前,不能火化遗体。然而,十月二十四日晚十点,贵州女子劳教所恶警伙同有关部门,在邹黔珠家属没到现场,没看到遗体的情况下,匆匆的将邹黔珠遗体悄悄火化。

此事传开后,周围所有知道的人都纷纷替邹黔珠抱不平,强烈要求贵州女子劳教所及有关单位给个说法。然而,这些部门只是一味推脱、搪塞,说是自然死亡。不但至今不向公众公布法医鉴定以及一些相关材料,反而威胁公众,向公众施加压力。最终,邹黔珠单位连告别会也不开,灵堂也不能公开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