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白庙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白庙劳教所曾非法关押郑州及周边地区许多大法弟子,现仍非法关押四名大法弟子,他们分别是:付振勇,61岁,郑州市煤电机械退休工人;赵书灿,33岁,新郑市物资局职工;李雷鸣,34岁,研究生;李金忠,37岁,巩义人。他们被集中关押在三队(原五队)。恶警知法犯法,不仅迫害着大法与大法弟子,也迫害着每一位善良的世人。现把过去里面发生的部分迫害实况揭露如下:

* 对大法弟子徐孝国的迫害

2004年2月底3月初,郑州市管城区公安局非法绑架徐孝国,并送到白庙劳教所。当时劳教所教转办(610办公室)恶警李西川(此人本已退休,因迫害大法卖力又被起用,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明知他身体状况不符合收容条件,硬是收下来。在所里,徐孝国正念正行,拒不配合“转化”,并义正辞严要求释放。被无理拒绝后,他开始绝食抗议。当他绝食绝水近一周时,遭恶警强灌浓盐水迫害。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宋延岑(此人心理阴暗,为升官发财,迫害不择手段,极尽残忍的迫害过许多大法弟子,并积极投稿拼凑诬蔑大法的文章,现被提升为教育科副科长)和现任生活科科长的高××。宋、高二人从三队叫来值夜哨的四名刑事犯对他们说“强灌(浓盐水)是侯所长同意并签过字的,你们大胆干!”接下来就在宋、高的指示和威逼下,刑事犯把徐孝国按躺在队部办公室地板上,踩住他的双手双脚不让动弹,用膝盖压他的胸腹,用破抹布蒙住他的双眼,之后,宋凶相毕露,开始狠命的用螺丝刀、钳子撬徐孝国的牙齿,捏他的鼻子不让呼吸,并丧心病狂的抓大把大把的盐往其鼻子、牙缝里塞。当他撬开牙后便将一缸子浓盐水一下灌入徐孝国腹中,肺里也被灌入大量盐水,严重灼伤徐孝国的声带与肺部,致使徐孝国一连数月咳嗽、排黄色浓痰不止,说话沙哑不清。三队教导员吕双福(原一队干警,此人伪善阴险、口善心恶,被提升后积极表现迫害大法弟子)暗示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

于是刑事犯魏文辉(劳动组长)就在其暗示与压力下,连续四天四夜不让徐孝国睡觉。第四天,徐孝国当面质问吕双福,吕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有这事?我咋不知道?”于是他将与此事不相干的另一大队组长训斥一顿,把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吕看到阴险伪善的软折磨不好使,就露出其疯狂恶毒的面目,他指使王卫东、王东东两名新警用电棍电击徐孝国,想强行“转化”。他与大队长何湘龙见两名新警下手不够狠,就夺过电棍,阴毒的将电棍头用力的顶住徐孝国的头部、腋下等处,一动不动的长时间电击,直至把那里的肉电糊、电烂。

* 对大法弟子权培军的迫害

郑州市上街区铝厂职工权培军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从99年7.20以来,曾两次被非法关入晚晴山庄洗脑班和白庙所。

2003年初,当他第二次被非法关进白庙劳教所的当天下午,就遭到五队(现三队)恶警们毁容性的电击,身上多处皮肉被电烂,面部被电出道道血痕。当时参与迫害的恶警有李西川、杨绍峰(时任大队长)、宋延岑、郭五一、禹保红等。因权培军坚决不配合“转化”,2003年4月24日晚,这帮恶警又在所谓的上级指示下(为壮大声势,避免互相拆台,要求那天晚上全体干警都参与迫害活动,集中“转化”),又一次电击权培军等大法弟子。

2004年初恶警吕双福任教导员后,开始逐渐加重迫害。大法弟子权培军在每周的测试卷上都堂堂正正的写上自己的真实想法和认识,这使吕极为恼怒、害怕。于是他指使吸毒犯在生活中、奴工生产中给权培军施压并处处刁难,但这仍不能令权培军屈服“转化”。于是吕在谈话中威胁权培军说:“你如果不转化,我就不让你睡觉”。权培军义正辞严的回答:“你如果敢违法这样做,我就立刻向上级机关告你!”吕的威胁目地没有得逞。2004年6月的一天,吕在又一次与权培军的谈话失败后说:“我把你交给他们(吸毒犯)了!”然后就把权培军一人留在房间里,他与恶警郭五一(现三队主抓生产的副大队长,曾多次毒打多名大法弟子,凶狠残暴异常)召集了众多的吸毒犯并对他们说:“现在你们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去打吧!”他们本来想着会有很多的人参与毒打权培军,结果只有劳动组组长魏文辉一人迫于压力打了权培军,其余的吸毒犯私下里说,我才不干那傻事呢。权培军在2004年8月到期又被白庙劳教所伙同上街区政保科非法送到郑州晚晴山庄洗脑班继续迫害。

* 伤天害理包装假农药

三队恶警利用免评百分(变相加期)等手段暗示迫使劳教人员对大法诬蔑,对大法弟子行恶。其实很多行恶的劳教人员也知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却在威胁与利诱下违心的干了违背道德良心的事,对大法犯了罪,这是对世人最大的迫害,这也使人更看清了劳教场所不是在使人学好,而是在加剧人类道德的败坏。

三队还利用其司法执法部门的合法幌子干着伤天害理、坑害百姓的事。从2004年4月至7月间,三队加工分,装至少上百吨假农药并投入市场,不知有多少农民朋友因此遭殃。为了生产这些假农药赚钱,三队干警经常强迫劳教人员通宵干活,平时每天生产时间18个小时以上超负荷劳动,而且基本每天都有打人的事件发生。

2004年7月的一天,吸毒人员(残疾人)张伟因为在干活时吃了个馒头,就被恶警郭五一拉到办公室拳打脚踢,电击了一个小时。他们对一个残疾人都如此对待,我们不难想像他们对待大法弟子会怎样的残忍、嚣张和目无法纪。

他们让所有人超负荷的加工生产从根本上讲还是为了摧残大法弟子的精力与身体,利用这种方式施压。这期间,因为所谓的生产问题而遭到恶警与吸毒犯殴打的大法弟子有:付振勇、赵书灿、朱云龙、侯金有、徐孝国、权培军。

揭开白庙劳教所恶警对外宣传的所谓和风细雨般的“教育、感化、拯救”的假面具,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凶残暴虐的人间地狱。恶警知法犯法,为着金钱名誉、权势地位在干着违背天理的坏事,殊不知自己也是被利用的工具,因为他们的最高层都在考虑“杀一批警察来平息民愤”的事了。历史上文化大革命的结局也是如此,从这个角度上看,追随干坏事的警察是最可悲的,他们如不及时醒悟,停止迫害,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最终所面临的必然是危险的下场,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谁都逃脱不了最终的大审判。

白庙劳教所: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文化路62号 邮编:450002
监狱办公室:0371-7624694
所长兼党委书记张建平
管教副所长侯国宏
生产副所长孙豪杰
政委贾健
副政委李秋华
警械科副科长韩宏涛
管教科科长苏保华、副科长王炎军
教转化(610室)主任刘桂枝、副主任陈新慧
干警李西川
教育科副科长:宋延岑 刘再娥
三队大队长何湘龙、副队长郭五一 、教导员吕双福、 副教导员杨绍峰
三队干警张禹忠、王东东、王卫东、马冉冉等
二队干警左志国、刘伟、任万强、杨卫东等
一队干警赵和平、陈斌、禹保红、潘新中、郑楷等
三队队部:0371-3831209
总办电话:0371-384092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