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车之鉴:葫芦岛市恶人恶报事例汇编(04-1-30更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日】为了挽救被大陆媒体的谎言所毒害的人,我们把这些事情写出来做为前车之鉴。同时警告作恶之人,赶快醒悟,如继续行恶,天理不容。

1、辽宁省葫芦岛市公安局局长刘汉东迫害大法弟子。2002年5月,刘在葫芦岛市国际大酒店当场被捕。据内部人士透露,刘有嫖娼、吸毒、贩毒等违法犯罪行为,目前,此案正在审理当中。

2、2001年末,绥中公安局一辆警车送两个大法弟子去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回来后,在平坦的高速公路上,前后没车,这辆警车莫名其妙就翻了,车中4个人的伤势正好和他们迫害法轮功的程度一样,一个叫常维兴的政保科警察迫害得最狠,伤得最重。

3、辽宁葫芦岛市兴城政法委副书记李守田(610恐怖组织头目),为升官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实施株连九族的政策,并处以高额罚款。此人于2002年2月16日(正月初五)在街上散步时被突然从远处开来的夏利车撞伤,造成右小腿粉碎性骨折。不到4天的时间就花去4000多元。

4、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钢南村李长河,在99年镇政府举办的庆祝建国五十周年的联欢会上编排诽谤大法的小品,并上了地方电视新闻,蒙蔽了众多不明真相的群众,2002年5月8日,他在去外地旅游途中突然得病,5月9日死亡。

5、辽宁省葫芦岛市新台门镇派出所所长焦万祥,男,50岁,家住新台门镇马屯村。 “7.20”后,他充当了迫害大法弟子的打手。被他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几十名,送劳教的就有四名大法弟子。其中大法弟子程国学父子俩因进京上访,被带回本地派出所。焦万祥竟象发疯了一样,先是对他们父子一顿拳打脚踢,而嘴里还说这是给你们“消业”,后用狼牙棒、电棍打。打完后焦万祥自己累得躺在床上一个多小时,嘴里还说:“可把我累坏了,怎么没有把你们俩打死呢?”之后焦万祥将他们父子俩用手铐铐在风雪交加、寒冷的露天地的铁栏杆上,冻了一夜。期间另一名大法弟子赵继学,被焦万祥用狼牙棒打得脸部呈黑紫色达一个多月之久。第二天早上,在未通知其家属的情况下,焦强行将几名大法弟子非法拘留。程国学父子最终因绝食被无条件释放。绝食期间,焦万祥一伙还向其家里勒索了4000元现金。不久,焦万祥又将父子俩非法劳教。 焦万祥终得恶报:2001年12月份的一天,他从新台门镇开车途经望宝山的公路时,撞在路旁的树上,车当时撞毁。焦万祥的肋骨被撞断两根,腿被撞断一条。过后他本人也曾说:“我这是做了缺德的事了,报应啊!”

6、辽宁葫芦岛市绥中县前卫镇副镇长张晓东经常在开会时污蔑大法,其司机沈文友常常向张通风报信,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不听好心人的多次劝阻。2002年正月初七,沈文友开车送张晓东全家回家,途中与一大货车相撞,沈当场死亡;张双腿撞断,其妻身体一侧肋骨全部骨折,其14岁的儿子半面脸连皮带肉全被扯了下来。

7、辽宁葫芦岛市兴城东辛庄镇派出所恶警项永贵(男,50多岁)经常诽谤大法,并毒打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2001年夏季的一天晚上,项永贵在派出所值班,一头栽倒在地,当场死亡。

8、葫芦岛南票区看守所警察苏凤奎助纣为虐遭天谴

葫芦岛市南票区看守所警察苏凤奎,生前曾对被非法关押该所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一次他凶狠地打五名大法弟子,打完后把他累得躺在床上自己还说:“我早晚得死你们手。”苏凤奎助纣为虐受到天谴,于2000年突发脑出血,暴病身亡,死时50多岁。苏凤奎死后,连他妻子都说:“打修佛的人罪大了,他要不干这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根本就不会死这么早。”

9、2001年12月12日,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暖池塘镇安昌岘村村长王中平因撕毁贴在电线杆上的大法标语,并报告派出所,当天下午就被人打成重伤,头部缝了7针,脚脖子、大腿骨折。

10、葫芦岛市南票区暖池塘镇党委副书记王晓会,长期卖力迫害法轮功及法轮功学员。2001年4月,突发心肌梗塞暴死,死时正当中年。

11、辽宁葫芦岛市兴城海宾乡刘屯村支书刘振平(音),男,56岁,“7.20”之后对迫害法轮功十分卖力。2000年时,刘振平将一位50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刘用椅子腿打她的头,后来又将本村的四名法轮功学员陆续非法劳教。2001年夏,刘得了一种怪病,五脏六腑全部溃烂,死于家中,遭了恶报。

12、辽宁葫芦岛市连山区山神庙子乡下塔沟村村长赵春学,支书苗文喜,其子苗新(20多岁,派出所协勤),7.20之后迫害法轮功很卖力,后来苗文喜被迫辞职,其子苗新在一次抓逃时被人从车内推下,头骨被摔个大窟窿,女朋友与他分手。2002年8月,村长赵春学得尿毒症而死。

13、、葫芦岛市绥中县大王庙乡的张文权(男,61岁),经常诽谤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他不听不信。2002年2月,他为了得奖金,就举报法轮功学员。邻居开玩笑说:“可别做那事啊,都说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他(指法轮功学员)那要有事,你这就得没气。”事隔几天,他真的气不够用,到县医院去检查,打了几天氧气,奖金没得着,还花了一千多元医药费,回到家八天后死亡。

14、葫芦岛市绥中县的张秀德(男,37岁)相信了媒体的欺世谎言,经常诽谤大法,毒打、谩骂修炼的妻子,还打修炼法轮功的儿子。妻子向他讲真相和善恶必报的因果关系,他不但不听,还叫嚣:“都说我这腿是打你打的。我宁可腿不要了也要打你,看能把我怎的。”2002年6月,把妻子逼出家门,之后张得了不治之症,双腿骨坏死。

15、辽宁葫芦岛市台集屯镇孟砬子村村民徐世平涂抹大法真相标语,并写上诽谤大法的话、毁大法书、辱骂大法弟子,恶行终累及家人:他女儿去年夏季得脑瘤花了3万元治疗,久治不愈。

16、辽宁葫芦岛市南票矿务局凌河矿保卫科科长张文友敌视大法,毒打、拘留过大法弟子,后来得了脑血栓,遭了恶报。

17、辽宁省葫芦岛市化工跃进楼有一位姓刘的老头,夫妻二人都是街道委派的,见到大法传单就撕。有人告诉他:不要再撕了,会遭报应的。他不听,不相信。现在老头得了一种怪病,开始时怕人,后来骂妻子、儿子、女儿。家人把他送到精神病院检查,医生说不是精神病,拒绝收留。没办法只好回来了。现在他一到犯病的时候就打老太太。有一次把老太太的下眼皮划破,缝了好几针。

13、2002年春,葫芦岛市南票区暖池塘镇安昌岘村村民赵洪福(男,40多岁),仅仅被村上用10元钱雇佣,就把本村街上所有喷写的“大法好”等标语都用墨汁涂抹掉。2002年9月,赵骑车与一台正行驶的摩托相撞,赵当场昏迷不醒,被送去医院抢救。送到医院后,肇事的摩托车司机为了逃避责任,趁机溜走。赵不得不自己花数百元治疗。

14、葫芦岛市南票区暖池塘镇安昌岘村纪晓松(男,27岁,党员),由于受江氏喉舌媒体所散布的谎言所毒害,不明大法真相。2001年12月,配合村上用长杆子将挂在电线杆上3米多高的数十条大法真相条幅一一摘下。2002年冬,纪骑摩托突然摔倒在地,其左手大拇指摔断在手套里,纪已花掉近万元的医疗费也未能接上断指。

15、葫芦岛市南票区暖池塘镇才家屯村,孟宪贺(男,78岁),由于受邪恶的谎言所蒙蔽,自99年“7.20”以后,经常谩骂大法弟子,心中还仇视大法。自2001年末,孟突患风湿性心脏病,原来十分健康的身体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常常整夜不眠,处于极度痛苦之中。

16、辽宁葫芦岛市一单位原支部书记,65岁。他一看见有大法真相资料就撕。2002年7月上旬,他向警察举报一大法弟子所居住的楼区周围有大法资料,恶警们在这名大法弟子家附近蹲坑14天。恶警撤走4天后,此人患肝癌,52天后病死。

17、葫芦岛市某地一张老太太,70岁。看见大法资料就撕,还告诉另外一个人去撕。不久,张老太太得了蛇盘疮,从腰直至撕资料的右手小臂处,长满了大疙瘩,到处寻医问药。这时她明白自己作孽了,以后再也不撕大法真相资料了。

18、葫芦岛市绥中县一开小工厂的老太太,多次举报大法弟子,多次遭报:曾被骗2万元钱,并得了胆结石等多种疾病。

19、辽宁省葫芦岛市兴城温泉办事处的张万民,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他不思悔改,助纣为虐。今年,他得了重病,动大手术,花了几万元,儿子也得了尿毒症,在沈阳住院,他不但自己遭了恶报还累及了家人。

20、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三家子矿二佛庙子工宅杨怀效(男,60多岁),长期监视法轮功学员,撕毁法轮大法真相资料。2002年4月又举报大法学员,终遭报累及家人:一个月后,其老伴突得脑血栓,大小便不能自理。

21、高强(男,30多岁),原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三家子派出所内勤,经常诽谤大法,诬蔑法轮大法创始人,2001年冬季,因赌博被罚款3万元,后被调离派出所。

22、杜桂芹(女,60岁左右)辽宁葫芦岛市兴城人,她是经过马三家劳教所洗脑的叛徒。解教后,她不思悔改,到处流窜,助纣为虐,在葫芦岛市“610”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的过程中,她同时在几个洗脑班上作恶。今年六月上旬,她在洗脑班上突然发病,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遭了报应。

23、葫芦岛市连山区公安局政保大队长张俊生,充当打手,现已遭报,终日头疼不止,医治无效不能上班。

24、绥中县秋子沟乡乡长刘子杰,被当地老百姓称为“土匪”,因为他仗势欺人、克扣、拖欠民工工资。他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卖力,多次抓捕、殴打大法弟子,其妻也经常一起行恶。后遭报:丢了价值3000元的手机,又莫名其妙突然多日卧床不起。

25、秋子沟乡梁举臣(绰号梁老三),男、40岁左右。他指使他大哥长期在当地一大法弟子家附近蹲坑监视,经常诋毁大法和大法弟子,还多次参与抓捕、殴打大法弟子,他妻子也经常参与行恶。2003年10月左右,他从当地东风饭店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撞上了正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福田汽车,头部撞出了血块、膝盖骨骨折、撞成重伤,生活不能自理。

26、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立民曾因卖力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江氏集团“奖励”。2003年夏,在对一大法弟子进行抄家、绑架、劳教之后,王立民长了一个瘤子,做了手术。

27、2003年5月下旬,兴城温泉派出所所长张军带张明等人将干疗大法弟子李健华绑架、并非法判5年送至锦州南山监狱实施迫害。曾参与这次迫害行动的干疗保卫科科长杨德会,事后某晚吃烧烤时被歹徒连砍数刀,伤好后被调离保卫科,至发稿时(2004年1月)仍未上班;

28、兴城温泉派出所副指导员周振兴,在2001年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2003年9月上旬得心脏病住院治疗。

29、葫芦岛南票区看守所警察王玉林遭恶报祸及家人

葫芦岛市南票区看守所警察王玉林、王立新父子俩毒打迫害大法学员。王玉林半身麻木,患病在家;儿子王立新的妻子被自家养的狗咬出一根肠子,到医院做了手术。

30、辽宁省葫芦岛市不法官员多次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殃及百姓。2003年7、8月间,不法官员在兴城疗养院又一次耗用民脂民膏举办迫害好人的洗脑班。之后不久,洗脑班所在地——兴城疗养院附近出现大面积虫灾:至少一百亩以上的玉米地,在一夜之间就被一种毛毛虫吃剩光杆,方圆百亩以上的玉米全部绝收。其中灾情最重的是四家乡胜利村曹屯。

31、秋子沟乡腰岭村村民董宝武经常诽谤大法,谩骂大法弟子,2001年,在当地被三轮车撞成重伤,腰部撞折、四肢撞断,抢救无效,死于非命,惨不忍睹。

32、秋子沟乡中学校长常洪飞,极力反对大法,开除了修炼大法的老师和学生。2003年11月,他骑摩托车与一汽车相撞,右腿撞成粉碎性骨折,现已截肢,终生残疾。

33、秋子沟乡石杖子村村民佟文标,1999年大法遭迫害后,他恶毒诽谤、攻击大法,没几天就暴死于脑出血、血管崩裂。

34、秋子沟乡石杖子村村民佟文堂,诽谤大法和法轮功创始人,谩骂大法弟子,遭报殃及家人:他妻子和儿子骑摩托车与汽车相撞,儿子抢救无效死亡,妻子撞成重伤,双腿粉碎性骨折。

35、秋子沟乡政府干部查恩秀,为了升官,经常跟踪、监视、栽赃、举报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骂大法,以此为自己积累往上爬的资本。但美梦未成就得了脑血栓,不能上班。

36、秋子沟乡西杖子村村民施秀杰,一直反对大法,经常撕毁、涂抹大法真相资料和标语,2001年正月初八,家中失火;正月十七她丈夫连人带车掉进土井,车也摔坏了。可他们仍不改悔,继续对佛法行恶。2003年又遭恶报,赶集回来的路上开三轮车撞死一个老人,赔了人家1万3千元。

37、610主任尚尔贵撕大法标语被举报、心脏病发作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610主任、政法委副书记尚尔贵一直是迫害大法的急先锋,2003年冬,亲自撕大法标语,从西山街一直撕到102线。被人举报到110,说他“贴法轮功标语”。尚尔贵急忙声称自己是政法委的“尚尔贵”,结果还是被带到了公安局。后来几经周折,被认定的确是尚尔贵才获释,第二天心脏病复发被送进医院。

38、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电力安装公司经理金平,2002年配合政法委、公安局不法人员将本单位优秀职工大法弟子杨将威送至兴城“洗脑班”迫害,导致杨将威被非法劳教三年,被迫害至生命垂危。事后金平遭报,并殃及家人:他开单位的车和妻子杨静彬去岳母家,回来途中出车祸,杨静彬当场死亡,金平本人重伤,头上缝了10多针。

* * * * *

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是造业极大的事。常人平时有灾有难,都是自己欠下的业力需要偿还所致。如果再加上迫害法轮功所造的天大罪业,即便伤及性命也很难一次还清,通常下了地狱还得继续受罪,直到还清为止。奉劝那些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之徒们:不管你是否相信神佛的存在,都不要拿自己的性命做实验。赶紧悬崖勒马停止你们的罪恶行为并将功补过,赎回自己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