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因修大法被关押 父亲被勒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1日】

* 母亲生日的那一天

2000年农历了5月22日,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那天正值母亲50大寿,我带着5岁的儿子去母亲家,不知怎么的,那天没有了往日的轻松、愉快的感受,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心情和蹒跚的步履。走了一半的路程,母亲村一位熟人的话验证了我的不详预感,她说我母亲5月19日晚被不法公安从睡梦中吵醒抓去了,还不知道送到哪里了。

我知道母亲的非法被捕源于她修炼法轮功,以前听母亲说过,99年7月20日后,乡派出所人员曾多次到母亲家骚扰威胁,恐吓我母亲不许再炼功。派出所所长周孚江撕走了母亲家师父的法像,她还私自搜走大法的书籍,抢走录音机一台,后经村主任说情又要回去了。这真是“人间无道,正念何存”?市面的黄色报刊杂志比比皆是,而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法轮功书却不许人看,被非法搜走,这是怎样的政府?真是令人费解。

我走到母亲家,所看到和感受到的只有凄凉和悲惨,父亲没有了往日的笑容,几日之间好象老了许多,他辗转于上架乡派出所──东湖派出所──耒阳,打听母亲的下落,但都不知音讯,沉重的打击摧垮了父亲的精神支柱。亲朋好友拿着祝贺生日的鞭炮来了又走了,家里什么饭菜都没有。我到母亲家坐下不久,东湖派出所所长文言志、蒋清平及上架乡派出所所长王军何政法委书记谢小朋等恶人在村组长的带领下直撞进来,厉声斥喝我父亲,说我母亲炼功是“非法活动”,逼着父亲要钱,活象一群发疯的盗匪,接着又诱迫父亲今后如有大法弟子到家来就向他们举报。怕心极重的父亲屈服了,答应配合他们。这时我的正义感促使我挡住了父亲的话,要他不要配合恶警干这种事。我的话一出,恶人们即象赤眼蜂一样冲我刺来,那声音似厉鬼尖叫,吓的我的孩子畏缩于我怀里,轻声问:“妈妈,这些人怎么这么狠?”当时是中午,恶人逼我爸要钱又没有,就逼他去借。并扬言:“没钱休想放人。”我二弟非常气愤,大声说道:“要钱,人我不领了。”他们见二弟态度强硬,担心拿不到钱,就又疯狗般冲向二弟,摆出一副要抓二弟的样子。父亲赶紧拉开二弟,他们又逼父亲要钱,父亲灵机一动说:“我借钱去。”就这样,父亲这一天才摆脱了恶人的纠缠,他们见父亲迟迟没来,也只好走了,临走时还说:明天我们还会来。

* 母亲被捕后

后来母亲说,她被抓走后,被关在东湖派出所一天一夜,不准大小便,不许梳洗,后来又被送往耒阳公安局。在公安局五个恶警对我母亲拳打脚踢,并且骂师父骂大法,强行母亲按下手印,并把我母亲送往水东江拘留所,非法拘留45天。在那里大法弟子吃的象猪食一样的伙食,睡的是硬板床,每天还要完成手工劳动,任务不完成不许睡觉,许多大法弟子惨遭狱警毒打。

母亲被抓后,父亲承受不了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压力,在政府的高压逼迫下,他只好向人借了四千元钱交给耒阳市公安局三千元,上架乡派出所1000元,可是连一张收据都没有。就这样,母亲被拘留45天后,终于被释放。回家的那天还要求写“保证书”,母亲推说不会写,他们就写好后强迫母亲按手印,真是丧尽天良,连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都不放过。

邪恶的江氏集团啊,你用谎言欺骗蒙蔽了多少好人啊。善良的世人啊,你们不要再听信谎言,上当受骗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