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136名大法弟子控诉江氏集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

联合国人权组织和世界各人权组织:

我们是中国陕西省136名大法弟子。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以江××为首的中国政府政治流氓集团无视法律、无视人权、灭绝人性,采取极其邪恶、残忍、非人的恶行镇压、折磨、摧残、迫害我们法轮功修炼者。

自世界人权组织向中国政府发出“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通告后,江氏集团在表面上开始释放到期的大法修炼者(我们坚决不承认这种非法判决),但多数法轮功学员还被关押,同时又从上到下秘密下达“黑指示”,加大期限,继续抓、打、关、押、劳教、判刑法轮功修炼者。自2001年6月份以来,中国陕西省女子劳教所执法违法,密谋策划,组织内务队男干警、中队女干警、吸毒劳教人员等20余人,由所领导现场指挥,手持警棒、脚踢拳打、戴手铐进行施暴、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我们亲身受害,同时亲眼目睹恶棍们行凶、搞逼迫所谓“转化”,戴手铐、罚站不让睡觉、强度劳动等。现将我们受迫害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及出狱的部分法轮功修炼者受害事实呈送世界人权组织,控告江××及其政治流氓集团灭绝人性的残暴罪行。

附:〈一〉、被迫害关押在中国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及出狱法轮功修炼者名单、迫害时间、受迫害情况;
〈二〉、中国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在江××及其政治流氓集团的指示下施暴肉体折磨、精神摧残法轮功修炼者的罪恶事实;
〈三〉、我们中国陕西省136名大法修炼者因受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灭绝人性的迫害,特向世界联合国人权组织控告,依法起诉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残暴罪行。我们要求将江泽民及其政治流氓集团送上国际法庭!
〈四〉、呼吁

附:〈二〉、江××邪恶政治流氓集团施暴肉体折磨、精神摧残我们陕西女大法弟子的残暴罪恶行径:

1、陕西省延安市大法修炼者高丽(30岁未婚)受迫害被关押在陕西省劳教所两年。被迫害关押期间,于2000年7月在该所对所关押的40余名法轮功修炼者残暴的强行“转化”中,该所邪恶的匪警刘红(女、30多岁、当时担任二大队教导员)指示吸毒劳教人员,5-6人对高丽强暴“架飞机”,嘴里先被塞上棉纱,随后几名吸毒劳教人员用胳膊肘在其后背、腰肋上等处猛打,致使高丽长期腰背疼(后经医院诊断为骨盆裂)、背颈抽疯到出狱未愈。

2、陕西省户县大法修炼者闫惠琴,于2000年七月受迫害关押期间,抗议邪恶匪警的强逼“转化”而绝食,在匪警、恶者的肉体折磨、精神摧残下,为维护大法、抵制邪恶失去了珍贵的生命。陕西省女劳教所使尽邪恶手段,施加压力掩盖其肉体折磨、精神摧残迫害大法弟子闫惠琴的罪恶,指示所谓的“互帮”(恶者吸毒劳教人员)写假、伪证、提前解教对闫惠琴行恶的吸毒犯,封锁消息、欺骗家人说:“闫惠琴死于心脏病”。使这一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罪恶行径至今未得惩处。

3、2001年3月1日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由劳教局局长带队到邪恶的黑窝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取经,并带回录像带逼迫大法弟子观看,同时安排部署迫害计划。大法弟子:王杰、茹红霞、陈翠珍、黄玉琴、王永兰、周亚婷、郭素芳、刘爱英、高丽、翟贤茹10名声明作废“三书”的同修,坚决抵制迫害,不学不唱邪恶歌曲。恶警李真(女、40多岁)、裴恒 (女、20多岁)把10名大法弟子叫到美容班强行搜身,连裤头都被扒下,10名大法弟子坚决抵制,王杰站出来说:“经文就在我身上,就是不给你们。”恶警裴恒(女)抓住王杰按倒在地就打,其余九名大法弟子齐声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大家义正辞严震慑了邪恶。当天2001年4月3日立即把10名大法弟子从教育队调入三队。在三队,10名大法弟子在车间、在号舍坚持炼功。接着又从教育队陆续调来刘育文、李秀珍、和秋玲、张丹霞、柴秀芳、王秀珍、孙运城、李树莲、陈贵莲、蔡书平、马蕴静、刘贵清、李翠芳13名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我们二十三名大法弟子在三队堂堂正正学法炼功,恶警们无可奈何地说:“把这些不要命的都放到三队来了。”2001年5月中旬,北京司法厅来陕西女所检查工作,三队把我们23名大法弟子集中在教室上课,黑板上写的“什么是邪教?”大法弟子黄玉琴立即拿抹布擦掉,写上“法轮大法好。”恶警一看课上不下去就出去了。我们23名大法弟子齐声背《论语》《洪吟》,有一位同修上厕所时看见外面院子里劳教所的领导正同北京来的人在院子里合影,我们大家立刻冲出教室,在窗户上高喊“法正乾坤,窒息邪恶”一声连一声不停地喊,只见北京来的人往小车里一钻就开出了劳教所的大门。这时有几十人慌慌张张跑到三队,恶警们指挥其她犯人把大法弟子一个个往教室里又拉又推,我们齐声背师父经文。

2001年6月2日,我们接到了全世界大法弟子6月3日发正念的通知,早上5点、6点、7点我们在走廊站成一排齐声喊“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震慑得干警躲在办公室没出来,只有互帮犯人(邪恶帮手)拿着碗、盆乱敲,试图干扰压过我们的声音。2001年6月7日,三个队对大法弟子进一步进行迫害。劳教所内卫队几十名男女恶警来到三队,把机房铁门锁上,把十名大法弟子一个个拖至二楼二队。把我们一个一个分开隔离,互帮犯人(邪恶帮手)寸步不离二十四小时监控,把二队25名大法弟子转入南楼迫害。

4、2001年6月7日陕西省女劳教所在江泽民及其邪恶政治集团的“黑指示”下,邪恶的强制“转化”屡屡升级,此日将我们被关押在该所二大队的25名法轮功修炼者集中到教育中队南楼三楼(注:南楼二、三楼是匪警残暴迫害大法弟子的封闭严密的黑窝点,恶警称这里为“大熔炉”。)6月21日,恶警们在所领导的预谋策划下,将我们28名大法弟子(又新关押进来的3名同修)欺骗到楼下院子跑步,背地组织几名吸毒劳教人员对28名大法弟子的枕套、衣物进行非法搜抄,将我们抄写的师父经文全部搜去。全体大法弟子义正辞严地要求:“还回我们师父的经文!”此时,早已作了准备的内务队6、7名男恶警在书记杨××(男、50岁)、副所长张××(女、50多岁)、科长万××(女、50岁左右)的现场唆使指挥下,手持警棍大打出手,恶警们用警棍在我们头上、身上、胳膊上乱打,伤势很严重。当时将同修吴大琼(27岁)打得昏死过去;恶警万××(女、50岁左右)在梅红英的脸、耳、头部施暴乱打,将61岁的梅大姐打得失去记忆,血从额、头上、鼻子处往下淌,因淤血在前额鼓起很大的血包;将同修罗长云(46岁)打得额部、脸、眼全都是紫色血淤,惨不忍睹;同修阚广英(38岁)的耳朵被打聋;将大法弟子王秀文(54岁)头部、右胳膊打得血肿。随后,恶警们强行将12名女大法弟子戴上手铐(其中一名戴了脚铐),之后又邪恶地从美容班领进6名劳教犯人(三大队的吸毒劳教人员)对十余名被戴上手铐、脚镣的同修进行脚踢拳打,同修丁小鱼(40岁)、阚广英、梅红英等被打得更是遍体鳞伤,前胸后背等处都是恶魔的皮鞋印子,大法弟子张金兰(53岁 )喊:“不许打人!”一恶棍便抓住张金兰狠命地按住她的头、脸、下颚,不让张嘴说话;一恶棍抓住被戴上手铐的同修刘丽华(40岁)的头发乱打。

5、2001年8月,陕西省女劳教所二大队匪警刘俊兰(女、任二大队教导员)等残酷地折磨、迫害大法弟子王杰(28岁)、李翠芳(50岁)。给王杰戴背铐、前铐一个月;给李翠芳戴背铐、前铐一个月(其中背铐9天),不让两人睡觉,连吃饭、大小便都不许打开铐子,非法剥夺人身生存、生活基本权利。

6、2001年9月18日,陕西省女劳教所妄图达到强制“转化”的邪恶目的,弄来陕西省枣子河(男)劳教所的一名叛徒陈桐(男、50岁左右)作恶、诽谤大法,强行逼迫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的近百名大法弟子参加。被迫害关押在三大队的同修李淑莲(45岁)当场抵制,遭到吸毒劳教人员的脚踢拳打,在场的二大队几名同修立即站起来声援制止邪恶。9月19日,省女子劳教所又企图在二大队搞强制“转化”,十几名大法弟子义正辞严,抵制、反对、表示坚决退出邪恶的会场,使得恶者、败类的阴谋未能得逞。女劳教所的男匪警气急败坏,将同修马蕴静(62岁)、赵佳碧(63岁)、刘爱英(46岁)、张丹霞(46岁)、梁凌云(30岁)等连拉、带打、抓至二楼楼道铐在铁门上、窗户的钢筋棍上 ,给年已六旬的大法弟子赵佳碧强行戴手铐达10天、马蕴静戴背铐长达7天;刘爱英戴铐2天;张丹霞戴铐10天;梁凌云戴铐34天,并长时间隔离监控,在二大队全体大法弟子的集体联名抗议、声援和三名同修的绝食抗争下,终于迫使恶警在第34天给梁凌云打开了手铐。

7、2001年12月3日,邪恶的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操纵下,妄图达到进一步破坏、诽谤大法的罪恶目的,组织被关押在该所教育中队、二、三大队和生卫队的大法弟子与其它劳教人员去二楼大礼堂参加会议,实际上是从北京来的几个邪恶之徒搞诱导“转化”,会场上的恶警们全副武装、手持警棍、铁铐,每个大法弟子都有二名劳教人员监视,左右各一人。当北京来的邪恶之徒诽谤大法时,我们的同修赵佳碧(63岁原公安系统的一名退休干部)立即勇敢地站起来高喊真象口号,整个会场被震惊了,邪恶的匪警们惊慌得乱叫,“拉出去!拉出去!……”几个劳教恶者蜂拥上去抓住赵佳碧老人连拉带踢,此时,坐在不远位置的同修阚广英(38岁)站起来高喊:“不许动她!不许打人!!”也被恶警和左右监视的劳教人员将阚广英推拉出去会场,关进了二楼二大队匪警们的办公室,刘俊兰(女、40多岁)、崔××(女、40岁左右)、禹雁(女、30多岁)、冯××(女、30多岁)、李××(女、30多岁)、高静(女、20多岁)、刘思佳(女、20多岁)、任海香(女、20多岁)、郭小妮(女、20多岁)、王莉(女、20多岁)、李××(女、20多岁)、陈××(女、20多岁)冤渊(女、20多岁)十余名恶警恶者围上去在阚广英(38岁)的头上、身上乱打、乱踢,在十几名女恶警失去人性惨不忍睹的摧残下,阚广英被打得遍体鳞伤昏迷一天。赵佳碧老人被铐在一间过道的铁门上,几名劳教犯人恶者在恶警的唆使下对63岁的赵佳碧老人脚踢拳打。老人赵佳碧被恶者昼夜折磨拷打25天,被押回号舍时,同修们看见63岁的赵佳碧老人眼睛被打得充血、两腿满是紫血伤痕。当63岁的赵佳碧老人向分队狱警高静(女、20多岁)诉说恶者打她时,这名干警竟昧着良心说:“谁看见打你啦?谁看见啦?”。

8、2001年秋末某日,同修翟贤茹(59岁)在二楼机房蹲在地上劳动,匪警禹雁(女、担任陕西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队长,30岁出头)走到同修翟贤茹老人面前问:“你给谁干?”同修翟贤茹老人没有答理她,恶者禹雁便拿起地上的大纸板盒子在翟贤茹的额上乱打,翟贤茹老人站起高喊:“法正乾坤!”便被三、四名劳教人员恶者扭胳膊压头连拖带拉至二楼“医务室”(注:这个“医务室”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点”),进行隔离迫害长达一个多月的精神摧残(由于这次长达一个多月的精神摧残,致使59岁的翟贤茹老人精神分裂),后又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迫害。

9、同修张云贤(55岁)、马蕴花(58岁)、贺桂兰(50岁)三名大法弟子,于2001年9月被同时第二次迫害关押在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后,被隔离在南楼二楼“黑窝点”进行戴铐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达一月有余,在三名同修绝食抗议下,邪恶之徒又将三名大法弟子分别隔离在北楼教育中队(一楼)、二大队(二楼)、三大队(三楼)进行了长达七个多月的肉体、精神迫害,匪警们经常唆使劳教人员中的恶棍们对三位老人脚踢拳打、甚至铐挂在窗户的钢筋棍上进行残暴摧残,三位老人多次绝食抵制、抗争,但人身基本生活、生存权利受到非法限制。2001年4月2日,劳教所召开邪恶的镇压大会。恶警们头顶国徽、手持警棍、铁铐、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六名恶警残暴的揪、抓住我们同修马蕴花(58岁)、张云贤(55岁)、贺桂兰(50岁)的头发、胳膊,将三位老人架入会场。但是坚如磐石的大法弟子马蕴花、张云贤、贺桂兰三位老人不畏强暴,高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恶警们七手八脚将三位老人按倒在地,嘴被恶警们用东西堵住无法出声(直至判刑结束,三位老人一同被判三年)。被迫强行参加大会的大法弟子们齐发正念,有的人站起来高喊口号,立即遭到了恶者的迫害(事后卜江红一直被长期关禁闭隔离)。

10、2001年11月25日,被关押在二大队的同修李翠芳(50岁)晚上在床上打坐炼功,被邪恶帮手李美丽(20多岁)从床上拖到地上,李翠芳没有理她,便在地上继续打坐炼功。李美丽见大法弟子李翠芳仍然继续打坐炼功,就伙同号舍内的几个恶者端一盆凉水从李翠芳头上浇下来,李翠芳依然在水里坐着没有起来,恶者李美丽气急败坏叫来恶警脚踢拳打李翠芳(这时已是早上六点多了)。11月26日早上恶警体罚李翠芳在车间机房门口罚站。这时在机房里劳动的同修刘育文(63岁,退休外科医生)看到外面天寒地冻,李翠芳穿着湿衣裤被恶警体罚迫害,就对着邪恶发正念,被恶警禹雁(女、30多岁,担任二大队队长)听见,警禹雁(女、30多岁)走过来叫刘育文(62岁)站起来,刘育文说:“我干活呢,不站。”恶警禹雁喊道:“我命令你站起来,”同时揪住刘育文的肩膀,叫来蔡文英(20岁)等几个恶者(劳教犯人)蜂拥而上对刘育文老人拳打脚踢。恶警禹雁(女、30多岁)打刘育文老人的耳光。在现场不远的同修马蕴静(64岁)高喊:“不准打人!不准打人!”几名同修听到此声想去声援被打老人时,被恶警堵在门口,这时,只见恶徒们将老人“架飞机”式从机房推至铁门外,铐在一间过道的铁门上迫害六天六夜。

11、2002年1月22日,邪恶的中国政府政治流氓集团又利用电视台造谣陷害法轮功,陕西省女劳教所的邪恶警察强行让我们看中央电视台迫害大法的邪恶宣传报导,被迫害关押在二大队的大法弟子们抵制、反对不服从。邪恶之徒们就施暴恶,在当晚强迫大法弟子看迫害大法的邪恶电视,遭到了大法弟子们的抵制。23日晚又强行逼迫大法弟子看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邪恶报导,遭到了全体大法弟子的抵制,陕西省女劳教所的邪恶头头就指挥男女匪警连打带铐,将同修刘贵清(33岁)迫害铐在二楼七号舍的床架子上达七天七夜;将同修王秀文(55岁)迫害铐在二楼道中铁门两天两夜,后又铐匪警办公室的铁管子上四天五夜;将同修李翠芳(50岁)迫害铐在二楼北铁门上达八天八夜;将同修张丹霞(46岁)迫害铐在二楼楼道东窗的钢筋上、楼梯钢筋上达六天七夜;将同修张荣花(38岁)迫害铐在匪警办公室七天七夜;将同修阚广英(38岁)铐在五号舍床架子上两天两夜,非法限制人身生活、生存基本权利。这就是陕西省女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情况。

12、由2002年四月开始,邪恶的陕西省女劳教所迫害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恶行达到了顶峰。在江××政治流氓集团的“黑指示”下,邪恶的陕西“610”办公室、陕西省劳教委员会、陕西省劳教局、陕西省女劳教所纠集在一起的恶势力十分猖獗的对被关押在陕西省女劳教所近百名的大法弟子施暴恶,进行了长达一年多的惨无人道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列举其暴恶迫害事实如下:

〈一〉、2002年4月3日,在邪恶的镇压大会之后,女劳教所在政治流氓江××的“打死算自杀”等“黑指示”下,在陕西省“610”邪恶之徒的唆使下,施诡计将迫害关押在一、二、三大队的近百名大法弟子集中一起搞邪恶的强制所谓“转化”,分别被监控在教育中队(北一楼)一、二、三、四号舍,限制人身生活,生存基本权利,不准上厕所大、小便。对抵制不点名、不报数、不打报告、不愿看、不愿听邪恶诽谤大法宣传的大法弟子一律不准睡觉,昼夜站立“面壁”(其实是让其他劳教恶者谩骂、脚踢拳打迫害),有的同修直站得头昏、呕吐,罗长云(47岁)小腿、大腿被恶者踢得满是血紫块伤,半边脸被打得青紫。

〈二〉、大法弟子魏欣荣、徐明霞、刘贵清、孙运城、李淑莲、李小荣、于勤珍、胡春勤等八名同修抵制邪恶“拒不转化”,被陕西省女劳教所恶警迫害铐在后院的铁架子上、东铁门上、楼梯的钢管上、匪警办公室的铁窗上几天几夜。十余名同修的饭碗被劳教恶者(匪警唆使)用尿浇污,为此八名同修纷纷绝食抗争,数名恶警与劳教恶者在省“610”办、省劳教委、局邪恶之首徒与女劳教所的坏头头唆使下丧尽人性,铐住八名同修的双手、骑压在身上、嘴里塞进污布(洗脚布)进行迫害,强暴灌食,之后又灭绝人性的将八名同修铐挂在号舍的床架子上,不准上厕所大小便,同修魏欣荣(34岁)被折磨迫害八天八夜,同修徐明霞(49岁)被迫害折磨九天九夜。

〈三〉、陕西省女劳教所的坏头头们肆意践踏法律,干着执法犯法、见不得人、怕曝光的恶事,恶者团伙的头目赵小洋(男、40多岁)一面扮演着假面孔讲:“开会征求大法学员的意见,每个人可以写一写个人的想法、认识,也可以面谈,”当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善意的谈,写出自己对大法的正念认识、观点和立场时,邪恶的坏头头赵小洋便凶相暴露,一面举起了凶残的警棍(注:除第一次在号舍开会外,以后的大会赵邪恶自带警棍或带恶警会场上持警棍把守)扬言:“从劳教所往出抬人与医院往出抬人是一样的。”

4月中旬的某一天晚上,约在晚上一点多了,邪恶之徒们灭绝人性,将抵制“转化”的八、九名大法弟子(注:已经被迫害面壁站立了几天几夜,有的脚、腿都站肿了)阚广英等,被男恶警架起分别挂铐在几间监控室铁窗上(脚跟无法着地),当大法弟子王秀文(55岁)看见匪警行恶时即喊:“心坏透了!心坏透了!!”便遭到匪警的迫害,被迫害戴上铐子吊挂(脚跟无法着地)在一间监控室的铁窗上三天三夜。

5月4日上午,恶警头头赵小洋自己手里提着警棍,并唆使一伙匪警逼迫大法弟子看诽谤大法的邪恶宣传,当同修李翠芳(50岁)抵制不愿看时,恶警坏头头赵小洋亲自下毒手用警棍在李翠芳的头上乱打,在场的近50名同修一齐站起义正辞严高喊:“不准打人!不准打人!!”坏头头赵小洋指示匪警任××(男、打手)将同修李翠芳拉至一间隔离室挂铐在铁窗上用警棍等迫害,致使同修李翠芳大小便失禁(内裤上满是血污),昏死过去,之后又隔离铐在床上近一月。同在会场的大法弟子李淑莲(45岁)站起制止坏头头赵小洋行恶,也被迫害挂铐在会场的门上两天两夜,后被隔离在一间监控室。

〈四〉、同修杜淑明(62岁),原是一名血液病患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神奇般地恢复了健康。在2002年4、5、6、7月邪恶的女劳教所制造的恐怖中遭受了残酷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女劳教所的坏头头和匪警们为了达到强迫“转化”的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迫害同修杜淑明穿“约束服”(注:邪恶特制的一种折磨修炼人的“黑色衣服”,反背穿,将两胳膊、两手反绑在背后)八天八夜,不准睡觉,站立面壁。

〈五〉、大法弟子张秀英(65岁),在2002年4、5、6、7月陕西省女子劳教所匪警强制“转化”的暴恶中,被迫害隔离戴手铐六天六夜,穿“约束服”三天三夜。在2002年7月中旬至8月上旬遭到匪警、恶者(劳教人员)迫害、穿“约束服”长达22天。在此迫害期间,同修高义敏(60岁)、刘改仙(50岁)、杜淑明(62岁)、王秀文(56岁)、于勤珍(43岁)等都被迫害穿“约束服”数日。恶警李彩莲(女、20多岁)、黄浦(女、20多岁)、冯××(女、20多岁)对大法弟子更是拳脚相加、穷凶极恶。

〈六〉、大法弟子陈贵莲(61岁),退休教师。在2002年4、5、6、7月陕西省女劳教所强制“转化”暴恶中,被反手铐在床上三天三夜;被匪警冯××(女)用警棍在其臀部、大腿部连打数下,致使臀、腿部血紫斑斑。

〈七〉、2002年5月19日,恶警们将刑期将满(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茹红霞(50岁)调至南楼转化班,由4名恶警包夹每天进行车轮式强行转化摧残,不许睡觉、体罚站立、蹲兵马俑式,恶警魏××(男、从枣子河男劳教所调来的狱警,后不知去向)用手在大法弟子茹红霞的头上猛打、狠命地在脸上打耳光,恶警白孝(女、20多岁)、恶警王红(女、20多岁)、恶警张雪妮(女、20多岁)对大法弟子茹红霞更是抬手就打、张口就骂,并且诽谤大法,对大法弟子茹红霞连续迫害摧残数日。大法弟子茹红霞不畏邪恶、拒不转化。恶警们气急败坏无计可施,在一次迫害摧残的过程中恶警张雪泥气急败坏地说:“茹红霞,你不转化可把我们害死了,让你家人拿七千元来(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可得七千元奖金)。”边说边在大法弟子茹红霞的脸上狠命地打耳光,连续体罚折磨8天8夜。2002年9月10日(距刑满只有9天)又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大法弟子茹红霞调入生卫队,由三名女警包夹强行转化,进一步迫害摧残。在残暴的体罚、摧残下,茹红霞腿、脚高度浮肿(已无法穿鞋)。劳教所借此逼迫大法弟子茹红霞,要么吃药、要么写三书。大法弟子茹红霞坚决不从,说:“三书我坚决不写,浮肿是你们摧残、体罚所致,被你们强行抓到这里,这个身体你们随便吧,我坚信大法谁也无法转变!”。恶警们说:“既然身体交给我们随便,那你就吃药”。茹红霞拿起笔写道:“哪怕脱了这张人皮心永远跟着师父走!”。写完交给狱警,说道:“你们给我吃毒药,我也不怕!”就把药吃了。服药后茹红霞出现小便频数(小时)、腹泻不止(如水)、高烧41度不退、奄奄一息。2002年9月17日(距刑满只有2天)劳教所开车配氧气袋将奄奄一息的大法弟子茹红霞送回单位。单位见此情景,立即将茹红霞送入医院抢救。当时体重仅67(斤)、皮包骨头、失去了人形,化验血色素只有2克,医院要输血被本人拒绝(因当时高烧),家人亲属见到病床上的茹红霞,被劳教所折磨得奄奄一息,便着手安排后事。入院期间大法弟子茹红霞坚持正念、打坐、炼功,身体神奇般地恢复,8天后退烧出院,一月后体重增加了十几公斤,红光满面。

〈八〉、大法弟子赵佳碧,63岁,退休公安干部。在2002年4、5、6、7月陕西省女劳教所强制“转化”暴恶中,被反手铐在床上两天两夜,强迫洗脑。

附:〈三〉、依法起诉:我们中国陕西省136名大法修炼者因受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迫害,特向世界人权组织控告,依法起诉江××及其政治流氓集团的残暴迫害我们法轮功修炼者的罪行!我们要求将江××及其中国政治流氓集团送上国际法庭!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为法轮大法、为我们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法轮功修炼者正名、鸣冤!

附:〈四〉、呼吁:全社会一切正义、善良的人们,全中国善良的人们,全世界一切正义、善良的人们支持大法,支持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