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善良农民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5日】我们原本是一家善良的贫苦农民百姓,修炼前我们一家人都有各自的忧愁,特别是百病缠身的父亲,成年累月药不断,是出了名的药篓子;年轻的小妹病症缠身,几次绝望地想死;大弟每到大忙的季节干不了活,躺在家里,用药维持着;我腰椎盘突出是老毛病了,病弱的身体强挺着干很累的农务。

96年父亲有幸得法,常年的药罐子扔掉了,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们几个子女98年底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不长时间也都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心灵的净化。我们都按照师父“真、善、忍”的教诲,处处为别人着想,慈悲对待他人。虽说经济生活仍然困难些,但得法后身心受益的巨大感受无以言表,在慈悲的恩师呵护下生活变得和睦幸福。

1999年7月这么好的大法遭到突如其来的打压,我们家里6口人依法进京上访,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给我们修炼者合法环境。然而上访办变成了抓捕好人的地方,我们一家5人被押回了本县看守所,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老父亲70多岁被逼干活,恶警不让炼功,关押5个月;我们几个被戴镣铐(其中我被戴了长达四个月),我们遭恶警咒骂、毒打,吃的不如猪狗食,一顿一个窝窝头,每天的生活费却高达20元,又被罚款800-1800元不等。后来又被转到610洗脑班继续迫害,那里更是魔窟,不让炼功,一人一屋,不见阳光,天天关禁闭,吃拉都在屋内,恶徒咒骂、毒打、灌输谎言、逼迫写保证,我们遭受了几个月的残酷折磨,又被分别罚款500-1000元才回到家中。

由于我们多次上访,几年来,我们被长期骚扰,多次被非法抓捕甚至酷刑迫害。我们一家都是两进看守所(附:拘留证、释放证),两进洗脑班,光罚款我们全家达万元,这对我们贫困的农民来讲是一笔巨额的负担,最困难的时候家里只有吃咸菜的境遇了。

尤其是我被多次抓捕后几次逃出,成了他们重点迫害的对象,现在有家不能回,已经四年了。我曾两次遭到公安局、乡政府的残酷折磨以致奄奄一息。还一次为了免遭迫害从公安局走脱,不慎将腿摔折瘫倒在家中,公安局、乡政府仍不依不饶,非得医院证明才不抓走我,最后把我送医院拍片子确诊骨折了,才当时没有抓我。凭着对大法的坚定,我没用任何医药坚持炼功两个月就神奇痊愈,邻居知道后觉得惊奇,也明白了大法弟子为什么如此坚定。

江氏用强权、谎言指使基层的公安及政府人员残酷迫害我们,助长了他们的假恶斗,面对来自上面的威胁,他们发泄私愤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几年来使我们全家生活不得安宁。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正是那些践踏法律的小人,利用手中的权力,不分正邪是非,颠倒黑白,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的善良百姓百般折磨,天理不容。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