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教养院的血腥罪恶(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19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因向当地民众发真象资料,被非法劳动教养两年,关进大连教养院。在那里,我见证了大法弟子被四肢铐在刑床上,头戴拳击帽,铐三个多月后折磨得精神失常;陈勇被打得卧床不起,呕吐血水;大法弟子面部被电棍烧焦……古往今来一切最邪恶的整人手段在这里上演。

在大连教养院里,当教养院的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时,学员不写就拉出去当场打倒在地,从头上往下浇冷水,再用5、6根电棍同时在嘴、耳朵、手、脚过电,直到电棍的电全用完为止。有的学员当场被电晕。恶警们还让犯人用拖布把、铁锹把打学员的身体。恶警乔威、王军、吴大队长还唆使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直接告诉犯人们“不管采用什么办法能把法轮功学员转化了你们就可以减期”。有些犯人们知道法轮大法真象后,不愿再迫害法轮功学员,反而遭到乔威、王军等的毒打。

大法弟子陆正伟不听教养院恶警们的无礼逼供,被他们当场打晕死过去,之后犯人将他拖到厕所里,当时陆正伟全身是伤,嘴还往外流血。大法弟子刘长海,始终坚信大法,恶警为了转化他动用了所有的刑具,长时间的把他捆绑在长凳上,几乎晕死过去。大连星海湾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72岁的董教授,遭到教养院副院长张宝林的毒打,逼董教授写“三书”,不写就打耳光。

2001年4月11日,恶警王军带领犯人往大法弟子姜俊松的头上浇冷水,同时用6根电棍电他的双手、嘴和耳朵、头部,当时他的耳朵和嘴、面部被烧焦,还出了很多水泡。姜俊松在下午4点多钟抬回班,当时他的身体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吐了二十多天的血。大法弟子孙志远、刘仁秋(音)、王尚杰(音)、董俊生为制止非法迫害,告诉警察们善恶有报的道理,恶警王军不但不听,反而说:“我在执行法律,这是上面安排的,打死了白打,你们上哪告都行,大不了我不管这个班,我调换一下工作就可以了。”

大法弟子邹本旭和王时红(音)也遭到犯人(王军、乔威指使)的残酷迫害,当时王时红的面部被电棍烧焦,双耳和下巴全都是水泡,水泡继而化脓、腐烂。邹本旭也被打得神智不清,当时他全身湿透,面部和嘴部有血,双腿和臀部被打得全成黑色,大腿肌肉被打得变了形,卧床长达一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

随后来了个杀人不用刀的恶警李学忠(此人是部队搞政治的),它的手段极其残酷。2001年五月中旬,调来了五名大法弟子,其中有已经迫害死的大法弟子陈勇。李学忠多次逼陈勇写悔过书,陈勇不答应它的要求,李学忠就以谈话的名义把陈勇骗到楼上折磨了三天两宿。陈勇被抬回来后,就一直卧床不起,经常呕吐血水,心脏时常停止跳动。恶警李学忠、乔威看情况不好,怕承担责任,就安排犯人24小时不停的看护,每小时唤醒他一次。为了推卸责任,李学忠称陈勇以前就有心脏病。

在这人间地狱中,大法弟子每天都听到凄惨的喊叫声,深夜经常被惨叫声惊醒。大法弟子刘永来,被恶警乔威、王军带着犯人动用了所有的刑具。为了不让他叫出声,恶警把刘永来的嘴用裤腰带勒住后再打。刘永来被打后送到一中队时,他的嘴被腰带勒出一条口子,往外淌血,面部、耳朵、手脚多处被电棍烧伤、烧焦,第二天他被送到了五中队。刘永来被送到五中队,恶警朱某(不知名)对他整天体罚,逼他骂大法,不骂就得让刘永来撅着屁股做“小燕开飞机”。乔威、王军丝毫不放过老人,64岁的大法弟子王恩昌被打得全身是伤,不能坐,不能躺,只能在床上整天趴着。

恶警乔威采用最下流、最肮脏的手段也没有使大法弟子屈服。他们将他们看来最坚定的大法弟子十余人发送到了关山教养院,有许俊(音)、孙志远、王尚杰、刘英秋、朗庆圣(音)、刘长海、陈勇、姜俊松等,当时陈勇已经卧床不起,生命危在旦夕,恶警为了推卸责任,由4、5人把陈勇打发走了。

2001年7月7日,三中队恶警(不知姓名)逼大法弟子刘晓刚骂大法,刘晓刚不说就受体罚。他双手被铐在床头上,两腿铐在床上,头戴拳击帽,铐了三个多月。恶警们每天都逼他转化,最后把他折磨的精神失常,完全失去了理智,才把他释放。

这些都是大法弟子在大连教养院遭受的血腥迫害,而这个政治流氓集团却在大连电视台利用在高压下被迫妥协了的人搞文艺演出。在电视上宣传教养院警察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耐心细致”“感化教育”法轮功学员。它们这些伪善的面目是为了掩盖其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乔威、王军、吴大队长这些恶警的作恶行为再也包不住了,就把它们给调走了。7月份,教养院又调来了恶警刘忠科,担任大队长,也是法院代表人,此人从表面上看,有一种文质彬彬的伪善面目,实际上此人是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

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邪恶一天也没有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002年正月十四日,大法弟子王清田因受长期关押不能出去活动,身体状况不太好。他刚一炼功,恶警就让犯人上去把他摁倒在床上,并把他的双手铐在床头,两腿劈开铐在床上。之后,犯人用狼牙棒木板、木棍毒打王清田,王清田在挣扎时从他身上掉出来了手抄经文。恶警刘忠科、景殿科还命令犯人严刑拷打逼问他经文是从哪里弄来的。

恶警罗晓臣(二中队班主任)、刘忠科、景殿科看王清田兜里有经文,班里有人炼功,就把全班施行严管,取消一切活动,连去厕所都受到限制。全体大法弟子为了抵制它们对大法弟子的无理迫害就全体罢工不干活。罗晓臣气急败坏的说你们不干活可以,你们早上4点起床到晚上11点才能休息,一天静坐19个小时,直到你们干活为止。一个多月过去了,大法弟子并没有向恶警屈服,刘忠科、景殿科、罗晓臣看此招不好使,就下命令把刘忠林、郭强、王树东、李永宾、张茂有、朱成贤(音)、李永金(62岁)等强行拉去严管班,把他们的双手分开铐在床头上,两腿分开铐在床角下,头上戴上拳击帽。他们躺的床都没有床垫,只有三块木板和没有床垫的钢筋床,此刑非常残忍(见下图),长期一个姿势躺着酸痛难忍。

大法弟子李永宾被他们铐在靠窗边的一张钢筋床上,不能上厕所,就得让犯人接尿。犯人林百仟(音)不愿意干,每次小便都毒打李永宾一顿。晚上经常把窗开开冻李永宾,大连三四月的夜间温度很低,当时李永宾身上只穿一件衬衣,也不准铺褥子,不准盖被子,被冻得瑟瑟发抖。恶警们还幸灾乐祸,得意洋洋。

恶警景殿科对刘忠林谈话时,景殿科骂大法,骂大法创始人,刘忠林阻止他的谩骂,反而遭到他的毒打。在这期间无数大法弟子遭受恶警的折磨,最短时间铐在钢筋床上也有一个多月,李永宾被铐了100多天,刘忠林被铐四个多月。刘忠林被长期的酷刑折磨,精神有点失常,神智不清。

大法弟子初时珍(音),遭到恶人周凤武的残酷毒打,两腿被他打得走路都迈不开步,周凤武也是教养院安排在法轮功大队的特务。周凤武有恶警刘忠科的支撑,在法轮功大队里横行霸道。

这是我知道的从2000~2002年大连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部分真实情况,也请知情者继续收集证据,揭露恶警的罪行,以便在时机成熟时将他们绳之以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