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劳教所、麻城第一看守所、夫子河镇洗脑班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1日】本文记述的是湖北麻城大法弟子李进军在沙洋劳教所、麻城第一看守所、夫子河镇镇政府洗脑班等见证的迫害

* 沙洋劳教所恶警:就算法轮功是正确的,我们也要批判下去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用尽各种残酷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洗脑,大法弟子一进劳教所就被“请”进“谈话室”。所谓“谈话室”就是由被干警们指使的吸毒人员和所谓“帮教”组成的对大法弟子进行身心折磨的秘密迫害的地方。白天让“帮教”对大法弟子散布诽谤师父和大法弟子的胡言乱语,晚上吸毒人员对大法弟子进行监控,施行体罚,站军姿、蹲军姿,没日没夜的搞,不许人睡觉。沙洋七里湖劳教所九大队的干警二十九岁的刘冰还说:“反正我们就是搞这个的!”她讲所谓的“专题课”时当众毫不掩饰地说:“就算法轮功是正确的,我们也要批判下去。”该所大队长龚珊秀,一次晚上大家从车间收工回去集合时,在操场内当着大家的面对一位仙桃大法弟子说:“进了这门还想轻易出去,没那么便宜的事。”其实该仙桃大法弟子绝食已很长时间,奄奄一息,被吸毒人员架着两只胳膊在操场上艰难地移动。

* 麻城市第一看守所的野蛮灌食

麻城市第一看守所正所长陈厚志和该所二十八岁的女恶警谭敏,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卖力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由陈和谭亲自指挥外牢人员对大法弟子多次进行野蛮灌食,用锈铁钳子强行撬牙,牙齿撬掉,满口流血,导致受害人整个口腔严重溃疡。2002年10月30日上午九点多,陈和谭指使外牢人员对一女大法弟子强行灌食,该大法弟子不配合。被野蛮灌食中,该大法弟子的毛衣全部湿透,头被外牢人员按住时,谭敏趁机对该大法弟子抽耳光,用脚踢,后将大法弟子上“死人床”直到当天晚饭前放下,准备再灌。谭还恶狠狠地对其说:“撬掉了你这一边的大牙,还要撬掉你那一边的大牙。”

* 夫子河镇镇政府洗脑班巨额勒索

在2000年的冬季,夫子河镇镇政府办了一个洗脑班,当时有三名北京上访的大法学员,被绑架回后,在镇派出所被折磨了几天后,被送往洗脑班;同时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大约十多名。

洗脑班是由一个村的村主任当所谓的校长,还雇了两名打手;每人伍拾元钱一天的报酬。腊月二十左右,先由单位的领导通知各地大法弟子,如果继续炼功,就往洗脑班送。我表态要修炼,后来政府派人开一辆小车来将我劫到洗脑班,说是村主任保证了的;去报个名,见个面,就送回来。

我坚决不去,我说我要上班。他们来人威胁我,说不去后果自负等等一些吓人的话;我只抱着一念坚决不去。他们也没有强行拉我上车;看我态度坚决,他们便走了。等他们走后,我便立即收拾行李,骑车暂离开上班的地方,准备到亲友家躲两天。后来,同事打电话告诉我;说洗脑班要结束;当地官员跟我单位交涉交一仟元钱;叫我回单位上班。当时已到腊月二十七;邪恶们收了钱,便将洗脑班解散了。参加洗脑班的都是不同程度被罚了款,多的罚了一万八仟多元,少的三仟、两仟。他们都是普通的农民、经济上承受非常大的,钱都是借的。单位帮我交的一仟元;后来在我的工资中扣除了。

到了2001年年初,“610”办公室便要求单位要我签保证书,我没有签,七月份后,全市便开始逼各单位的大法弟子在保证书上签名。我单位局长多名股长多次给我洗脑,要我签名,我便利用些机会向他们讲真象,始终没有签字。

七月十六日,我在家休假,我局的两名股长薛克亮和袁新咏带着“610”办公室的一名姓邓的恶警到家里来,骗我说到局里去了和局长说清楚,我识破了他们的骗局,坚决不去。

我母亲是一名农村妇女,看此情形吓得直哭,跪地求我跟他们去,我预感到去后可能被他们劫持去看守所,跑腿的是姓邓的恶警,说了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到城里后,便改口说我太固执,先到公安局。听此话后,我便想如何离开,不进看守所。下车后,他们在前面走,我走在后面,我看院内没有什么人。便向门外跑,刚出门便被门外的便衣发现,当时便遭到一顿毒打。后来恶警做了笔录后,便把我送到二所非法关了三十五天后才放出来。

当时是单位交两仟元的保证金,才来接人的,后此保证金又在我的工资中扣除,加上上次一仟元,共扣除我三仟元的工资,交给了“610”办公室。此次迫害给家庭带来的打击是很大的,我的父母一下苍老了很多。象我这样的事,只是千万个大法弟子的一个缩写,我们大法弟子拿起笔来,揭露邪恶,揭露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的迫害;对人类的犯罪。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