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做好人、说真话受尽非人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2月22日】我是1997年4月份得法修炼,没炼功之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我在20多岁的时候就患有乙肝,后来又得了乳腺增生、骨质增生等多种病症,乳房里的肿块比拳头还大,什么活都不能干了,吃药无数,到处求医无效,病痛的折磨,使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在我生不如死的时候,我有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在我修炼不长时间,各种病的病状全部消失,使我真正体会到无病的幸福,没有大法我就没有今天,是大法带我脱离了苦海。

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当时我想,这么好的功法他们为什么取缔,是不是国家和政府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从我炼功以来不但各种病全部好了,身体健康,以前的坏毛病全部去掉,不骂人也不打仗了,家庭和睦,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法轮功对人有益而无一害,所以我要进京上访,让政府正面了解一下法轮大法,给法轮大法一个公正的位置,还我们师父的清白。

99年11月份我进京上访,被押回我们当地看守所,当时我想,无论你们把我押在哪里,我就是证实大法,当权者说不让我炼我就不炼了?我修的是正法,我们师父教人做好人,教人向善,修真善忍没有错,无论在哪里我都要炼功。恶警们用各种方法折磨我,罚我成天跪着,有一个刑法叫掏燎子,把两只手和两只脚掏在一起,坐不起来,躺不下,极其痛苦,罚我蹶着,脖子上给我挂上10多斤重的铁链子,拳打脚踢,整整折磨我两个多月,派出所恶警让我丈夫交上钱,我被无罪释放,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

2000年5月份,恶警又把我找去办洗脑班,因我坚强不屈,恶警又把我押进看守所,这时江氏集团非法成立了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他们到看守所成天成夜逼迫我们放弃信仰,有一天610拿他们编造的材料让我们念,我们谁也不念,气得看守所所长张海青凶相毕露,恶狠狠地把我拽了出去,拳打脚踢,把我踢倒以后,用脚往我头上踢,用脚往我的脸上踩,用脚往我的头上跺,当时我被打得昏了过去,他让几个男犯人把我抬到一间小屋里把我扔了进去,等我苏醒过来,他们又拿来电棍开始电我,用电棍打我。当时在所里有八九名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同样被他们毒打和折磨,一直迫害到晚上12点多钟,让恶警把我们送回号里。

等我们到号里,恶警让女犯人起来,端水往地上倒水,让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趴在水里,让犯人端水往我们的头上泼,恶警恶狠狠地说,只要你们说不炼就不折磨你们,我们谁也不屈服,恶警又让我们起来,让我们蹶着并把洗衣盆压在我的背上往里倒水,穷凶极恶的所长张海青恶狠狠地说:你看我怎样治服你们,江泽民有令,法轮功打死算白打,我要治不服你们几个法轮功,我这个所长我都不当,看我怎样折磨你们。他让恶警把我们拖出号里给我们开皮。号里有一种刑法叫开皮,把衣服扒光,把人按倒在地上,有时用硬管子,有时用皮带打我们,一个恶警叫王磊特别邪恶,把我们按倒趴在地上,扒光衣服,凶狠残忍的恶警使尽全身的力量开始抽打我们,一直打到四肢无力才罢休。所长又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脸上又踢又踩,打得我们遍体鳞伤,伤痕累累,一直迫害到夜间2点多钟,把我们戴上脚镣才送回号里,不让我们睡觉。

等天亮以后,所长、恶警610把我们带到外面又开始折磨我们,让我们走鸭子步,就是蹲在地上两个手背在后面走,有一个恶警姓徐,他对所长和610的人说,他们在当兵的时候走鸭子步最多能走100多米,起来腿都不会走路。让我们围着看守所的墙走,一直走了一上午,汗水顺着头和脸衣服往下流,又让男犯人搬来8袋玉米面,每袋60斤重,压在我们每个人的背上让我们走鸭子步,有的大法弟子实在走不动了,开始爬,有的腿磨烂了,有的脚磨烂了,有的脚磨烂了,鲜血淋漓,真是惨无人性。我在号里又被关押两个多月,在这两个多月里,每天他们都用各种酷刑折磨我们,跪着、蹶着、掏燎子、曝晒、手铐、脚镣、电棍、开皮、死人床,用特别冲的水管子往我们的头上脸上哧我们,呛得我们都上不来气。

我被非法劳教1年,被押送到内蒙古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被分到一中队,到那还是坚持炼功。恶警们就用各种刑法折磨我,拳打脚踢、掐拧,白天出工干活,到晚上开始蹶着,恶警用手铐把手和脚铐在一起直不起腰来,一蹶就是一夜,把头低到尿桶,连着7-8天不让睡觉,蹶着天天如此,白天干活,夜里蹶着,有一名大法弟子昏了过去,打那以后有时让我蹶一夜,有时蹶大半夜,那地方天气特别冷,到寒冬腊月,他们开始冻着我们,晚上扒光衣服光着脚,把手和脚用铐子铐在一起,直不起腰来,开始冻着冰冷刺骨,其痛苦无法形容。

春节过后,尹队长又把我叫到队长办公室,让我写保证不炼功,我坚决不服从,他让人用铐子把我吊起来,我被吊昏过去,就放下来,苏醒后继续吊,真是惨无人道。我跟队长讲,你们为什么这样迫害我们,我们做好人,说真话,坚持真理有什么错,修真善忍没有错。队长说,我也知道你们没有错,在你们法轮功刚进劳教所时,我们这些队长见着你们炼法轮功的人都害怕,以为你们炼法轮功的和电视说的一样呢!又自杀又杀人的,通过和你们法轮功的人接触二三年的时间,你们完全和电视说的不一样,你们真是一个好人,比好人还好人。我说你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这样迫害我们呢,队长说,没有办法,现在江泽民说了算,江泽民有令,我们要不听他的,我们的工作就没了,就没有地方吃饭去了,只要你不转化,江泽民就让我们这样迫害你们,就是打死你们都是白死,你跟谁去说理去。其实这是恶警的狡辩,任何人迫害大法弟子都将受到天理的严惩。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1年多时间,受尽非人的折磨。

解教后,回到家里不到一个月,当地恶警去找我说局长要找我谈话,把我又骗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关押10多名大法弟子,我到那里以后,我们就开始绝食。所长和恶警开始迫害我们,有一天所长张海青恶狠狠地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拖出去,把我的头一拧就踩在脚下,脸朝在地下,憋得我上不来气,拳打脚踢,心狠手辣,直到把我打昏过去才罢手,所长恶警指使七八个男犯人抓着把我按倒在地,掐着鼻子脸朝上开始给我灌凉水,惨无人道,迫害我们,声声惨叫传遍整个号房,恶警为了掩人耳目,让全号里的犯人开始唱歌,想用歌声来掩盖惨叫声,恶警施以惨无人道的灌食,每人特制一个大铁床叫死人床,各四个角四个环两只手和两只脚用脚镣子套在铁环上,把人固定在床上一点也动不了,时间长了在死人床上下来,身体胳膊腿一点动不了,好象植物人一样,得好几天才能动,其痛苦用语言无法形容,每天所长恶警指使男犯人施以惨无人道的灌食,插胃管子,因长期插胃管,鲜血从鼻子、口往外流,日日夜夜的迫害,看我奄奄一息,要不行了,恶警怕但责任,找到我的丈夫让交1000多元钱,把我用车拉了回去。

有一天政府610和恶警10多人到我家又把我抓到洗脑班,强行洗脑,天天24小时不让睡觉、体罚、站着、蹲着,因为我抵制邪恶,我跟他们讲,我也没犯法,我们师父教人做好人,教人向善。我就是坚持真理,说真话,有什么错,610的人说:跟我们说没有用,江泽民让我们这样干的,你跟谁去说理去,他们就拳打脚踢,把我用手铐子吊起来,吊昏以后放下来,苏醒过来再开始吊。

我就是因为坚持真理说真话,江泽民就这样指使他们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使我受尽非人的折磨,真是太残忍、凶狠毒辣,你们看江泽民在电视上露面可会装人,会说人话,背地里,魔鬼都干不出来那种卑鄙残忍的事情来。善良的人们快明辨正邪,不要被江泽民的谎言欺骗,中国有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恶毒的谎言和欺骗不会长久,正义将战胜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