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抚顺教养院凶手吴伟犯罪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20日】吴伟,男47岁,原抚顺教养院管理科长,因受贿被降职到当队长,专门迫害法轮功。2000年底至2001年6月抚顺教养院非法关押了400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女队200多人。在此期间院长黄炜接到了江××的“打死算自杀”的密令,唆使吴伟,对法轮功学员只要能达到“转化”的目的,使用什么手段、酷刑都行。一时间抚顺教养院阴云密布,种种人间惨剧在这里上演。在唱着“让世界充满爱”的岁月中,吴伟等恶徒制造了一幕幕惨绝人寰的悲剧。法轮功学员以血肉之躯、坚韧不拔的意志迎风排浪,抵制迫害。每天都充斥着正与邪、善与恶、真与假、生与死的较量。

2001年2月的一天,刚刚被关在抚顺教养院的望花区法轮功学员齐彩梅不配合灌食,这时正赶上吴伟上班,他见状气急败坏地扑上来,对其进行电炮袭击,左右开弓,齐的左眼眶当时就青肿起来,眼里充满了淤血,嘴唇被牙垫破,冒出鲜血,随之严管班女恶警石青云等三人蜂拥而上,将其打倒在地。

2001年4月末已绝食80多天的刘艳芹被吴伟叫出去,逼迫她吃饭,刘不吃,吴恼羞成怒,把刘打倒在地,用皮鞋猛踢刘的头部,把刘踢出十多米远,刘被踢得鼻青脸肿,这还不够,吴伟又指使陈凌华(女队指导员)找来十二名恶徒用板条轮番打刘艳芹。刘艳芹先后进过两次教养院,第一次迫害很重,在女号六班不让她睡觉,把她两胳臂背过去使手、臂朝上背贴墙,头朝下倒控靠脚、胸紧贴腿,两腿绷直靠紧(称为“开飞机”)共飞了六天六夜,仍不妥协,恶徒开始掐、打、胳肢……被打得遍体鳞伤。

2001年4月,恶警吴伟逼迫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回丽娟罚蹲一宿,第二天又把回丽娟双腿双盘用绳子绑上,整整捆十二小时。恶警吴伟见其不妥协,又叫来两恶徒把回的双腿用皮带勒紧,同时把头按下使上身和腿贴紧,再用椅子把她的腿和上身挤在墙上,双手直立贴墙。用人摁住,十几分钟后,回丽娟开始呕吐。两天后,恶警见回丽娟仍不放弃信仰,恶警陈凌华先唆使三十多恶徒殴打她,并唆使望花区恶徒宋长女用钢针猛扎回丽娟的手指和脚趾。最后恶警陈凌华拿三根高压电棍,一根电胸前,一根架在脖子上不拿下来,一根电全身。就这样回丽娟在抚顺教养院被酷刑折磨十五天。

大法弟子梁素云,三十多岁,未得法前爱人在单位一次意外事故中身亡,梁失去亲人后,在精神上非常痛苦,在这种情况下得法,身心受益,精神恢复了正常,与女儿相依为命,靠拾破烂生活。法轮功受到迫害镇压后,当地派出所干警以翻书为名进屋抄家,见床下有3800元钱,拿着就走,至今未还,去要也不给。2001年4月恶警把梁绑架到教养院强制洗脑。梁被送到王凯分管的二班,二十多恶人用带钉子的木板打她一宿,打到之处,血流如注,梁素云手臂全部青肿,颈椎不能动,长发被揪得凌凌乱乱,第二天恶徒向恶警请示汇报迫害进展情况,恶警请示吴伟,吴伟声称要一鼓作气“拿下”。第二天晚上恶徒又开始对梁疯狂迫害,不往好的地方打,专门对着肿得老高的手臂、手背上打。梁素云回家后,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抚顺后,在抚顺拘留所被迫害而含冤离开人世,留下未成年的孩子。

2001年11月法轮功学员史金玲开始了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被吴伟拉到库房用电棍电她的双唇,边电边问:“吃不吃?”直到把史的嘴唇四周电起泡为止。为了掩盖其恶行,恶警吴伟把史送到男刑事犯的小号进行封闭式的迫害,把史的双手扣在铁栏杆上站了几天几宿,每天还拉出去强制灌食。第一次史金玲左上门牙被刑事犯用螺丝刀撬掉,第二次灌食刑事犯怯手,教养院狱医罗大夫开始撬,把史金玲右上门牙撬掉。灌食期间五、六个刑事犯罩住她的头抬出去。11月的东北天寒地冻,站了几天几宿的史金玲被刑事犯用凉水顺着脖子往身上倒,全身从里到外湿透了,这时男恶警又用高压电棍电击她。

2001年12月,喝酒喝得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吴伟,见法轮功学员在炼功,进屋就把张志芹从二层床上拉下来,拽进办公室,用板凳砸张志芹的头部、腰部,直到把凳子腿打折了,一旁的小干警吓坏了,怕出人命,上来拉。失了控的吴伟仍然边打边说:“我瞅你就来气,就你带的头,我今天非把你打到太平房去,看谁能把我怎样。”体格健壮的农村妇女张志芹被打得晕死过去,后被送到第二医院拍片、治疗,治疗半个月后,张志芹脑部有软块,人总是精神不起来,目光呆滞,腰部被打得直不起来。此事引起全体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惊动了司法局。心虚的吴伟说:“以后再也不打大法弟子了,个个坚硬似钢。”但他仍然我行我素,并无悔改之意。

恶警吴伟把男号“转化”不了的朝阳法轮功学员,60来岁的高级工程师贾清贵劫持到女号,用各种酷刑折磨7天,头肿得很大,满脸青紫,眼睛肿的成一条缝,甚至连续24小时行刑,直到折磨昏死过去才停手。

2002年5月放假期间,为了摆脱迫害,一法轮功学员逃离魔窟,张传文、杨玉琛没能来得及走脱,吴伟抓住张传文,把她的双腿一字劈开,只听“咔”的一声,此后她的腿不能行走。管教还用电棍猛击张的头部,头被电得不停地往起弹,下巴流血,其状惨不忍睹。她和李力被双扣在一起,没有被褥,睡板条,在阴冷终日不见阳光的小平房整整冻了一个月,张传文说“精神都要崩溃了”。提审一次打一次。李力、张素迎在这次迫害中也遭遇了和张一样的迫害。李力说:“蒙上眼睛,不知有多少脚在踢,不知有几根电棍在电,不知脸上挨了多少电炮,就连罗大夫还上来给两电炮,正中眼睛。一个管教说:人都被打成了熊猫。

吴伟还把他的流氓哥们王军叫来充当打手,担任副队长,再加上刘宝才、刘凤彬等人为虎作伥。吴伟不仅在工作中嗜酒成性,在生活上也腐化堕落,在教养院人人皆知他与管教石某某关系暧昧。

每当有外界团体参观检查时,吴伟都事先把监号装扮得象客厅一样,对外宣称“教育、感化、挽救”,却把被打成重伤的和不转化的大法弟子单独藏到一个空房中……

现吴伟当上抚顺罗台山庄洗脑基地主任。辽宁省劫持了许多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基地封闭式的洗脑迫害。吴伟还执迷不悟的在做着伤天害理之事,仍然对毫无罪过而又心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滥施酷刑,不择手段地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摧残人的尊严、道义与良知以达到所谓的“转化率”向上级邀功请赏。吴伟又以每月400多元的工资及转化奖金为诱饵,网罗了一些帮凶,让他们每两小时一换班,昼夜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

吴伟,在2002年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业绩”获辽宁省奖励1万元现金,获抚顺教养院奖励5000元现金。这些钱中沾满了多少人鲜血、附着多少冤魂、还有多少人无辜被打成伤残、又有多少家庭承受着骨肉分离与失去亲人的痛苦?罄竹难书。

这是吴伟的[罪证],得这1万五千元不义之财,吴伟你又怎么能心安理得呢?出卖自己的良知和正义换来这点可怜的钱,要被多少世人唾骂,由于你的作恶带来的恶报会贻害你的后人,你的子孙后辈会因为有你的作恶而抬不起头来!你今天所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业绩”,都是明天审判台上的证据。我们会通过各种渠道调查它的犯罪事实,收集罪证。受害者亲朋好友在不久的将来,向你讨还血债。

当年的纳粹罪犯迫害无辜的犹太人,并没有因为其执行元首希特勒的命令而可以免受法律的制裁,全球追捕纳粹罪犯迄今仍在清算中。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人都知道,一九七六年打倒四人帮以后,中央对“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新上任的军委秘书长罗瑞卿、王震和前公安局长冯基平等人,为惨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们讨回公道。在追查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军管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自杀了。北京公检法系统抓了十七个典型,都是手上粘血的看守员或审讯员。对他们内部审讯之后秘密枪决,王震和冯基平亲自去监斩。理由是很充足的:在井冈山时代中共中央已经规定,不准以肉刑求供,下达了正式文件,以后又三令五申,宣布不准在监狱中对犯人施以肉刑或变相体罚。这十七个人被枪毙了,并没有经过公开的法律程序,只是”知法犯法,家法制裁”,也没有在社会上进行宣传。据说北京公安系统的这次清理后,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殉职。

如今江氏及其打手帮凶们在海外几个国家被以“群体灭绝”、“酷刑”、“反人类”等罪名告上法庭,即将面临全世界正义审判。在这场邪恶的迫害即将走向覆灭的时候,吴伟却还在不遗余力的为其充当打手,无知的做恶,真可悲!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你仔细想过吗?

前车之鉴,只有短短的几十年,不应这么快就忘了。吴伟在这条不归路上走的太远了,我们也不愿看到他有不好的结局。过去老人们讲种什么花,结什么果。坏事做多了,妻子儿女都要受牵连。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是报应,也是天理。受吴伟唆使的主要凶手是陈桂凤,吴伟曾当众许愿,答应陈解教后雇佣她,每月给500-600元钱。没想到陈却遭恶报,于2002年10月暴死于其朋友家。

在此正告吴伟及其帮凶停止犯罪行为,不要做江氏集团的殉葬品,残害自己的家乡父老,兄弟姐妹。

吴伟:(住宅电话):0413-2640713
吴志兴:(吴伟父)(住宅电话):0413-2625629
曲级红(吴伟妻)工作单位:抚顺发电厂计划处发电厂总机 0413-2507777曲级红计划处电话:04132507611;地址:抚顺市新抚区西三街19号
女儿:吴静,十二中学读高中(请向其家人讲真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