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九江市马家垅劳教所的非人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3月31日】马家垅劳教所,是在邪恶之徒操纵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在马家垅劳教所被强行劳教的法轮功弟子都有着亲身感受。

在马家垅,各种各样的迫害形式无所不有,现举几例。

彭泽县物资局会计,大法学员夏翠兰被劫持到马家垅劳教所。邪恶之徒为了让夏翠兰放弃修炼,逼她骂师父,夏翠兰不骂,因此遭到残酷迫害。劳教所恶警强行给夏翠兰戴上手铐吊在铁窗栏杠上4天3夜,脚尖着地。白天两手垂直,晚上两手还要吊成十字架型。夏翠兰被他们折磨得两脚肿得发亮,小便拉在身上。象这种迫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年纪大的60多岁,年轻的各种年龄都有,大多数大法学员都经历过了。有时一天同时吊2、三个学员,吊的时间长短不一。马家垅劳教所有个“主攻房”,在那里,三个吸毒劳教犯日夜轮流往死里整一个法轮大法弟子。恶警把夏翠兰关进主攻房,强行将她的头顶钢床圆柱1天1夜,也是让夏翠兰脚尖着地,重量几乎全在头顶上,因而造成头顶下陷,头发几乎脱光。他们还强行夏翠兰顶墙一天一夜。当夏翠兰出了主攻房后,恶警把她摁在地上,强迫她吃地上的脏饭。

马家垅劳教所恶警采用了10多种方式折磨另外一位永修县的大法弟子葛玲。先是吊铐,形式与对夏翠兰一样的。然后恶警让她站方凳脚上,站了不算还要跪上,时间都在5小时以上,跪那还要强行把饭塞入她口中。葛玲反抗迫害,把饭吐了出来了,恶警就把她放下来,强迫她把地上的饭吃掉。邪恶之徒还特意把饭扫成一堆,强迫葛玲要把地上的饭大把大把用手去抓着吃。他们还把葛玲五花大绑跪地上,那姿势达到腰腿直不起也弯不下;把她的左右手分别轮流反绑脖子上,另外还要吊4块湿砖头,后来增加到6块;恶警对葛玲随意拳打脚踢,简直象在练拳击,她的牙齿被打得松动,随时可以拔下来。当时葛玲被打得满嘴鲜血,还不准吐,事后还不准写真象给所里。葛玲在主攻房被折磨了14天后,出来后,路都走不稳,有几次几乎摔倒。邪恶之徒还对她骂骂咧咧,仍然不放过她继续折磨她,让她擦地、折军用被,还要爬高擦窗子和吊扇。

劳教所给的生产任务都是超负荷的,由于几年来长时间插灯泡,致使葛玲的视力急剧下降。在超长时间的疲劳过度下,葛玲只能凭着感觉摸索着做工。每天插到了1.2斤,给她的任务是3斤,而且那些吸毒的犯人还要多称(给法轮功学员都是多称的)恶警还指责葛玲插少了,葛玲抗议反驳说:我已尽了全力劳动了,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每天连续劳动17个小时,我的视力都降低到这样了,再逼再整那就是置我于死地了。

在这之前葛玲关在禁闭室将近一年,有的大法弟子关了一年多,那些吸毒的犯人关禁闭不超过7天。吴××曾带着几个吸毒犯人揪着葛玲的头发,把她的头往墙上撞,对她拳打脚踢,为了掩盖打人的声音,他们把电视的音量放到最大。法轮功学员被吊铐时,她们就在旁边大声歌唱,取乐,完全没有了人性,那些吸毒的恶人还把床单勒葛玲的脖子堵葛玲的嘴,不许说话。

还有九江一位姓何的大法学员被邪恶之徒强行将带血的卫生巾塞入口中。伏秀珍在解大便时被邪恶之徒强行拉起,因为干警要上厕所。大法学员吴艳萍被全身衣服扒光,裤头都不剩。恶警为了强迫九江第5医院原护士大法学员江小英,在看守所强制她睡“逍遥床”,而且是在暑天睡在外面曝晒。江小英身体受到严重地摧残。此刑法很残忍,床上一个洞,手脚全铐上锁,是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特制,马家垅劳教所也有一套。江小英后被送马家垅劳教所继续受到迫害,由于长期受到残酷迫害,高压威逼,结果江小英被迫害得疯了。

在马家垅劳教所,和家属见面时都有恶警亲自监督。有学员告诉家属自己受到迫害的真象,会遭到更加严厉的迫害。如葛玲就是其中之一。当葛玲不顾一切的把在劳教所受到的迫害说出来后,回到女子大队时,恶警就暗示那些吸毒犯不准葛玲小便,从中午忍到晚上。后来葛玲的膀胱处痛了几天。

宋文刚在迫害瑞昌的法轮功学员魏案珍时说:把你请上来意思是,不转化要你瘦到80斤(原来100多斤)。在马家垅劳教所的法轮大法弟子被折磨得瘦几十斤是很平常普遍的。瑞昌大法弟子陈新娥被多次残害,瘦成皮包骨后,恶警不敢再关她了,才放她回去了。宋文刚还对夏翠兰说:“我若把你整死了,你又能怎样说?”夏翠兰平和的回答说:“你作恶你自己承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