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三河市大法弟子李桂芝屡遭迫害的经历

更新: 2018年10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19日】李桂芝,女,42岁,河北省三河市燕郊镇东蔡村人。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神奇的大法使我身体几种病全好了。我一个农村妇女没念过一天书,现在我能通读大法书籍,自98年得法后我坚定的走在学法、护法、证实法的路上。

99年“7.20”全面迫害开始了,燕郊镇杨福文、崔巧燕、吕万全等不法恶人配合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对我的迫害包括非法搜家抄书4次,非法绑架、拘留、劳教共12次,我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

99年9月,燕郊分局杨福文,610人员张子华、崔巧燕等8人来到我家,没有任何手续进行非法搜查,把法轮功的书籍、磁带、录音机、手抄本等全都抄走了,后又有3次抄家并几次把我绑架到镇政府关押,一去就一个星期。

2000年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年份,恐怖笼罩神州大地,江××利用党、政、军的集权,动用1/4的国力,开动所有宣传机器铺天盖地,轮番滚动的欺骗、栽赃、陷害。法轮功修炼者被经常骚扰、监控、监视、跟踪,时刻有被抓、判刑、坐牢等危险,上访不行,信访局成了抓人局。面对强大的军队、武警、公安、警察,面对手铐、电棍、酷刑、监狱,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以恶对恶,也没有畏惧倒下,而是宽容、大度、慈悲的走上世界人人都知道的地方——天安门,向中国向全世界人民揭露江泽民的欺世谎言和残暴邪恶的迫害。

2000年10月我去天安门证实法,就想向善良的人们讲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师父讨个公道。

我被市里邪恶610头子刘富强抓到,他恶狠狠地说到家和你们算账。我被押到燕郊公安分局,恶徒把我背扣在分局铁柱子上,恶警队长杨福文开始左右开弓打了我约有40多个嘴巴和耳光,他打累了手疼了来回摆手,他又脱掉大皮鞋用皮鞋后跟打嘴巴约有40多下。我横下一条心,放下了生死,心里坚定,心中默念师父经文“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口内流出了鲜血,自己当时也不知牙还有没有,后来照镜子才知道脸部黑紫黑紫象茄子一样,十多天才下去。打后恶徒问我还炼不?并说答应不炼马上放你。我说:“炼!法轮功没让人做坏事,让人做好人,我和孩子的病全好了,法轮大法已经溶入了我的每一个细胞中,不学怎么可能呢?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杨福文又让我把衣服脱了,只剩内衣内裤让我脱,我不脱了。他用小麻绳把我五花大绑后又狠狠的踏了一脚。后用两根三尺长的高压电棍电了我一个多小时,往脸上、手上、百会穴猛电,脸上手上电糊了,电焦了。电出了难闻的气味。后来用手铐铐,手铐都铐进了肉里,疼痛难以形容。因我坚持不放弃修炼,被送到三河公安局关了一天一夜,后又送到三河市看守所失去人身自由9天,我们30多名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一口饭一口水也没沾。后恶徒让我签字不炼就放人,我不签。我说:“我没犯法,没偷没抢,我学做好人,信仰‘真、善、忍’,国家宪法规定公民也信仰自由呀!”后来把我放回,又在分局关了半天还让我签字,我坚决不签,我说要不然你们把我还送看守所吧!通过这次迫害,我没有退缩,反倒更加坚定了学法的坚如磐石的心。

2000年12月20日,镇610几人把正在地里干活的我又绑到了镇政府,男女混关在大会议室里,没有床铺、食堂、不许洗澡,不准看书、背书、不准交头接耳,失去人身自由半个月。25日大法弟子集体背师父《洪吟》、《论语》,阴险狡诈的政法委书记610头张子华调来了20多个警察和武警,副局长刘树春和队长田曙光气势汹汹的逼问:“谁起的头?”虽然不是我起的头但我想到同修的安危便挺身而出的告诉他们:“我们做好人,没有偷、摸、抢、黄、赌、毒,放着坏人你们不管,我们信仰真善忍哪错了?背我们师父经文是我们的人身自由!我喉咙里有三寸气在,学大法我学定了,谁也改变不了我,枪毙、蹲大狱什么我也不怕!……”恶徒不由分说把我们五名大法弟子用手铐扣住,踢打完后绑在了两辆警车上。到了公安局,恶徒让我跪在冰冷的小石子的水泥地上一个多小时。刘树春在打吕宝菊几十个大嘴巴时我高喊:“不许打人!”田曙光说:“打的就是你!”我告诉他:“打死也不怕,越打越坚定!”他说:“还想和共产党作对造反?”我说:“谁想造你们的反?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我在家里干活干的好好的,是你们从地里就把我抓来的。说话自由是国家允许的。我们一群老弱妇孺给支枪连枪栓也拉不开,我们手无寸铁造什么反,你甭给我们扣帽子!”后来恶徒又抓来了5名大法弟子,有的吊铐在大门上,两脚不让着地,门上没地方了就铐在铁柱子上;有的被关在冰冷的铁栅栏房内,恶警不给饭吃,还高喊饿死你们!恶警限制我们大小便,男女之间没有任何遮挡,让在栅栏内解手侮辱人格,恶警打骂大法弟子的声音不绝于耳。26日放回镇政府,30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后由我当代表和他们谈判,后来张子华答应了我们提的条件,许可看书、背书、不再随便抓人,后半夜许可炼功。

2001年三月我被绑架到燕郊镇轧钢厂被强行办洗脑班15天。我和他们讲真象,一个字没签堂堂正正闯出了洗脑班。

2001年5月13日,我去通县地区发、粘大法真象资料,挂了有一百多个横幅,后被抓送至通县二处劳教所侨庄看守所一个月。恶警开始审问我24小时,我不告诉他们名字。当时自己只穿一个裤衩,一条秋衣球裤,正赶来月经,没有卫生纸,自己又没钱。(听说在外边一元钱的卫生纸在那里卖五元钱),只好洗净旧布垫在裤衩上后再去水管处洗。困境可想而知。其他功友也相当困难,有一个陕西、东北哈尔滨的两个功友不说出名字,一个人大家都叫她“法二”的一个20岁小姑娘,6月份了还穿着去了棉花的冬天的衣服,她们来侨庄8个月了又没有钱真是太难了。我在侨庄受了一个月非人的折磨后又被转到了三河看守所半个月后回到家。我马上给她们买了必需品送了过去,也不知她们收到没有。在三河看守所自己绝食9天生命垂危才被放回,人已走不了了,被二人抬上的车。回家后马上修炼,体质很快恢复。

2001年7月,市610办洗脑班,警察四处抓人。2001年8月1日张子华带着6个人把我围在屋中,不分青红皂白把我按倒,从屋内几个人把我抬到大街上扔在了汽车里,几个人累的气喘吁吁的,强行绑架到三河市洗脑班。我在车内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心坚如磐石,到洗脑班我要向他们讲真象,洗脑班到此为止,决不给大法抹黑!”610人员恶狠狠的说:“你已经几进几出了,绝食好几次了,这次我看你有多硬,好好想想吧,有你好瞧的,不转化三年大狱等着你呢,你就甭想回去了。”我告诉他们:“我干的是正事好事,你甭说3年,就是9年加12个月也改变不了我的心,转化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随后几天,从马三家、团河劳教所来的犹大们轮番上阵,我坚强不屈,气的他们嚎啕大哭。恶徒几天几夜不让我睡觉,我老站着把脚腿控的水肿厉害。恶徒让我在写好的保证书、决裂书上签字,我不签。他们几个人抓住我的手强按,用力掰我的手指头踢我,我告诉他们:“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除非你们把我的手砍下来,你们才能签呢!”一个女帮教是我以前认识的,我发正念不理她,把她给气哭了,后来又和我说,我用正念看了她几分钟,她就说不出话来了,罚我抱头蹲,脸都控肿了。他们让我骂师父骂大法踏师父的法像,几个人抬着我,我坚决不从和他们拼命挣。我全身绷紧,手握紧,头脑特别清醒,我大声说:“你们让我干坏事你们遭报吧!”一个邪恶的人说:“她发功烫我呢,她怎么这么大劲呢?”不知坚持了多长时间他们几个人坚持不住了。几天内,几个人都遭了恶报。他们硬的不行又用软的,我识破了他们的阴谋,又和他们讲真象,发正念:“洗脑班到我这为止。”几天后我堂堂正正回了家,镇里的4000元钱也白花了,洗脑班也停办了。

2001年9月12日早6点,分局杨胖子带队来了8个人,没有任何手续把我倒背手铐抬上车,强行送到三河610.11点多才解开手铐,铐子都深深陷在肉里。9月13日恶徒把我押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特教二中队。没有任何手续就告诉劳教三年。开始王文革队长搜身,脱光了我的衣服。后4天4夜不让睡觉,正赶来月经不给卫生纸。100多人分批来骚扰我,罚站、蹲、面壁脚腿全控肿了。二年多的监狱折磨,手脚趾甲全陷了下去吃不到一点绿色青菜,看见大墙外的树叶都想吃几口。伙食特差,每天白菜汤,什么水果也吃不着,一次给狱方摘草莓,我们严格要求自己不吃草莓,真想吃几把草莓叶子。一周许可打一次电话不许超过4分钟。在我去监狱期间,家人杳无音信,家人焦急万分去公安局找,他们都说不知道。那段失去了妈妈的日子里,两个孩子生活出现了危机,没有了生活费和学费,上初中的儿子退了学,给孩子们的心灵留下了不可弥补的创伤。恶人村书记朱宝富配合邪恶抓捕法轮功学员,迫害善良。

2003年7月,我从监狱出来后去我娘家,在车上就因为我带了一本《转法轮》让河北围场县公安局抓进看守所又敲诈我哥、姐3000元钱才放我出来。在看守所内睡光板床,夜里冻的直哆嗦;整天吃白萝卜汤,没有一点油星,不熟的小窝头全是渣子皮。一个月下来头发掉了很多。正赶来月经,我的书包在隔壁屋里面有卫生巾,恶徒就是不给。

几年来恶人多次到我家骚扰监视,2000年元旦,7个人在我家看了三天三夜。

以上仅是我受迫害的部分事实。善良的人们,谁家没有父母、兄弟姐妹。这就是江泽民吹嘘人权最好时期,在光天化日之下,“人民警察”就是如此猖狂、放肆,毒打、侮辱一个因做好人,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为了向政府说一句真话的家庭妇女。假如这件事发生在您身上,发生在您的亲朋好友身上,您又如何呢?在铁的事实面前谁正?谁邪?谁好?谁坏?不是一目了然么?如果没有江泽民的迫害,我能上天安门、讲真象发传单么?我们和平理智所为只是为了揭露江氏的邪恶,停止迫害,唤醒民众,从江氏的谎言欺骗中清醒,免受谎言的毒害。在这大事大非面前不要颠倒黑白,不要助纣为虐,您也是在为自己生命的永远负责。

现在法轮功已经洪传全世界60多个国家,迄今为止法轮大法已收到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1000多项褒奖。邪恶之首江泽民已被大法弟子在多国法庭起诉,全球大公审在即。我真诚希望我的父老乡亲,能够在这历史的特殊时期静下心来,好好看一看大法的真象材料,发出自己内心深处的正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迫害人:

朱宝富(燕郊镇东蔡村书记)宅电:3355865 手机:13832680028
崔巧燕 宅电:3312108 手机:13082071361
张子华 宅电:3315709 手机:13603161897
何海勇 宅电:3312506 手机:13603366388
孟卫东 宅电:3330856 手机:13932677369
杨福文 宅电:3319019
田曙光 宅电:3412873
刘树春 手机:1393061256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