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廊坊市张秀梅自述被迫害经历

更新: 2016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我叫张秀梅,33岁,家住河北省廊坊市北史务乡北史务小学路西。我自幼体弱多病,在1990年不幸患了哮喘病,以及多种并发症。如:过敏性鼻炎、神经失眠症、角膜溃疡等症,使我痛苦不堪,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在1998年有缘得了大法,身体得到了好转,心灵得到了净化。在大法中看到了人生的意义,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从此以后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自1999年7月江××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乡政府和村委会干部不分是非,在江政府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7月23日,由于我和我们村的几个同修拒绝写不炼功保证,村委会干部把我们扭送到北史务乡政府。到了那里,白天让我们罚站,晚上不让我们睡觉,给我们放污蔑大法的录音,而且还对我们进行非法拍照,实行精神迫害。

从乡政府回来后,我们遭受了人身控制:不法人员不让我们上北京上访、经常把我们关押在村委会,白天进行精神洗脑,晚上实行各家盯梢,禁止学员之间单独来往,我们失去了人身自由。从1999年到2003年之间,我们村的几个法轮功学员被乡政府村委会强行绑架到廊坊市安次区610洗脑班,进行洗脑。

我虽然没被绑架,也遭受了精神迫害。在2002年10月28日下午,我带着丈夫拾来的价值几百元的手机配件来到了河北省廊坊市北史务乡派出所,把东西交给了两个值勤的民警,并且向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一个民警做记录,另一个警察就出去了,而且做记录的警察告诉我说:他的亲属(舅舅、舅妈)都炼法轮功,显出伪善的样子。不一会儿所长来了,把我领到了办公室,让我看他们获得的荣誉锦旗,使我产生了对他们的信任感,并且所长说要见我丈夫,跟他谈谈这东西的情况,做个了解。欺骗与伪善使我忽视了自己是在被迫害当中,配合了他们。真是引狼入室呀,恶警到了我家,他们没有任何证件,乱翻一通,非法抄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以及我们结婚录像带;抢走两个录像机和我在戒台寺照的像片,之后又把我劫持到派出所,把我关押在派出所,让我坐铁椅子长达十个小时,使我不能活动。第二天上午9点多钟把我转送到廊坊市安次区610设在廊坊市第二招待所的洗脑班。

洗脑班一天24小时看着我,不许自由走动,不许与亲属相见,上厕所也派人跟着。犹大们轮流对我进行洗脑,肆意歪曲大法的法理,用亲情来欺骗我。洗脑班的第二天我不和犹大们交谈,它们就侮辱我,恐吓、威逼我写决裂书。我没有理睬他们。到了夜里2点多钟,我精神崩溃了,陷入一种绝望的状态,被迫违心的签了名。

我从洗脑班被放了出来,到家后,乡政府逼迫我交罚金1500元,我没有给他们,他们就三番五次的找我,为了抵制邪恶的进一步迫害,只好被迫漂泊在外。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