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地区不法之徒田友龙对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2日】我叫王立珍,卧铺乡人,1999年元月得法。得法前,我有多种疾病。腰酸腿肿,肩麻背木,行寒背冷,四肢无力。炼功后三个月,我全身疾病不翼而飞。我深深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1999年7月20日,江××出于妒忌,凌驾于法律之上,非法取缔法轮功。恶毒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欺骗了善良的人们,师父和大法蒙受了千古奇冤。我被震撼了,吃不好睡不安。

2000年11月26日,我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踏上了進京之路。国家信访局做贼心虚摘了牌子,我便上了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是俺老百姓的好功法。既健身又省钱,没等说上几句,警察叫了几个当兵的把我押進了天安门派出所。他们伪善的说:来护法啊,怎么不早来呢?告诉我们名字就放了你。我当时不知道是谎言,就说了姓名地址,于是,他们就原形毕露了,把我关進了铁笼子,饿了我一天。

11月27日,恶警把我关進了潍坊办事处,办事处人员祝進德(已遭报死了)当着我的面污蔑师父。我说:你错了,政府也错了,我们上访是诚心的相信政府能纠正错误。

11月28日,卧铺乡政府派车,由政法委书记田友龙亲自上北京去接我,一上了车,田友龙朝我脸上打了三个巴掌。晚上回到派出所一看,乡政府中的不法官员将我不修炼的丈夫也关押了。我跟他们讲理,我炼功,凭什么抓他?他们说:“他知情不报,包庇你。”

就这样,我们老两口被关進一间很冷的房子里,门窗玻璃破烂不堪,到了晚上冻得浑身打颤。二十四小时有人看着,不让睡觉,也没法睡觉,一天只一个小馒头,不法官员还说:饿不死就行,叫她炼法轮功。不仅如此,还要交上一万元罚款。我们不交,他们又用卑鄙手段,非法软禁了我们的村支书和村主任,不准他们回家,不给他们饭吃。

我丈夫一看连累了别人,不忍心,就答应回家借钱,就这样非法扣留了我丈夫三天。几天后,丈夫借来了一万元钱交上,还不行,也不给收据,只写了一个五千元的便条。还要我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写,又过了几天,我的丈夫来看我,我惊呆了,由于精神上受到重大的打击,他简直是皮包骨头了。

田友龙要我再交上400元钱生活费(其实才十几元)非法扣留了我半个月,一共罚款一万零四百块钱。由于乡政府中的部分工作人员,和派出所的公安人员还有善心在,有的也明事理,都对我很好,都知道一个快五十岁的农妇,她既不反党、也不夺权,只是信仰,祛病健身,何罪之有!乡政府工作的老乡们也都顶着压力给我送饭吃,我才没有饿坏身体。

田友龙要找上三个保人,保证我以后不再進京,否则,每人罚款五千元。他还当着三个保人的面说:三个月不進京,就还我的押金,到现在分文不给。还恐吓我的丈夫说,回家好好看着她,如果再炼法轮功,再上访,“六四”学生就是下场,上边说了,对法轮功怎么整也不过分。打死白打死。还说从今往后,人们就像当年的地富反右一样看待你,没人理你。我说:我不怕。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做坏事,又没犯法,不信你去找文件,压迫法轮功是江一人作为,中央根本没有文件,这个江氏小人他代表不了党,代表不了政府,也代表不了国家,信仰自由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他们理屈词穷,说:那你就在家炼吧。

回家后,我本来就胆小的丈夫,被吓得再也不让我学法炼功了。把我的书烧了个一干二净,可烧不掉我脑子里的法,我又开始背法往本子上抄。他看见后,揪起我的头发往墙上撞,用烟头烧我的手,用针锥子扎我的腿,一条毛裤都被染红了。举手即打,张口就骂,是谁把我的丈夫吓成了这样?是谁在破坏我的家庭?是江氏流氓集团。我想:我不向邪恶之徒妥协,不背叛师父。于是我在家里绝食抗议,丈夫再也不管了。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了。

不法官员
田友龙现调到清水泊农场任书记
杨秀英 寿光市化龙镇党委书记
蔡树文 寿光土管局局长

田友龙电话 办公室:0536-5451322
家: 0536-5407368
手机:13506499098
杨秀英电话 办:5898999
家:5229837
手机;13506499098
蔡树文电话 办:5267606
家:5206068
手机:1350536691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