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上大挂”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4月24日】我是黑龙江省依兰县依兰镇人,46岁,曾身患多种疾病,特别是糖尿病,经多方面的治疗,都没有好转。经人介绍,说法轮功有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并且能提高人的道德,于99年5月中旬找到炼功点集体学法炼功,从此走上了一条修炼的路,修炼心性,把过去执著不好的东西去掉。修炼一段时间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血糖、尿糖都已正常;过去上楼都很吃力,现在感觉一身轻,真正的知道了人没有病是什么状态,我真的好幸运、好幸福……。

99年7月20日江××集团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好的高德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增强人的身体素质,祛病效果神奇,与国家与人民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哪个政府能这样让人不可理解。我带着这些想法,于99年7月22日去了黑龙江省省政府去上访,结果被接回当地公安局扣留两宿两天。

当地上访无门,信仰遭践踏,炼功祛病健身的权利被剥夺,在这种情况下,我于2000年7月14日到北京上访,国家信访局变成了国安、公安的行恶场所,只要是为法轮功上访二话不说就抓人,进行迫害,我于7月17日被遣送到当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42天,勒索家属交所谓的保金500元,才把我放回。

2002年5月17日,我在去朋友家的路上被非法捕抓。恶警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就把我劳教两年,于8月8日劫持至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进行迫害。万家劳教所逼迫我写“三书”,强制我从早晨5点蹲到晚上12点。当时是万家劳教所管理科的赵余庆、姚福昌、吴洪勋(集训队队长)在集训队,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8月20日看我还不写“三书”,就给我上大挂,用电棍、警棍电,对我进行迫害的是姚福昌。连着给我上了两天大挂。当时值班科长姓吴,恶徒们要下班了,就把我扣在刑椅上,不给我上厕所,从下午4点坐到第二天早上9点。恶徒姚福昌上班了,问我“写不写三书”。我说“不写”。恶徒接着又给我上大挂,并用电棍、警棍电我的敏感部位。

我说:“你们不要这样对待大法弟子,我修大法没有错,你们这样做对你们不好。”

恶警就用胶带把我的嘴封上,不让我说话。我的手被手铐硌到了肉里,硌到了骨头上,胳膊肌肉被手铐硌断,手腕的血管被手铐硌的粘在一起,不通血,手肿的好高,内脏受到很大的伤害。到吃中午饭的时候,恶警姚福昌说:“她是个钢,得多挂她一会”。

我在万家劳教所遭受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还有很多很多,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每天都面临着被迫害致死的危险。

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都来共同抵制这场迫害,早日把江××集团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