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本地恶徒迫害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13日】我以前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记得儿时就那样。父母脾气暴躁,母亲还有精神病,丈夫也是有个性的人,家里真是三天闹两天吵,我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严重失眠,神经性头痛,胸口痛,附件炎,类风湿关节炎,从头到脚全都是病,没有一处好地方,有一次和丈夫闹起来真的想一死了之。

1997年我和丈夫一起得法,没几个月丈夫由于种种原因而没有修炼了,但还是支持我炼功,我炼功达半年多后,不但自己的病好了,连母亲也受益了,精神病都好了,我家再也没有吵架的事情发生了,日子过得很舒服。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可是,1999年7.20当权小人江泽民出于妒嫉,为了私欲,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展开了大规模的迫害。丈夫害怕江的株连政策,怕影响孩子上学,入党,害怕下岗,对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象不理解,固执己见以至于助纣为虐。2000年我到武汉想了解一下外面的情况,他就报警了,后来还多次配合公安和610。2001年配合派出所将我从一看守所骗到新里仁口洗脑班,说是回家。在洗脑班我受尽折磨,当时人瘦得皮包骨,我还是不屈从邪恶,在2001年10月1日至3日,新里仁口洗脑班迫害的高峰期,要不是师父保护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10月1日一早,我正在洗口,突然有人将我的碗夺走,要我下去搞军训。徐波拖我下去搞军训我没屈服,很厚的一条新裤子被拖乱了。后来他就把我搬着走,累了就对水泥地上放,我后脑碰在水泥地上“砰”的一声响,连徐波自己也感觉有问题。10月2日又来了三个彪形大汉,当时把我从床上拖下来,直往楼上警闭室里拖,两人一人拉一只手,拖在水泥地上睡了半天,当天天气很冷,到中午贺国华才叫站起来,这一切都是贺国华指使的,晚上罚站不许睡觉。第二天又要搞军训,我不配合,一个高个的恶警拉起我的右手朝我右胁飞起一脚(穿皮鞋),接着在操场拖了大半个圈,连短裤头的腰部都拖了个七、八寸长的口子,后来他们看见有一片水地,就又把我拖到了有水的地方,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天下雨了,雨渐渐下大了,才叫起来面对墙站着。又叫来犹大来“劝”,当时我只问了一句:“你记得老师的经文《位置》吗?”她就走了。

因为当时我瘦得皮包骨,他们怕我出事要担当责任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丈夫不但不认为这是迫害,反而帮助造谣说衣服是精神失常撕乱的,并在家里逼我看电视,看了两天因我不想放弃修炼就没看了,我坚持炼功,第三天正在打坐,丈夫就没头没脑地打了我两巴掌,连拖带拉的要我看电视,我说:我不炼功身体怎么能恢复健康?谁不希望自己和家人有好身体呀!他说我没做到忍,我告诉他: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大法弟子的忍是高尚的。他才放了我。不到一个月丈夫遭了报,到医院动手术,差点送了命。丈夫的二妹也是炼法轮功的,有时给他讲真象,他也不听,还常说:你们要坐牢的。丈夫受毒害多深啦,江集团真是害人不浅。

2003年8月12日,恶人来抓人,丈夫又配合邪恶,骗我下楼做饭吃,说他们走了,我知道是骗我的,没理睬他,过了一会儿一个声音说:没办法不开门只有撬门了。谢先友和一个姓马的大个子把门撬开了,把酱钵给撬破了,酱也撒在地上了。他们强行把我抬到车上。在车上我给他们讲真象,并问他们希特勒权威大不大呀?他们都说:大呀!我问他们希特勒是怎么死的呢?他们不吱声了。我告诉他们这是在犯罪,执法犯法,这次你们要我干什么我都不会配合的,我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在做好人,做好事,我们不应该受迫害。到了麻港洗脑班,我绝食绝水抗议要求无罪释放。第二次灌食时我大声说:善待大法得福报,善待大法弟子功德无量,仇视大法被淘汰。他们听了没灌成,当晚我被释放。上车时,谢先友说手痛要上医院打针不能送我,你一定要保护我呀!他知道是自己遭报了,我说:你只有记住“法轮大法好”将功赎罪才能救你。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