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事实补充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0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济南市浆水泉路,劳教所门前有很长一段路是坑坑洼洼的,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脏极了。尽管这里极不显眼,近几年却紧锣密鼓的在这儿上演着一幕幕迫害大法弟子的丑剧。结果是真假已分明,善恶已分明,正邪已分明。这儿的虚假伪装正在一层层的被剥去,露出了这座人间地狱的真正罪恶的面目。现就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补充曝光如下:

一、奴役、压榨、欺骗

2000年10月后大批的大法弟子被绑架至此進行集中迫害,但那时由于联系不上活,学员只是不定期的干点活,所里主要是强制大法弟子天天看诬陷大法的录象、学政治课,如“劳教人员道德修养”、《法律常识》、《爱国主义》、《法轮功学员专门教材》(全是山东省劳教局印制)。所里称劳教所是以思想改造为主、劳动改造为辅,和劳改队监狱的性质不同,这是人民内部矛盾,有的恶警说:“你们犯了错,政府没有放弃你们,这是‘教育、感化、挽救’”。有的恶警为打大法弟子找借口说:“自己的孩子犯了错,自己打自己的孩子不犯说道。”后来劳教局鼓励办成有自己特色的劳教所,表彰××劳教所创收×××万元的效益。

自此以后,所里就转向大力抓生产,生产科、业务科换了抓生产和联系的人,开始大量对外联系业务,厂家以胶东地区较多,有各种花色品种的被子、床单都出口,一般出口美国、日本、韩国。厂家所在地区有:昌邑、潍坊、文登万德集团、济南天一印务有限公司等。学员们做的工作主要是给“双鹤药业集团”生产的治疗高血压的心脑健之类的药盒贴商标,商标每盒1200张,还有每盒2400张的,要求每人每天贴5大盒或8小盒(厂家的负责人说象这个速度是快手,在他们那儿一天挣80-90元,还不算加班);还有丝带绣(被面、枕巾);给出口婚纱穿珠片(四、五个一分钱,是出口的);绗被子(即缝被子)等。

绗被子要求1英寸5-6针,针码要求“小而密”,花样繁多,照图案绗,有各种图案(三角形、波浪形、动物、树、花),大多数是拼接上的,很厚,但是照样要“小而密”的绗,厂家驻所监督,拿尺子量,不合格的剪开重绗。厂家监工时看谁绗得稀一点就给队里汇报,厂家还专门来所培训示范,要求一针扎下去缝3-4针,左手托被、右手中指肚顶针、被子厚要求一定要扎透,还要拼命赶進度。几乎人人手指都被扎得血糊糊的。

就这样,每天规定早7点半干到晚8点收工,但事实上晚8点收工的时候太少了,大多干到晚上10点、11点甚至12点。有一次贴标签干到晚上后半夜2点半,早上继续准时出工。就这样一批未完一批又来。往往是被子急着走活,贴商标也急着催活,穿珠片也急着走活,厂家也变本加厉,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推波助澜。有时几个厂家同时坐阵催活,互不相让,一天干18、19个小时还嫌慢,也给所里施加压力,弄得队和队之间、干警之间互相竞争,最后还是全部把压力压向面黄肌瘦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恶警在车间经常吼叫“别说话!”、“快干活!”年龄大的经常被突发的吼叫吓得心跳。有时厂家逼着快干,可拼命干完后,却迟迟不来拉活,一拖好几天,但其它活又来了,所以学员从来没有休息日。夏天天气特别热时,学员中午回宿舍午休一会儿,有的厂家驻厂代表就给生产科、队里施压,要求中午也不要休息,加班给他们干出来。劳教所的干警俯首帖耳,惟恐得罪厂家失去财路,于是继续加压于学员身上。

就这样日积月累,很多人累得腰疼、胳膊疼、颈椎落下毛病,一般感冒或身体不适根本不让休息。2002年前对老人、有病的还有些照顾,不给定任务,但现在不管身体状况、年龄大小,谁不拼命干就被加期或扣上思想有问题的大帽子。

绗被子、贴商标、折纸盒、穿珠纱,一批又一批干不完的活。每批活每天都要在车间的黑板报上“比一比”、“拼一拼”,公布工效,给评为第一名的班组画红旗,最后一名画黄旗。画了黄旗的班组所在的队里代班的队长就恶狠狠的训斥班组长,班组长回班组后就开批斗会,让慢手做检讨,一些老弱病残的人受到打击和排斥。班组长说:你们干不好,要扣我的分。就这样,给学员精神和肉体上带来沉重的压力,使学员承受着各种折磨。

春节期间,所里找来所谓表现积极、思想進步的劳教学员开会。姜所长、杨所长、管理科的田X,就所里成年累月超期加班的情况,明知严重违反《劳动法》,却邪恶的用谎言制造矛盾、掩盖自己的贪婪、腐败。说什么:“就是加班加点干那点活,还不够交水电费的。”对班组长说:“你们是快手,干得比那些慢手快几倍,是那些慢手拖了后腿。”“为什么干活慢?就是思想意识有问题!想逃避劳动!”

2002年每天都干到晚上10点、11点。有一次收工早了点,管理科的田薇就当着学员的面训斥带队的队长:“这么多活都干不完,还这么早收工。”学员天天承受着这样高负荷的劳动,但吃的伙食却是极差。几乎天天清水煮白菜帮子,多少放点盐。一次,一个队长悄悄说:“让这些人长时间干这么累的活,天天吃这个是为了抠出钱来装新锅炉。”还有一知情的队长说:“所里搞试验,看这些人有多大的承受力。”就这么干,谁也不许说累。谁说累谁就是思想不好。并叫喊:“你们累,队长陪着你们,队长不累吗?”(他们不干活,是坐着监督学员干活。)

2003年11月份,上面来劳教所检查工作,要求答份答卷,上面有一问题是“多长时间洗一次澡?一天工作几个小时?”二队的队长曹冬燕,悄悄告诉挑选出来答卷的学员说:“写一周洗一次澡,一天干8小时。”(谁要是实话实说,就遭到加期的惩罚)一语道破,在这“整洁”、“明亮”、“先進”的背后是黑暗、恶毒、丑陋。

学员的血汗给厂家和所里换取了丰厚的利润。有的干警和厂家监工说:“法轮功学员干活又快又好,能吃苦。都成了干活的主力了。他们一旦解教到期走了,上哪再找这些快手去?”

短短的二年多,劳教所用法轮功学员创造的利润盖起了五层的办公大楼;办公室里配上电脑、空调等设备(五个大队,每一层的办公室都安上两套电脑);还有电热水器;干部配上了手机;购進好几部小汽车;加盖了二层楼装修为医务所、接见室;加扩、装修了职工餐厅;加扩了“超市”;前院整修,铺了钢筋水泥;后山要盖家属宿舍(已开工打地基);大围墙上安装了无数照明灯,数米一个;安装了多个自动摇头监视器;车间厂房内也都按上了监视器;每个大队每一层也都按了监视器;走廊上的直通所办公室、电视机房有一彩色监视器;另外在四个所办公室里加了监视器(可监听)。监视器屏幕是多画面的,可自动切换,都收录在直冲宿舍走廊的队长办公室桌上的电脑中。宿舍与办公室之间有铁栅门相隔,队长坐在电脑监视屏前对学员的進進出出一目了然。

这样一来,学员的每个宿舍里十五、六个人的起居包括换衣、解手(中午或晚上在屋内解手,晚上开灯睡)都在监视中,最让女学员不安的是经常有所里的男干警到办公室视查。

有的干警也时常发牢骚,说自己脑袋后面也有监视器。如果偷懒、没坐端正、玩电脑、看书、打盹……一会上面就打来电话训斥了。由于高强度的监管,轮流值班,这里的干警都喊累的不行,人手不够,高薪聘用了一批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的是考公务员考上的,也有从办公室后勤调来的,也有从王村劳教所调来的。他们中有的心地比较善良,善待大法学员,经常受到上级的严厉训斥,斥责他们对学员“心太软”,不够严厉,是不负责任。有些看不惯这种法西斯式的精神控制、腐败和虚伪的干警,有很快就调离的;有辞职的;有开病假的;也有整日抑郁,甚至以泪洗面的……大多数一线干警按照上面的指示,天天轮流值班,与学员在一起加班加点,累的不行,家务干不上,孩子顾不上。有的常常说:“你们劳教有期,我们是无期。我们也真心希望国家尽快将你们这些好人平反。你们都回家了,我们也好歇一歇。不然时间长了,我们快成精神病了。”其实,所里从上到下,人心也在发生着变化。一位队长公开讲过:“自从法轮功学员進所以来,这些队长的素质也跟着提高了一些。”当然被江氏流氓集团毒害得深的、想借迫害法轮功学员向上爬的也大有人在。所里竞争上岗时,往往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会耍手腕,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立功”的人在短时间内都爬了上去。这些人既仇视大法,又瞄准升官的好机会。这样的人往往对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進行变本加厉、穷凶极恶的迫害。如管理科的田某、大队长曹某、王某、孔某、孙某、王云燕等,平时貌似文雅,不顺意时凶相毕露。

二、自欺欺人的转化

当时進劳教所的学员都是坚决不放弃信仰的。用电棍电、绳子绑都没有转化一个。佛教协会的败类和“610”的特务研究《转法轮》等书籍,抓住学员学法不实、有漏的一面,针对不同的人编造一些谎言。这样,蒙骗了一些学员,它们如获至宝,又去转化其它学员。

其实这些干警心中非常明白,一时的谎言或强制的办法,都改变不了人心。有的干警劝坚定的大法弟子:“你看别人多精,就你傻。人家表面转了,实际上人家心中还修。写个什么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检举揭发……,三书或五书,不就是个形式嘛。在这儿不能学,也不能炼,转了表现好一点,争取减期早点回家,爱怎么炼怎么炼。”

2002年开始出现了较大面积的反转化,有的人是在“转化”坚定大法弟子的过程中突然醒悟了,从而重新走入正法中来;有的心中已醒悟,表面上先不声张,在队长和顽固派的眼皮下传送新经文,让更多走弯路的或正在徘徊的人渐渐明白过来,最终集体反转化。一大队、三大队都曾集体反转化,还上书给所里抵制违反《劳动法》施加的超时超量的高劳动强度的迫害。另外,还有不少所里引以为荣的、所谓“转化”最彻底的、减期最多的,出所后都醒悟过来,重新走上修炼之路。这些都是对邪恶的沉重打击。

通过一次次反转化事件的发生,所里头头和干警也明白了,强制转化,写了三书是骗谁呢?最后落个空欢喜。面对事实,所里头头对坚定的大法学员说:“我不要你违心的转化,我们也不逼迫你。我们也看不起表面一套、内心一套,说假话骗我们的。你坚持信仰,我们没办法,总不能给你换一个脑袋,是真理就能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我们就都拭目以待吧。”所以,从2002年后,坚定的大法弟子的环境相对宽松了些。

在二、三年的摔摔打打中,在恶劣的环境中,不少摔倒的学员又重新站了起来,并坚持了下去。通常的作法是恶警们要强迫哪个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时,就让犹大们轮班转,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一熬就是十几天、二十几天、三十几天,不转不让睡,不让上厕所,长期不让洗刷(不让刷牙、洗脸、洗衣等),关禁闭(双手铐起来若干天),变着花样迫害大法弟子。恶警一看强迫改变不了人心,就转而采取疯狂加班加点干活来折磨学员,使学员在超强负荷下忙碌,累得无法考虑问题。(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时刻抵制迫害。当时大法弟子对奴役劳动的无声忍受,也是加重迫害的因素。)

刚开始劳教时,大法弟子不分老少,个个身体是棒棒的。由于不让学法、炼功,疯狂加班加点干活,压榨学员血汗,学员们长期遭受着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不到一年的时间,身体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有的出现了病的状态,甚至二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都出现高血压、呕吐、心脏病的症状,如王岩(枣庄)、张某某(沂蒙)、王某某(青岛)、黄炎(青岛)。更不用提年龄大的学员。

对于那些表面写了“三书”,但内心还向着大法,当众也不肯说损害大法的话的人,劳教所里的恶警动不动就在车间劈头训斥,当众羞辱。有的累的病在床上无力起来,不能出工,恶警不顾人的死活,说是装的,甚至抓着学员的头发叫嚣,头发都被拽下来了,还动不动给这个处分,给那个加期(扣100分加期一天),凶起来吼声震耳。二大队长曹××也公开邪恶的说:“你们要清楚自己的身份,这里不是养老院,这里是人间地狱!”曹××几个月前遭报应,住院动手术,仍不悔改,对坚定的学员极尽挖苦、羞辱;对年龄大的它认为转化不彻底的,恐吓、利诱,用尽卑鄙手段逼迫学员对大法犯罪。

有一学员杨××,母亲病危,向曹××请示打电话给母亲问候一下,曹不准。杨母去世后,杨××又打报告要求给家人打电话,曹××仍不准。

2004年春节期间,所里开放宿舍区,来参观和视察的是省劳改局等上级领导,还有允许接见的学员家属,映入参观者眼帘的是走廊里张灯结彩,到处挂着彩色气球,挂着五彩缤纷的彩带、剪纸,真漂亮!一片节日气氛。岂不知年三十晚上学员还在加班干活,直到晚上11、12点收工回宿舍已累的不行,还要完成挂彩条的任务,一直忙到12点后到下半夜1点才去睡觉。

电视机房里,什么电视机、录放机、跳棋、扑克……不知情况的人还以为劳改队员在这儿玩得多开心。岂不知这是摆设;图书室里满屋都是报纸、杂志、小说,一应俱全,但这里是不向学员开放的;还有电脑房(有十几台电脑),说是电脑培训室,曾经叫了几个所里认为的积极分子在电脑旁照了像,从来没向学员开放过,还有手艺室等等。宽敞的厂房、明亮的宿舍、宽阔的运动场、篮球场、健身器材……乍一看,这分明是世上乐园,哪里是人间地狱?明白人包括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是摆设,是给别人看的,是遮羞布,掩盖着腐败、虚伪和暴恶,掩盖着大法学员的身心痛苦、血泪和汗水。

此时,还在那座地狱的大法学员继续遭受着非人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那里消息非常闭塞,这不但是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更是对广大干警的迫害,他们还迷在谎言中,不知道真象,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望大法弟子以各种形式向他们讲真象,包括如何上大法网站,让他们看清这场迫害的罪恶,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可怕的后果,尽最大努力,救他们免遭灭顶之灾。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邮编:250014
所长:姜丽杭 政委:刁春风
副所长:刘玉兰、杨平
一大队:王淑贞(大队长),孙秀凤(副大队长)
二大队:许瑞菊(指导员),曹冬燕(大队长)
三大队:刘瑞芹(指导员),王月瑶(大队长)
五大队:牛学莲(大队长)
管理科:田薇
---------------------------------
讲真象电话
区号:0533
安中华:7681991 徐文河:7680368
石广忠:7681008 任福远:7683012
石志强:7682488、7683868 边荣祥:7680525
徐文江:7680242 张守业:7681526
石志军:7682118 石子林:7681997
边明远:7682513 刘际福:7681773
边明顺:7681737 路中礼:7682991
张守华:7681516
边文远:7681730
张中田:7682739
刘际滨:7683179
边恒昌:7682716
王廷礼:7683221
邵新华:768101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