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的非人奴役和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5日】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着1000名法轮功学员(不包括已被解教的),法轮功学员不但在精神和肉体上受到双重折磨,而且还被劳教所恶警们非法奴役,长期以来一直在恶劣的环境下超时、超负荷的加班劳动,如完不成任务,就会受到恶警惩罚,被剥夺休息、睡眠时间,如有拒绝做工或有意见,就会遭到恶警们的任意找茬,关小号施酷刑。在劳教所大法弟子干的工作很多,有的织毛巾、毛衣、包筷子、串鱼食出口产品、头饰夹子、广告牌、洗发液、手提袋……很多。都是各大队的干警自己联系。每年提交所里6万元钱,剩下的本大队自己支配。队里为了挣更多的钱,对大法弟子任意定高定额。许多大法学员因长期超负荷劳动,把眼睛搞坏,手指变形,臀部长老茧(长期坐在椅子上,一尺见方,高一尺左右,塑料的)。

在调遣处恶警不让洗漱,不让换衣服,换鞋,衣服1-2个月都不让换,鞋就一双,不许晾晒,如发现晚上有谁把鞋放到窗口外吹风,就把鞋扔到垃圾桶里,让光脚,内衣,内裤看到也一起扔……致使许多大法学员染有疥疮,皮肤病,脚气,惨不忍睹。我本人的手指变形,左手大拇指长期掐住4毫米-1.5公分的鱼食用力过度,而整个大拇指所有关节发炎,肿的很粗,一动就特别疼,大指第一节弯下来时要响一下,然后用另一手掰上去,又响一下,十分痛苦,就这样也没少一点定额,一天都不让休息,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才有所好转,到现在一用力还痛呢,眼睛也坏了。

国家三令五申打假,扫黄,可到这里边就是恶警造假的黑窝,人人在外边都使用过卫生方便筷子,中高档饭店用的圆柱筷子,全是这里边包的。穿的塑料外包装根本没有卫生可言,别看包装印有已消毒字样,那是骗人的把戏,平时是脚踩,屁股坐的,有时吸毒犯人还用筷子钻脚趾,根本没有道德意识,吸毒犯整天满嘴的污言秽语,干警根本不管,反而跟她们打的火热。每年所里例行调查问卷检查,学习,劳动,生活等全是假的。如果卷少就找几个信的过的去填写,之前管班队长先说好该写什么写什么,别胡写,你要想早回家就听话,要是全体填卷,队长来回在你身边转,不让写真话,如有人大胆写了真话,就大会小会找茬,含沙射影的骂人。

本来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一直到晚上9点多才收活,晚上7:00看新闻,手都不能闲着,接着干,上边来人问卷,只能填劳动小时,这是大队长陈利,郭凯阳,孙队长提前告诉好的,有社会调查团来调查,也不能说真话,队长都安插了眼线,伙食谱也是给检查团预备的,弄虚作假的地方太多了。

这地方到处充斥着争名夺利,尔虞我诈,那些刑事犯到那里根本就不是改造思想,而是学的更坏。是把刑事犯培养成为社会渣子的地方。在这种地方,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不放弃信仰就要受到酷刑,长时间罚站,恶警不让睡眠,让刑事犯轮番拳打脚踢相加,甚至用电棍电。

法轮功学员是劳教所得到的最廉价的劳动力(在这里大队长唆使刑事犯任意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一大队对新来到的法轮功学员,从大队长到各班管班队长为了达到上级下达的所谓的转化指标,都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什么到了这里就如同到了家里一样。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们会尽全力满足大家的要求,有困难我们会尽量帮助解决等。实际上就是让法轮功学员妥协。法轮功学员坚强不屈,恶警就让学员罚站,用犹大对其三、四班轮番倒“做工作”(散布荒唐的谎言),不让大法学员睡觉,吃饭是硬玉米面窝头加两根咸菜,时间再长就让吸毒犯晚上看着,吸毒犯在大队长陈利,郭凯阳的授意下,可以随便打骂大法学员,大法学员被罚站时最长每天20-22小时,就连60多岁的老太太都被罚过每天近20个小时,长时间站着,大法学员的腿都肿的很厉害,腿不能弯曲,行走困难。就连上厕所都有人看守,不能接触别的大法弟子。夜间吸毒犯让大法学员怎样就得怎样,如反抗就会遭到拳脚相加的暴打和辱骂。没有人管。有的大法学员被迫害的心脏出现问题,高血压,头晕,恶心,呕吐等。

大法学员赵国敏,杜鹃,翟会玲……由于站立时间过长,小腿和大腿都肿了,其中赵国敏的腿跟部不能弯曲,包夹吸毒犯和犹大让她坐在一尺见方约1尺高的儿童椅子,因腿膝盖弯不了,就一下坐到了地上,腿伸直了,连拉带推给赵国敏弄倒在地,她们扬言说:“炼法轮功,都炼成这个样子了,已经走火入魔了,有蛇附体,你看她就喜欢伸直了身体,躺在地上,好心让她坐她都不坐。”其实这是折磨人的一种手段,并不是什么好心,多邪恶(犹大也跟着说瞎话)。杜鹃的尾椎骨处被吸毒犯踢的都溃烂流脓水,腿,身上到处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好地方。翟会玲因传抄经文和《转法轮》,被关小号,受尽折磨,恶警并扬言要给加刑。当局里来人检查,恶警不让局里的人看到大法弟子脸上、身上的伤,没有大法弟子说话的机会。如果大法弟子要有和平抵制的行为,等检查人员走了以后会招来一顿更加凶残的毒打。有一天大队长陈利过去看看有没有转化的,翟会玲把受到的迫害如实的告知大队长,大队长当时假装很生气的样子打了吸毒人员两下,实际打在边上发出响声,是让别的大法弟子听的(因当时全体大法弟子还在大厅开会,从通道里能传到大厅,声音挺大,听起来很严厉,时间把握的恰到好处,实际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欺骗了很多人,还以为大队长比较公平呢。还有大厅的中央有一挂钟,是看时间的,但是这钟从来就没有装过电池,没走过。摆样子给参观团看的,对外说大家共同监督劳动时间,私下里授意值班小哨把小哨桌子上的小闹钟来回随便拨。早起时或什么时候有人走过时怕看到时间,总把钟面面向墙壁,因早上洗漱完就到大厅处拿劳动工具和鱼食,筷子等东西,都要经过哨桌,洗漱和洗衣服的时间特别短,有时晚上收活晚了,洗漱每班只3-5分钟,小哨在外边大呼小叫的,大队长十分满意。北京女子劳教所的邪恶副所长丛××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進行所谓的转化考核,考核的问题都是经过研究的,其中:“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恨不恨李洪志师父;大法好不好”等20多个问题,过不了关还要继续严管,完全没有人身自由,让包夹人员对其進行“转化”。有一天晚上考了我们四个人,结果一个妥协的也没有。

山东大法学员刘淑华被北京东城区拘留所迫害的精神失常,不说姓名,住址,在监号炼功被恶警上手铐,被刑事犯毒打,导致精神失常。原本要让医院鉴定是否精神有问题,可以释放回家。但国家保卫科李宪宾,吴波等人说:“去鉴定需要1000多元费用,没有人掏钱。”这是我亲耳听到的。后他们打电话到刘淑华当地派出所,问在家时有无精神病。对方回答:“没有。”就这样他们根本不负责任的把刘淑华判了劳教。刘淑华被送到调遣处,在那里受到五大队一中队大队长王超等恶管教更加恶劣,卑鄙的严重摧残。电棍毒打,辱骂,耳朵都被打的发炎流脓血。送到女子劳教所后,一直在集训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受尽了苦难。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陈利,郭凯阳,孙××为了达到上级的所谓转化指标,对大法弟子从精神到肉体進行残酷摧残,开始以假善面孔出现。两三天不“转化”就凶相毕露,不许学员睡觉,罚站。并授意吸毒犯等刑事犯人看管,她们可以任意打骂,毒打,辱骂手段非常多。对坚定不屈服的大法弟子,使用关小号,电棍,长时间罚站(长达每天20-22小时)不许闭眼睛。致使北京大法学员杨俊英、杨金玲等精神失常。杨俊英因承受不了电棍等酷刑而违心妥协了。后一直少言寡语,并写下了“法轮大法千古奇冤“等,又一次被严管关小号遭吸毒犯等刑事犯人残酷折磨迫害,致使生活不能自理,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伤害,就这样恶警都不让回家(不放人),怕是假装的,经医院检查确认问题严重时,距解教日期临近才放人。本人被非法关押期间,全所有1000多名大法学员,全体大法学员不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不同程度的受到过伤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