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遭迫害失去工作、流离失所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26日】2003年3月8日的那一天,我依旧照8:30时间去上班,我一走到车间里,朱主任就说鲍科长叫我不要上班了,到保卫科去一趟,我就到保卫科去了,科长说我在车间里说法轮功的事影响了生产,我就说你可以去车间问一下,我都是利用中午或下班的路上说大法被冤枉的,因为我们车间的噪音很大。我说我并没有影响生产。

他就说厂领导都表了态了,说一个是你从此以后不能炼法轮功了,我们以前的事都不追究。你就可以上班了,但要写一份认识或检讨。一个是你要炼法轮功,厂就不要你了。科长说还要去公安局报案,科长叫我马上写,我就说我很信任我的厂长,我觉得他是一个正直无私的人,我很想听厂长兼董事长胡伯熙表一个态。

过了一会儿,科长说厂长很忙,你这点小事没有必要惊动厂长,我说你不去叫厂长来,我就不表态,又过了一会儿,科长熬不过我,他就把厂长叫来了,厂长说给我两条路,由我选择。我感到很失望。我一直是很信任他的,没想到会是那样的结局。但当时厂长没有说把我送到公安局。

科长叫我回家下午2点钟上班时间拿检查来。下午2点钟我就到保卫科去,我给科长说我的脑壳痛,我无法写下去,我需要多一点时间考虑,明天再说。他说可以。我当天晚上我和另一个同修交流了一下,我决定明天一早就离家出走,我当时想朝深山里走,于是我第二天大早天刚亮我就赶五通到键伪的车,到了键伪,我又赶键伪到马边的车。我当时怕他们把我送到公安局,我又不写检查,我只得出走。

到了马边有一位好心的大爷,把我介绍给一家中去折茶,我就做了将近一个多月。有一天我跟家中打电话,知道厂里到处找我,叫我回去,我就回家了。家人叫我回厂看看厂里怎么说,我就和家人一起来到厂里,我们找到厂里的书记,鲍兴跃他看到我来到厂里了,他進到我们坐的那一间办公室。说了几句话过后,他就拿着手机给公安局打电话。公安局的人来了后说叫我去了解一下情况。我就跟他们去了。他们就叫一个姓李佐的公安人,问我那个传单是怎么来的?我为什么要跑?因为那是只要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就要抓。

他们问了一些后,就把我送到了五通禁毒所。他们叫三个强壮的女犯人和我在一个监室,当时一位叫代管的叫这三个女犯人搜我的身,结果他们叫我把内衣内裤都脱掉,他们把我关了一个星期后,又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后来我就绝食,他们隔两天就审我一次,我当时的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摧残,我绝食了五天,他们答应放我,我才吃饭,他们把我关了接近两个月才把我放了。

在我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我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叫我写检查,我也写了。

我有时也给管教洪法,他们嘴上不说,其实内心是知道大法好,就这样我被关了两个月。

我回厂里去上班,后来我在厂里我还是给那些工人说大法好,我并没有放弃信仰,厂里知道了,就把我开除了,我在2002年11月1日接到通知的,就这样我到现在也没有工作了,以上都是他们迫害我的铁的事实。

[编者注]署名的严正声明将分类发表。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