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鸭山一家 岭东区一户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3日】

1. 潘兴福一家

双鸭山市大法弟子潘兴福,从少年时即聪明上进,在上小学四年时跳级入中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大学,26岁时成为集贤邮电局的领导成员。

潘兴福的母亲40岁时守寡,50岁又失去了唯一的女儿(大学毕业分配在双鸭山化工厂,在一次事故中丧生)。生活的艰辛使老人的身体无一日好受,全身是病,加上丧女之痛,老人再也难撑下去了,卧床不起的母亲只剩下一念,等潘兴福毕业就可无牵挂的走了。

所幸的是潘兴福在沈阳上学时,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从此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他为母亲请回了师父的讲法带,从此母亲无病一身轻了,家里多人走入了修炼大法的行列。

99年大法遭到迫害后,他家也遭受了一系列的残害。因为潘兴福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而被单位无理除名。在他被捕后,海尔集团因欣赏他的才智而为其作保,愿意他进入集团工作。但是公安部门无理要求潘兴福必须说句:“不炼了”。但他拒绝了。

潘兴福三次被抓,是双鸭山第一位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他的母亲也两次被关进看守所,64岁的老人曾被灌食;被铐在铁椅子上;……一次半年多,一次19天。老人绝食抗争出狱。潘兴福的妻子张丽,同在邮电局工作。同因信奉“真、善、忍”被迫失去了工作。2003年1月被判9年,4月投入哈尔滨监狱。

潘兴福的儿子从出生后和父母共同生活的日子不足半个月,还是在他们三口之家共同进京请愿的时候,那时孩子只有8个多月,和父母亲一起被关在北京的地下室里,孩子在没有奶吃的情况下,在没有阳光的地下室里被关了七、八天,嘴全烂了,整日的哭叫,后来嗓子哑得都哭不出声来了,排不下来大便,等回家后排出的便就象羊的粪便一样。

然而,这段黑暗的日子却是孩子仅有的父母亲都在身边的日子。今年5岁的孩子和祖母一起去七台河监狱看爸爸;和祖母一起去双鸭山看守所看妈妈。在那里有人问孩子见到妈妈说什么?“告诉妈妈法轮大法好!”这就是那个饱受折磨的孩子。

潘兴福的二哥潘兴坤被劳教3年关在绥化劳教所,经历了数次酷刑转化,因不妥协被毒打的心脏和肾脏严重损害。明慧网有报道。

潘兴福的二嫂姜桂红被判劳教2年,关在佳木斯劳教所,经历了2002年12月以至现今的酷刑转化。他二哥的孩子8岁,上小学。学校威胁孩子:“要跟奶奶炼功就不许上学了。”不叫孩子和奶奶住在一起……

现在潘兴福的家中只有他的母亲带着他二哥的女儿和他的儿子以每月180元的生活费相依为命。

潘兴福的亲属妻兄张乐金因插播真象在山东被捕并判19年重刑。明慧网有报道,妻嫂赵祥萍也因张乐金而被监视,后被迫离家在外。2003年初被捕并判9年,关在哈尔滨监狱。


2. 胡寅俊一家

胡寅俊一家住岭东区36委1组。胡寅俊老人今年72岁了,是因身体原因走入修炼。他和儿子胡光明都患有严重的肺结核等很多种病。在96年修炼法轮功后,父子得到了身体健康,身上的病全没了,精神愉快,家庭和睦,胡寅俊的儿女也是修炼人。1999年大法遭迫害后他们多次进京上访和请愿,他的一家都因修炼大法而遭受了严重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胡寅俊和儿子胡光明进京上访,要告诉国家领导:法轮功是能使人身体健康的好功法,能给国家节约大量的资源和医药费。他在南岔被抓了回来,胡光明到了中南海,几天后被抓回来。

99年12月末,在胡光明结婚的前三天,老人再次进京上访。他在中南海被劫持,不容分说抓送西城看守所,几天后被关入双鸭山矿务局拘留所,直到2000年5月17日,他在绝食抗议七天后被放回家。他的单位双阳矿扣了他700元钱。

2000年1月,胡光明在婚后的第八天进京上访。他被关在西城看守所半个多月后,被抓回双鸭山看守所,岭东公安分局对他罚款5000元后释放。经办人:徐运海、李振山、马君三人。

2000年7月11日,父子二人又一同进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抓,那天警察共抓了100多人。他们和七至十位不报姓名、住址的功友被关到平谷县看守所。在那里无论白天黑夜打骂声不绝于耳,木头方子都被警察打折了,恶警还动用了各种刑具。胡寅俊被打几天后被押回当地看守所判劳教6个月,关在双鸭山劳教所,2001年1月被放回家,被扣工资3700元,经办人是徐忠发。

胡寅俊的儿子则被转送到天津看守所又关押一个多月后回到当地被判劳教6个月。2001年3月释放,2001年7.20胡光明自己进京找公安部信访处申诉,反映法轮功学员被不公正对待的情况。去了两次,平安回家后没有几天被他的单位从家送入看守所关了3个多月,胡光明绝食六天后被放回家。

2002年5月3日夜间,胡寅俊和儿子胡光明在家中被王军等三、四个恶警绑架关入市看守所,家被翻了个遍,大法书被抢走,父子双双被判劳教3年。而抓捕他们的恶警王军还勒索家人说给他2000元就让他们回家。可他家没钱给他。父子俩被关押在双鸭山看守所。老人在经历了79天的绝食后于2003年4月初回家。胡光明在绝食2个多月后,他母亲知道后天天去市里610和法制科去要人,就这样胡光明在奄奄一息时被放回家。

因此事没经过恶人王军,他便怀恨在心,胡光明在身体刚刚恢复时得知王军要抓他,只得被迫离家出走,恶警就要抓他老母亲做人质,他母亲也被迫离家。在惊恐中的老人被吓出了好几种病,在外躲了30多天才回家,花了很多钱治病也没治好。而胡光明在一次洗澡时,再次被王军抓入监狱直到今天。王军天天到他家中撵他们搬家,胡光明的妻子被吓得与他离婚了。

胡寅俊的女儿胡其利(音)四次进京证实大法,两次被判劳教,至今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她的丈夫孙辉也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在绥化劳教所被洗脑转化于2003年8月(大约)获释。他们的女儿孙如雁今年16岁,就因和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2003年4月被绑架,7月被判处3年关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