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昌邑大法弟子数次進京上访遭迫害的经历

更新: 2016年09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5月30日】经过这四多年来对真善忍的无理镇压,我要把我的心里话写出来,供世人评理。

我父亲原有肺病非常厉害,有时长时间喘不上气来,脸都变了色,常年吃药,也不见效,还越发严重。有病乱投医,1997年有人告诉我父亲炼法轮功,经过了不长时间,病好多了,我觉得太神奇了,我就看了看《转法轮》,但是没往心里去。没过几天,我的牙痛病犯了,吃药打针花了近200元钱还疼,这回我也想炼功试试,还真见效,炼了几天就好了,连肿块也没有了,太不可思议了。得法以前,我不能容忍别人,总爱和人打仗,为了点小事差点离了婚,得法后,我知道做好人了,就宽容别人,对妻子也好了,是大法给了我们家的团圆。

1999年7月,那是黑色的7月。我们炼功做好人,有什么错,江氏集团就不让我们炼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思考与认识,我觉得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我是修真善忍的应该说真话,叫政府明白我们不象电视、广播、报纸宣传的那样,他们说的都是假的,不真实的。我们比窦娥还冤啊!

2000年正月初8,我想進京上访,可到了潍坊火车站就被抓了。派出所小魏开车,还有一个原南逢乡副官,把我戴上手铐抓上车,副官骂了我好几句,说:“等回去再收拾你。”到了派出所十晚上10点左右,小魏把我铐在车棚的立柱上,给了我一耳光说:“好好想想。”他就進屋睡了。第二天早上金玉文所长来了,看看我说:“把他吊起来。”上来几个恶警把我一手一个铐,铐在车棚上,脚尖点地,逼我放弃修炼、交书,我说“不”就被打。原民警张志波(现回南马村种地)给我戴一个用报纸卷成的帽子,上面写着不好的字。快中午吃饭时才把我放下来,叫進屋里,他们满口侮辱师父和大法的话,再次叫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我就同他们理论。刘恒洋、张志波、逢涛、小魏等人对我大打出手,这个累了那个上(打耳光),还叫我坐在水泥地上,吃晚饭时把我关在东边的一间屋里,由柳疃小王看着,吃晚饭后,逢涛進来了,问我:“我好,还是你师父好?”我说:“当然师父好!”他很生气,发狂的打了我十几个耳光,气呼呼的骂着走了。没过多久,我就听见我哥在派出所大门外要见我,一个民警说:“他不在。”他们怕见不得人的迫害叫家里人知道?过了一会儿,他们把我带到了计生办,那个副官,还有乡里的一些人,拿着杂志打我,原来计生办里还关着十几个大法弟子,他们叫我蹲马步,两胳膊向前伸直,不行就打,那个副官把我打倒在院子里,宋月娟用脚踩我的头,往雪里面踩。她还把东大营那两个女学员的鞋脱了,逼她们坐在地上用雪把腿和脚盖上,后来让我们在院子里跑步,跟不上就用扫帚打。跑完了,叫我们進屋坐在地上,由人看管着。

初10早上,朱同波来了,他是南逢乡干事后伍片长,進门又骂又打,打耳光,用脚踢我的前胸后背(叫我坐在地上)拿凳子打。把毛衣也撕坏了,叫我脱了鞋在院子里的冰上站着,“不把冰化了别進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人叫我進了屋,袜子都被冰冻住了,他们又把我的亲人叫来,说交上10000元钱,五户连保才能放我回家,爱人借了钱交上。朱同波又把我叫到另一间屋里毒打,把扫帚杆都打碎了,才放我回家。回到家后,我才知道家也被非法抄了,由于两天没睡觉和他们的迫害,我上床就睡了,谁知下午4点多钟,朱同波和派出所的人来了,叫我拿上大衣到乡里去,在计生办里过了一夜,第二天送去拘留迫害,一个月后才放回家。

4月我進京上访,一到天安门,卫兵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他们把我交到在广场值勤的警察那里(我头一次上北京,不知到信访办在哪里,后来才知道,因为法轮功学员上访,信访办把人撤了,牌子也摘了,里面全是警察,见法轮功学员就抓)。他们把我押到一个牢里,不长时间把我押到潍坊驻京办事处,那里关了十几个学员,用手铐一个人连一个人,怕跑了。朱同波、刘恒祥、我村治保主任都来了,朱同波用脚踩我腿、脚,踢我的胸部。第二天他们几个把我押回所里,他们把我铐在车棚立柱上,逢涛用电棍电我的手和下巴,他们用一个纸箱做个牌子挂在我脖子上,上面写着侮辱人的字,王××使劲给我一拳打在胸口上,把纸板都打破了,王××咧咧嘴走了。

9月份我又去上访,在北京站被抓,被押到潍坊办事处,一便衣把我叫到洗手间对我全身搜查,连内裤也要脱下看看(找钱)。在乡派出所新来一个在辛二住叫杨X的警察,四十多岁,一米六几的个头,自称是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他把我铐在铁椅子上,上老虎凳,拿钢钳子打脚腕骨,拿棍子划肋条,毛国栋打耳光严刑逼供,逢涛進来了,发狂的抱着我的头,手掌象刮风似的打在我脸上,是小魏把他拉走了,审完了,送到计生办关押,我绝食六天抗议,被放回了家。

冬天我再一次進京上访,又被抓了回来,逢涛把我铐在暖气管上用脚踢我,用手打耳光,打累了叫一民警拿一只球鞋,用鞋底打我的脸。他们把我和其他功友关在乡里,后来送去拘留时间长达50天左右。

整件事就像“文革”再现,万幸的是很多人都明白了,这场不得人心的迫害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法轮功在世界60多个国家洪传。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首,及帮凶都在受到正义、道义、法律的审判。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学大法的人还要成倍增加,谁不愿意做好人啊?人心归正,世间一片美好,普天同庆,那才是世人所向往的。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