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州法院政治打手犯罪行径曝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15日】

一。法院诱骗绑架职工,八岁的孩子无人看管

2004年6月3日上午11点,湖北黄州区法院门口,一位憨厚的年轻女子被一群强壮的男子绑架上了警车。女子泪流满面拼命挣扎从车上滚下,又被5-6个恶狠狠的男子抬上车,此女子叫段国芳,是法院一名职工,平时少言寡语。她家境贫穷,因患血小板减少,经常无故出血不止,多方求医无效,99年炼法轮功病好了。法院因她不放弃炼功,不允许她上班,每月只给100元钱生活费。2004年5月单位却诱骗她上班,其实是预谋迫害她放弃信仰。前面一幕是她正在上班时,被法院伙同国安、“610”和政法委不法人员绑架她送湖北省法制中心(省洗脑班对外名曰湖北省法制中心,干的却是谋财害命的勾当。负责人田明凶狠残暴,在所谓法律课上公开叫嚣用电棍打人不算用刑具。在洗脑班几天几夜不许休息,企图用疲劳拖垮大法学员。而且紧闭门窗后几个恶人围住一名大法学员,拍桌打椅,百般辱骂。扬言不转化此处可以不经司法部门审批,直接将大法学员送去劳教。最卑鄙下流的是数人按住一名大法学员,强迫其写“决裂”。有一次6名恶人按住一名女法轮功学员,导致其昏迷不醒。打手们任意胡作非为,概不追究。2002年7月华中师范大学大法学员王浩云就是这样被迫害惨死在第三期洗脑班上。省洗脑班利用特权强行向大法学员单位索要每人6000元。用以给恶警每人每月发奖金几千元。有的学员不屈服就连着办2期,即交费12000元。有的大法学员被非法送至沙洋劳教所,由几名犯人包夹,白天强制干强体力活,晚上强迫背几篇污蔑大法的文章,不背不许睡觉;动不动罚站“军蹲”,站时间长了借口姿势不对就踢打)。

段国芳的丈夫在广东打工,家有八岁的孩子和一位年迈的聋哑婆婆,都靠她照顾,孩子中午回家无饭吃也不见妈,啼哭不止。孩子的姑妈闻讯从团风赶来带着孩子到法院想问清抓人的理由,法院态度蛮横,生硬的要她将孩子带走,她苦苦向他们诉说:“孩子正在上学,不能不上学呀!我自己的孩子在团风上学也需要人照顾,你们总得想个办法管管幼小的孩子吧!”法院却置之不理,孩子的姑妈无奈,一气之下砸了法院的一两件桌椅,法院却叫来公安局5-6个人,要将她姑妈强行带走关進看守所,孩子的姑妈死活不去,直到下午4点多,姑妈哭着写检讨陪罪,恶人们才放她回团风。

“610”的恶人因找不出抓人的理由就造谣说段国芳是法轮功头目,还说他们晚上跟踪看见段国芳发资料。真是无稽之谈!他们看见发资料岂有当场不抓人之举?上次法轮功学员周建香发资料时被抓,当场就被公安恶警毒打,顿时口鼻流血不止,鲜血浸透了全身衣服,还强行非法关押15天。

可怜段国芳的孩子无人看管,法院、公安等部门却没有任何人关心过孩子有没有地方吃饭,是否上学,是否回家。段国芳胆小怕事的母亲住在农村,听说女儿绑架,这些天来不吃不喝,痛哭不止。这些披着执法外衣却干着违法犯法事的警察就是这样破坏善良百姓的家庭幸福,扰得亲人不得安宁。

二。偷偷摸摸庭审并非法判重刑

据湖北庭审网络信息,湖北黄冈大法弟子张庆明于2003年4月8日在黄州区人民法院非法开庭,4月12日即以黄州区人民法院[2003]黄州法刑初字第30号非法判决刑期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有目视者及家人证实,整个庭审采取秘密而封闭的非法形式。即开庭传票于开庭前1日才接到,没有通知亲属;没有辩护律师;没有旁听人员;无任何亲属到场;大门窗户紧闭;没有说明不公开审理的理由。审判长:韦志全;陪审员:欧发良、杨龙应;书记员:龙婷;公诉人:徐济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