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戒毒所惨无人道的“攻坚战”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25日】2000年12月一天晚上,我正在家中看护孩子写作业,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门打开之后,警察让我跟他们走一趟,一会儿就回来,结果一走就是九个月。最后警察向我家勒索了一万多元钱才把我放回。而关押我的原因就是因我修炼法轮功,坚持“真善忍”。

2002年5月的一天大半夜,突然有一帮人到我家砸门,同时还大呼小叫的让快开门,如同强盗一样。门打开之后,進来一群人,有警察,还有不是警察的,也没给我们出示任何证件,進屋就乱翻乱找,连我女儿的房间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翻了一阵子之后,我女儿说:你们翻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明天还得上学,你们出去吧。其中一个恶警醉醺醺的,大喊大叫的,说话嘴里不干净和我女儿争吵起来。然后就把我强行劫持到楼下他们的车上,那恶警还指着我谩骂,我说你头顶着国徽代表国家形象怎么就这素质,他听后恼羞成怒要动手打我,被别人制止。次日我被送進看守所,问其原因,说我们家有“真善忍”。

2002年6月末,片警去看守所把我带出来,说是送哈尔滨戒毒所劳教两年。到那之后,检查身体不合格不收。派出所副所长他们就找到我丈夫要4000元钱办保外就医。我丈夫说如果你们实在要钱,那就给开个收据。他们不给收据没得到钱,就把身体不合格的证明藏起来,又到公安局重新开了拘留证把我送到看守所。但我同那个派出所副所长讲大法真象时他说:你和我说这些都没用,我是在执行上边的命令,错的也得执行,我也不信报应。后来这人因涉嫌贩毒被抓了起来。这些所谓的执法者,表面上打着执法的幌子,实质上是在法律的掩盖下真正的干着违法犯罪的勾当。

2002年7月我再次被送劳教所。在路上,劳教所的一个负责接人的科长说:现在不管身体有病没病,只要有一口气在还没死,我们那边都要。就这样我们20人被送到哈尔滨戒毒劳教所。到那之后,就开始了每天15小时的坐小板凳,恶警每天24小时对我们实行“严管严控”。因为我们坚持修炼拒绝“转化”,经常被体罚站到半夜。恶警利用刑事犯(抢劫的、诈骗的、卖淫的、偷盗的等等)看管我们。这些真正的罪犯在那里横行霸道,经常搬弄是非、编造谎言和某些管教串通来陷害我们,“表现好”的就可以多减期早回家。

2002年“十六大”期间,11月12日所里开了一个所谓的“攻坚”大会。说是要搞一个“攻坚战”,强行转化一些坚持修炼的。会上陈副所长讲话,叫所有的刑事犯全都听她的号令,配合他们的行动,干的好的,劳教期对半减。在这种邪恶之下,道德良知被踩在了脚下。劳教所成了人间地狱,整个的空间都布满了恐怖。上至所长教导员到队长在发号施令,下至管教、刑事犯等在疯狂的执行。地下室、教导员办公室、队长室、中厅、库房,还有其它的地方都成了用刑场所。各种刑具一起动用:手铐、电棍、铁椅子、铐铁环罚蹲、铐蹲铁架子、反背铐挂暖气管罚蹲、铐大柱、反背铐挂床头罚蹲、反背铐挂铁梯子罚蹲、隔离间坐铁椅子等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分别被拖往各处用刑场所。二中队长李全明叫一个刑事犯拿剪子把我们头发故意剪得参差不齐,骂着说给我们剃鬼头。由队长张玉书带领十多个男女管教组成行刑打人组,轮番拷打大法弟子。用宽大的胶带把我们的眼睛和嘴都封上,不许说话,不许看。天气寒冷,恶徒把我们的外衣外裤全都扒下来,只穿衬衣衬裤。管教和刑事犯都穿上棉大衣,然后把窗户全都打开,让刺骨的寒风吹透我们单薄的衣服。把大法弟子摁到一些装满凉水的水盆里,裤子全都湿透。有的还被全身用水泼湿。还用一种药水,喷到皮肤上,有一种火辣、发麻、烧灼的感觉。一天只两顿饭,而每顿饭只有两羹匙饭,然后就给我们灌很浓的盐水汤,二十分钟灌一次。每次都是揪住头发,捏开嘴巴往里灌,不给水喝。如若上厕所,就要在男女都有的大庭广众之下方便,同时还要受他们的凌辱和谩骂。人类最基本的廉耻都被他们利用来魔性大发,而所里队里却给那些打人的刑事犯们好的饭菜,奖赏她们打人有功,还鼓励她们说:三天三夜的攻坚战给你们每人减期一个月。

刑事犯马玉芳,其人十分恶毒、下流,揪头发、扇耳光、拳打脚踢、泼凉水,几乎不停手的迫害。她甚至将手伸進大法弟子裤子里,用手抠女人的小便,然后使劲揪,听到惨叫声,她和一姓张的男管教却如同地狱魔鬼一样的哈哈大笑。有一个大庆姓王的大法弟子,刑事犯对她百般凌辱,在被殴打中门牙被踢掉一颗。有一个穆棱的大法弟子姓周,被他们用电棍、酷刑、殴打折磨十多个小时,小便处被电棍电得尿血很多天。有一个鸡西的大法弟子名叫姜荣珍,44岁,“攻坚战”中被活活打死。恶徒们一面封锁消息,把几个知道内情的大法弟子严密的看管起来,不准和其他人接触,一面通知其家人说:姜荣珍是心脏病突发死的。就这么简单的欺骗谎言,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被惨无人道的屠杀了。有一个八面通姓宋的大法弟子,被折磨殴打得吐了血,以至高烧昏迷,生命垂危,他们害怕人死在劳教所里,就叫家人交3000元钱把人接回。然后造谣说该大法学员是开放性肺结核,保外就医了。一个鸡西的大法弟子,被电棍、酷刑折磨得两腿发软,走路困难。被电棍电得后背麻木没有知觉。队长领她到所外医院去检查,确诊为背后软组织神经坏死。医生问队长:她犯了什么罪给她用这么残忍的刑罚?队长不敢说实话,就说她不服从管理。还有一宁安的大法弟子,因不承认高压下转化,写声明坚修大法,被铐小号九天,后被长期罚蹲,受尽凌辱。每天早上6点蹲至半夜12点,每天被强行罚蹲18个小时,长达7个多月。有一个大法弟子问中队长赵伟:“你们为什么失去理智的这样做呢?我们这些人没有罪,你们这不是害人吗?”赵伟说:“穿上这身衣服没办法,现在叫我去杀人我也得干。”既可怜而又残忍的回答,实际上他们已被利用在杀人了。三天三夜不间断的严刑拷打和折磨,大法弟子大部分已被折磨得伤残惨重,令人触目惊心。

到15日我已被挪铐三个地方了。她们往我手上、胳膊上喷麻辣药水。两刑事犯把我双手铐垫在很宽的铁架框上,一个站在我手脖的手铐上,她双手按着另一人的肩膀,用力使劲跺脚,接着就双脚踩上去使劲蹦。同时问我转不转化,我说不转化,她就用力蹦,然后又叫另一刑事犯揪住我头发扇我嘴巴。她扇得手疼了,就把鞋脱下来,用鞋底子抽我嘴巴,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中午12点多钟,队长和管教又来逼问我,我说“不转化!”一个叫大王丹的管教说:“好,不转化,把她架到用刑的小屋去,今天我叫她不死也得扒层皮。”接着就把我铐在地上的铁环上,叫刑事犯往我身上浇凉水,然后把我摁在水里。刑事犯踩住我的双脚,他们就用电棍电我。电了一阵,又加一把,上身一把下身一把,用两把电棍同时电。他们一边电,一边逼迫我转化。我不答应,他们就加大电量来电。我被电得坐起来,但双手被铐在铁环上,随之又猛力的摔倒,脑袋几次被磕在水泥地上,磕昏了他们就用脚踢我,说我装死,拿水往我身上泼。等我缓过来,又继续电。在持续电我三个多小时后,一个姓史的男管教恶毒的说:“真××没想到,她这么能抗。把她的鞋脱下来,电她的脚心,电脚心劲大。”于是,就开始电我脚心,同时还逼问我,我不答应,他就用电棍横在我五个脚趾上电,上身的电棍也在持续电我心脏等部位。电了一阵子,他又说:“把她的腿翻过来,电她腿弯里边的那两根筋。在持续用这种酷刑折磨我长达四个小时之后,他们竟然用电棍电我大腿根甚至小便等部位……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逼迫我。我斥责他们是畜牲,是魔鬼,是惨无人道的流氓,他们全都无言以对。

2003年元旦,我所在市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局、各分局一行20多人带着录像机、照相机到哈尔滨戒毒所,说是看望法轮功学员,其实是在搞走形式报“转化”假成绩那一套。管教孙彦秀把我叫到一边威胁说:“今天你们地区来领导看望你们,到时候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许说。如果说了不该说的(暗指打死打伤人的事),你就别想回家了,到时候直接把你塞進监狱去。”自从“攻坚战”之后,戒毒所里一来上边的领导、检查团、参观团之类的外人,他们就把知道迫害真象的大法弟子关到地下室或其它隐蔽的地方,等领导或检查团走了再把我们放出来。他们利用高压迫害的手段搞强行转化,而我们心里根本就不承认这一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所以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使我们对大法更加坚定了,更加坚信了!很多同修都陆续写出严正声明,将一切“转化”形式声明全部作废!否定一切邪恶的安排,坚修大法,无怨无悔!声明交上去,震慑了邪恶,他们又采取行动,把部分写声明的铐起来,逼迫收回声明。在正与邪的较量中,大法弟子顽强的抗争,坚修到底。又有被迫害得致伤致残而不能走路的。有一个鹤岗姓李的大法弟子,被反背铐暖气管罚蹲多日,致使双腿伤残严重,走不了路,生活不能自理。一个大庆姓刑的大法弟子被反背铐铁椅子罚蹲多日,致使双腿麻木走路困难,至今还在被关押。刑事犯在殴打她时,手伸進她的裤子,把大腿肉拎起来拧劲掐,大腿被掐得一片片漆黑。

7月26日,我第三次递交声明(前两次被他们撕毁),这次我交给主管所谓“转化”工作的管教梁雪梅。她看了之后威胁说:“上边让我们百分之百达到‘转化率’,我们只好根据国家形势那样做了。‘攻坚战’对你们伤害是很大,对你们不公平,但是没办法。如果你们不想过安稳日子,可能还会有第二次‘攻坚战’。”我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你们还想再害多少人?别说你一个‘攻坚战’,你就是十个‘攻坚战’也没有用,该坚修的还坚修。”她找队长回来后说:“你的声明我们收下了,对你就不采取其它措施了,只是给你加期三个月。”然后她就让我在加期表上签字。我说:“我不签字,这一切都是强加的,我不承认,我也不接受。我是修炼人,没犯法,更不是罪犯,根本不应该被劳教,这一切对我们全都是迫害。”她说你不签字我就把声明撕掉。我说:“你撕我就写,直到你们收下为止。”7月27日我递交了第四份声明,这次他们收下了。

2003年11月份,又有一名大法弟子被他们毒打致死。是二中队的,姓名不详。

2004年2月,有一个呼兰姓张的大学生大法弟子,18岁,被送到戒毒所后,所里用酷刑迫害40余天强行逼迫转化。11月23日,因我坚持修炼,不承认劳教、不承认改造,坚持不写“改造纪实”,再次遭到迫害。天气寒冷,他们把我穿的毛衣外套扒下来,然后把我反背铐在小号的铁椅子上半个多月。逼迫我,还威胁给我加期等等。我坚决否定他们强加给我的一切迫害。

在对大法修炼者这场空前绝后的迫害中,所谓的执法者从不依据任何法律,任意定罪用刑,任意判刑加期,任意打死打残,任意送入精神病院,而这一切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行为,却冠冕堂皇的受到部、厅、局等各级政府部门的嘉奖。在这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现代社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已经普遍的被人们所接受,并作为社会上有些人的做人准则。然而这些败坏变异的观念横在人们面前,已成为人类通往未来之路的致命障碍。法轮大法能够使人心向善,社会道德回升,能够把人类从危险的边缘挽救回来。法正人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