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大法弟子自述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26日】我是齐齐哈尔昂溪区电机厂55栋6号的赵文山。我妻子王秀珍没得大法之前,患有脉管炎,心脏病,胃病,动脉硬化,乳腺炎,风湿等多种疾病。人人皆知,她常年拿药当饭吃,病折磨得她以泪洗面,甚至有时都有轻生的念头。我是肾炎、鼻窦炎、腰痛、风流眼、皮肤病等多种疾病。喜得高德大法后,我们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然而就在全家皆为此高兴之时,江××一伙不惜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在2002年5月份,江××又毒害全国的青少年,不许青少年说真话,违心的写假文章来批判天安门自焚事件。

人人皆知,从点火到灭火,只用了两分钟时间,救护车,灭火器,灭火毯,照相机,录象机全部结束一场戏。难道警察经常带着这些器材巡逻吗?可想而知,所谓的天安门事件百分之百是假的。况且,我们的师父在《转法轮》第七章明确指出“大法弟子不允许杀生。”就连过年,我们家吃的鸡和鱼都从来不吃活的。

由于我儿子不愿按照他们说的假话去写,新建派出所还有610的恶人闯入我家,强行的非法带走了我一家四口人。妻子王秀珍被押入齐市第二看守所,拘留了半个月,吃的是带着老鼠粪的黑面馒头,发了霉的玉米窝头,没有一滴油的白菜汤(其实就是盐水泡白菜)。外面有人来检查时,看守所就演假戏。到期了他们还不放人,强行要钱,实在没有钱,新建派出所所长赵中华就和上面打电话商量,威胁我说:“没有钱就把王秀珍送走,要不就把房照押上”。我违心的押上了房照,这样,妻子王秀珍才得以出来。而我则被关入昂溪区看守所,时间也是半个月,每天两个玉米窝头,喝盐水泡白菜,每个窝头七元钱……家中只剩60多岁的母亲。

当时正是卖秧苗的季节,我家一年全靠这秧苗维生。等我们回来时秧苗早已过时,全部扔掉了。这给我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只得靠亲友借钱维生度日。此后,派出所和610的人执法犯法,还经常到我家進行骚扰,不让我们过安稳的日子。这还不算,又在2003年10月23日那天,610的人说:“明天给你上刑,上面的政策是打死算自杀。”当时我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半夜了我和师父说:“我要出去,叫看着我的警察走开。”结果奇迹出现了,马上有人打电话说出事了。赵中华领一个警察去处理事故,叫一个警察看着我,说有事叫另一室的人。看着我的人答应一声对着我看。我心想:“叫他转过去,转过去。”小警察真听话,马上就转过去了,并且很快就睡着了。我在心里说:“谢谢师父。”就这样,我正念闯出了派出所。

我们没有违反中国的任何一条法律,只是信仰“真善忍”。法律规定信仰自由,哪里去了?我只能流离失所,然而师父每时每刻都在呵护我。有一天晚上睡觉,我一翻身就感觉床板喀嚓一声断了,我下床一看没断,上床躺下,又听床板断了,我下床一看,还是没断。当时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能在这里呆了。第二天早上,我刚出门不久,警察就来了,结果扑了个空。我的每一步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

面对被蒙蔽的众生,我眼含热泪写出此文。我们修炼的人,在社会上是超常的好人,这没有错。

请大家仔细地想一想,大法在全世界得到了普遍的承认,获得奖项多达1200多项。《转法轮》被译成20多种文字,在全世界60多个国家的人在学,没有一例自杀的。惟独在中国大陆遭到江氏集团这样残酷的迫害,而江××被告上了多个国家的法庭,我们百姓心知肚明,这是在公审它。不要以为10.20事件齐市给了你们办案人10万元奖金,在金钱的收买下就可以为所欲为。我知道赵中华在吃着救心丸,害我的那位610的人在抓我的当天晚上胃就疼。你们的病不是偶然存在的,请你们为自己负责,为你们的子孙后代着想,希望你们能早日明白真象,看清恶人只能猖狂一时。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恶报到时悔之晚矣。快醒悟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