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阜城县王素青被多次劫持迫害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28日】大陆独裁者江××为了一己之私,出于个人妒嫉,发动了这场和“文革”一样的镇压法轮功的运动。99年7.20以来大法学员遭到了身心摧残、经济掠夺、株连九族等一系列迫害。

大法学员王素青,女,河北阜城县崔庙镇大曹村人。1999年7月23日,王素青与同修去北京上访。那个时候,到处检查大法弟子,不能坐车,她们只好骑着自行车去,一路酷热难熬,充满了艰辛,终于到了北京,她们去了信访办,可竟然被送到了看守所和犯人一样关押起来,被非法剥夺了上访的权利。连罚款带家人送礼,损失600多元。

同年10月,崔庙镇610人员以去镇上开会为名,把法轮功学员骗去。司法书记曲东武和县里的十多名司法人员逼迫大法学员按手印,不许炼功,否则……(那意思就是对你们怎样的迫害也不为过)

崔庙镇执法大队队长刘元才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个的严刑拷打。只要学员说一声“炼”就是几个大耳光,他自己打累了就找来一个邪恶之徒息会增接着打。息会增冲王素青的脸部猛打一通,在室外逼着她脱掉棉衣冻着、蹲马步。又逼着她脱掉鞋子,站在他们泼水成冰后的水泥地上,一站就是10个小时,使其手脚麻木,浑身哆嗦。

第二天恶警叫大法学员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到晚上又是酷刑加身,直到逼学员说“不炼”为止。执法队长刘元才说“你想把我的饭碗给打了”,那意思是为保自己的饭碗,可以不择手段。大法学员在那里8天,只让坐着,困了就在桌子上趴一会儿。信访办的不法之徒还到有大法学员的村用广播喇叭宣扬、散布:因大法学员炼法轮功屡教不改,要开批判会,五花大绑,游街示众。最后,还让家人拿1200元钱,逼迫大法学员撕毁师父法像。

同年腊月廿七,王素青和丈夫去看望被关在崔庙镇的妹妹,执法队长刘元才竟想把王素青扣下。由于过年,她丈夫怕孩子闹,无奈只得被勒索1000元钱。

2000年5月8日大法学员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司法书记曲东武指使执法队长刘元才、井书仓、张洪起、刘勇、董洪亮让大法学员们跪在竹棍上,逼迫他们挺直腰,胳膊伸直,端着10多斤的重物,时间长了端不动就狠狠的打。用笤帚打在脸上火辣辣的,打坏一把又换一把,最后,井书仓用40多号的男式拖鞋把王素青打得眼看不见东西、嘴肿得不能说话。屋里当时有十多个人,有的人是嘲笑王素青。他们还让大法学员挂着滋事分子的牌子站在政府门前,好让过往的行人和上学的孩子都看得见。最后曲东武勒索每人150元钱才放人。

同年7月20日,因崔庙镇有到北京上访的学员,恶人又把一些大法学员抓到了镇政府非法关押,一呆就是四个月。镇长刘灿杰取笑的说:“给你们用软法、硬法、磨蹭的,都用,拿你们没办法”。到了腊月廿五,镇政府放年假,就把大法学员送到阜城看守所,又是无限期的关押,大法学员就绝食抗议。

后来王素青承受不住,就吃饭了。所长宋合臣听她说法轮功好,就用钥匙板子冲着她的脸狠狠的打来,把钥匙都打掉了几个。后来又把王素青送阜城洗脑班。

恶警张义起。校长曲东武、宋合臣、刘文荣。邪恶之徒因王素青炼功就把她的手铐在窗棂上一夜。在洗脑班呆的三个月的日子里,王素青遭到轮番折磨。她被关在屋子里,不让出来,吃、喝、拉、撒就在一间屋子里,真是度日如年。最后她被逼写保证书,又叫家人拿300元钱才放回。在她不在家的情况下,崔庙镇的李玉良、井书仓又到王素青家骗她丈夫,敲诈走500元钱。

2003年农历10月,王素青正在休息,镇政府的恶人李玉良、刘元才、井书仓、董洪亮突然闯入家中,两个恶人控制着她的孩子,两个恶人对她绑架,把王素青拉到车上,送到衡水洗脑班。在那里,犹大李健平、李志勇、徐杰、张俊者、史从君每天都灌输他们的邪悟“理论”。这期间王素青的老父亲生命垂危,她一再要求回家,也无人理睬。她父亲死后,在她丈夫的一再要求下,她才被放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