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野县恶人是这样抄了我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6月7日】我是河北博野县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修炼以前,有多种疾病,如胃胀、风湿性关节炎和筋骨痛,还有要命的风湿性心脏病。有时我还突然头晕,整天被病魔折磨的痛苦不堪,只能靠药物维持着,真是生不如死。

99年以前,我有幸得了大法,走上了修炼之路。得法后,我事事以“真、善、忍”为标准,修心做好人。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身上多种疾病奇迹般地好了,尤其令我兴奋的是三十年的风湿性浑身痛也好了,我深深地感到大法的神奇和师尊的慈悲,从内心感到佛恩浩荡,我有说不出的高兴,是大法救了我,是伟大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成为一个健康快活的人,我平生第一次感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心中感激无以言表。

可是,好景不长,这样一部既能祛病健身,又能使人的道德回升,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却遭到了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镇压。

自99年7.20以来,全国开始了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我县也不例外,从此,我家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紧跟江××的乡政府不法人员经常到我家骚扰,使我家无法正常生活。

2001年五、六月份,我正在家睡觉,小店乡的乡长董跃峰带一伙恶徒砸开我家的门,强行把我绑架到乡政府,逼我写保证,放弃修炼,并叫家人交五百元钱说是罚款,无辜非法抓人,还要罚款。丈夫借了五百元交给了乡干部庞计锁和董跃峰,才放我回家。

2002年4月8日,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的恶警抓捕,通知县把我接回。路上,县610办公室主任贾小国逼我把身上仅有的80多元钱交出来。第二天小店乡乡长董跃峰、庞计锁带着三、四十人,开着车,象鬼子進村一样闯入我家,把我家所有的粮食(几千斤)、衣柜、桌椅、床、所有的被褥、日用品、电视机、缝纫机、录音机、自行车、大水缸、苫布两块、小车下脚、皮棉20斤、腌的腊肉、鸡蛋、户口本、房产证、一切都抢劫一空。更可恶的是,连女儿的陪嫁摩托车、耳坠、毛毯也都搜走,260元现金更是一分不剩,全家四季换替的衣服,值钱的,好的都给拉走,整个的一个家,拉了三趟。他们不喜欢的剪成一条一条的,边开车边扔;他们把不值钱的不喜欢的有的隔墙扔出去,有的就地砸碎,食油被踢倒洒了满地,小水缸被砸碎,鸡给赶跑,最后只剩下一只小猫也被他们抱走,屋里屋外一片狼藉,惨不忍睹。但他们还不甘心,董跃峰、庞计锁带人开来推土机,想把我家的房推平,邻居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出面阻止说:你们推她家的房可以,但不能碍着我家的房一点,否则我可不干。恶徒们这才罢手。

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当着乡亲的面,不知耻的说:“就是叫你们家破人亡,有家不能回。”这种土匪行为,乡亲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虽说敢怒不敢言,但也议论纷纷。这件事情象长了翅膀似的很快传遍了大半个博野县。就这样,我们用劳动辛辛苦苦置办的全部家产,被紧跟江×× 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们毁于一旦。过后,吓的丈夫、女儿不敢回家,即使回了家也无法生活。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放过我,又非法判我一年劳教。我炼功学法,既有利于身心健康,又使自己道德回升,利国利民,何罪之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