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台劳教所暴行:腋窝拧出两个窟窿,放上盐,用牙刷刷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7月3日】2002年3月20日是一个黑色的日子,这一天,天空浓雾弥漫;前一晚在楼内每个人都可以倾听到阴风整宿的呼啸,为了这一天的到来,邪恶之徒在几天前就已经把后墙所有的窗户全部用砖堵死,并用水泥沙灰抹平,上厕所不打灯都看不清。

那几天,为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在孟所长的指挥下,劳教所进了一麻袋的电棍,分配到各个大队,准备对法轮功学员动手。教育队的恶警(教导员高克等)给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普教开会,公开讲每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大队给减期15天。在邪恶动员令的带动下,以朱老六、张军(九台市人,以偷摩托为生)为首的一些不法之徒把教育队变成了人间地狱,一时间各大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惨叫声不断。在教育队电棍和铺板子打人是家常饭,那些坏人为减期,在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想出了更令人发指的恶毒手段,它们将塑料管锯成一尺长短,然后在一端用锯拉上几段缺口,用来拧法轮功的腋窝,不决裂就把腋窝的肉拧下来。据张军讲,肉拧下来后,从腋窝的窟窿往里看可以看到隔着胸膜的肺一动一动的,非常清晰。这真是狠毒至极,卑鄙至极!

4月19日松原大法弟子孙世忠在教育队被活活打死,由于家属上告,直接参与残害大法弟子的五个劳教人员全部被逮捕法办,劳教所赔了许多钱给其家属。这件事对于那些正在起劲迫害大法弟子的其他邪恶之徒无疑是当头一棒,“原来在这里打死人也要判刑啊!尽管是恶警叫打的。”事后张军说:这回给我多少分我也不干了。

不久,张军从教育队调到一大队(水田),那里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叫史春峰,此人更是一个邪恶之徒。一大队被迫害最严重的是大法弟子黄跃东,为了转化黄跃东,史春峰带领一群恶警和几名恶人将黄绑到床上,用塑料管将他的两个腋窝拧出两个窟窿,又将黄跃东的两腿里侧也拧出了粗擀面杖大的两个洞,然后放上盐,用牙刷刷,然后再用电棍伸到那两个窟窿里电,手段极其残忍;这还不算, 它们又将黄跃东双脚的脚趾缝夹上小手指粗的棉线,点燃后用扇子扇,真是惨绝人寰!即使这样也没有使黄跃东屈服,铮铮铁骨的黄跃东于2002年下半年堂堂正正闯出劳教所,当时双脚烧伤的壹圆硬币大小的疤痕历历在目。

由于腋窝拧的洞太大,又造成感染,肉长不上了,最后卫生所处理不了,狱医梁大夫把黄跃东带到九台市医院医治。当大夫、护士问其原因,梁为掩盖九台劳教所犯罪事实,撒谎说是汽车撞的。黄跃东当时就告诉大夫:“不是车撞的,我是法轮功学员,是被它们迫害的。”大夫与护士感到很吃惊:怎么这样残忍!如不亲眼所见,很难相信。

同期被迫害严重的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他叫刘庆华,邪恶之徒用一米多长的塑料管残酷的暴打他达两天一宿,一米多长的塑料管最后打得只剩一尺长,大法弟子刘庆华全身伤痕累累,血迹斑斑!迫害成这样大法弟子刘庆华也没有屈服!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所长孟某某还不罢休,竟恶狠狠的说:“你说,用什么办法才能使你决裂!”就这样,丧失人性的邪恶之徒李凯(吸毒犯德惠市人),还不放过他,把他的一只脚外侧用打火机烧熟。2003年刘庆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现在孟所长为逃避罪责已调到长春女子劳教所。

善恶必有报,这是天理。由于松原大法弟子孙世忠在教育队被活活打死,主管严管的干事卢长太被调离教育队分到少教,不久就被逮捕,据所内恶警说卢被判刑8年,还说卢长太在狱中不服,写上诉材料说是受高克(教导员)指使。

高克也因此事被免职,调到四大队任干事,2002年下半年差点被汽车撞死,据他本人讲,这几年他老婆有病再加上它被撞共花了十多万元。

2003年3月史春峰调到五大队任队长,然而春天史春峰只上了几天班就没影了,到了秋天,才又来上班,有人问它怎么一夏天没看见你呢?他说有病了。其实真正原因就是其作恶的报应。

原二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赵奉山,在2002年下半年也差点被车撞死,赵说光钱就花了两三万元,据说同期被撞的还有教育队恶警吕天龙。

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张军调到一大队不久,在一次梦中与人打架,醒来后发现梦中的一拳打到自己的嘴上,把牙打掉一颗。时间不长,又因案发被逮捕,判刑一年,刑满后又被劳教,现仍在九台劳教所。

最后用“喻世明言”中的一首诗作为结束语:

自古机深祸亦深
休贪富贵昧良心
檐前滴水毫无错
报应昭昭自古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