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我所受的迫害曝光于天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8月29日】我是97年得闻法轮大法,98年开始修炼。因为我坚信“真、善、忍”,不停地向世人讲清真象,当地公安多次把我送进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

在看守所时,恶警让我睡在露天的厕所旁,离便池只有1米远左右。当地公安多次逼供我,他们使用欺骗手段,叫来记者暗地里给我摄像,然后拿到当地电视台去播放,由播音员给我配音,说什么我与法轮功彻底决裂了等等鬼话。一次,当地派出所所长带着几个公安突然闯到我家,对我说,只要你不炼法轮功,你女儿读书的费用我们全包了,还能解决你爱人的工作。所长又从他自己身上拿出钱说,这是公安局长和其他公安人员看到你们家都下岗了,生活比较困难,他们托我把钱带给你女儿读书用,我和爱人坚决不收。

大约一小时后,女儿打来电话告诉我,几个公安带着记者来到了学校领导办公室,叫学校领导要我收下这笔钱,被我拒绝了。

2000年4月,在610办公室、公安局、派出所、区政府以及居委会的逼迫下,强迫我停糕点房营业,要我参加第一批转化班,进行封闭式洗脑,还给我开“小灶”。我的正念终于战胜了邪恶,不久,转化班就彻底解体了。

因为我妈妈也修炼,和我不在一个市,所以两个城市的公安经常到我家抄家,两次逼我流离失所。

2001年,当地公安怀疑我在外地发真象资料,他们指使外地公安把我铐走,他们使尽全身力气押我上车,接着他们轮回逼供我,见我不说,又把我转入C市看守所。三个市的公安联合起来,轮流审讯我,他们有唱红脸的,有唱白脸的,有当打手的,有个说汉川口音的公安打了我。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把我反铐送进了某劳教所劳教两年半。

刚到劳教所,那里的干警急忙派了两名吸毒人员来包夹我。指使包夹学员不让我与任何人说话。天天逼我背所队所纪,做军训,逼我长时间的劳动,达16小时之久,逼我站姿,强行我看迫害法轮功录像,晚上还用监控器对着我。经常逼我诽谤师父,我不配合,她们就不断地给我调换班级,更换吸毒包夹学员和包夹干警。

大概半年以后,三市的公安连续六次到某所来审讯我,用最脏的语言骂我、我女儿,连我70岁的妈妈他们也骂,还不让我上厕所,不让我洗澡,不让我换衣服,家里寄来的钱不准我用,长期不让我和家人接见,她们坏事做尽,还代我写决裂书。我坚持修炼,恶警就指使吸毒班长当着我的面,暴打了包夹我的三位吸毒人员。

每次只要家属见法轮功学员时,恶警都逼着家属骂大法,还订为所里的规定。我爱人不配合他们,结果在两年半的劳教里,只准我和爱人见了两次面。恶警们对我爱人恨之入骨,加重迫害我。每天要我早上四点钟起来做全班的卫生,背书,站军姿,总之,除了让我每晚睡4个小时外,其余的时间都在体罚我。

入所一年多,恶警见我丝毫没有转化之心不说,我还给同修默写经文,盛怒之下,张恶警亲自叫来三位包夹我的吸毒人员,用警棍毒打我们四人。当时我的右手大拇指被打断,骨头突起老高,这时,打红了眼的张恶警还不放过我,又私下命令刚才被打的三位包夹学员把我叫到九班毒打我,还叫值班吸毒人员在九班门口望风,并命令她们,这件事不让任何人知道。

快释放之前,我利用专栏,正面地办了一次宣传栏,由我执笔,专栏的内容都是同修用智慧写的。尽管经过严审两天,最后还是顺利地办成了。

释放前十天,干警要我做作业,共有三十道题,90%是与法轮功有关的,最后一题是叫我们给劳教所提意见。我看到机会又来了,不但用智慧正面地解答,还面对面揭露了劳教所的阴暗面,最后一题我写了两张半信纸。这位恶警看了暴跳如雷,并找来一本诬蔑法轮功的厚书要我在十天之内把它抄完,边吼边说要每天亲自检查,不抄就不让我睡觉,不抄完就不释放我。我用智慧反问恶警:你要我写,我写了你又要惩罚我,我还不愿写呢!问得恶警哑口无言。释放那天,上午爱人来接我时,这位恶警故意刁难我,逼我背书,有意拖长我的时间,让爱人在铁门外久等。

我所遭受的迫害是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的一个小缩影,比我被迫害的更严重的法轮功学员有成千上万。

江氏集团的所作所为不得人心,江氏集团的弥天大谎已被识破。越来越多的世人了解了法轮功真象,众多的有缘人在相继得法修炼。

湖北省武汉市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女队队长:张莉、高春梅
湖北省沙洋劳教所二队干警:刘芹
队长:汪芹
黄石市新下陆派出所干警:黄承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