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8月3日】我是农村人,只有小学文化,今年59岁,99年初有幸得法。99年7月20日大法遭到迫害后,我去北京上访,在沈阳被截(百鸟公园)。2000年底我又一次去北京上访在中南海被抓,被非法判3年劳教。因学法不深,曾走过弯路,我所见所闻总想写出来,认为自己文化低怕写不好,受明慧周刊文章启示,我决定拿起笔来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当时有一念:我一定能写好。

99年7月20日后,受江氏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指使,沈阳市法库县三面船镇派出所不出示任何证件,没有任何手续,不按法律办事,随意抄家、抓人,搜出大法书就当证据将我扣留派出所,双手扣在暖气片上,不让睡觉,不写保证书就送拘留所。我与他们讲理:什么理由抓人?我在家学法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何罪之有?副所长马驰说:你跟我们说什么也没用,上边的事(指江××)我们是执行任务。2000年7月1日、10月1日所谓敏感日,将我非法拘留2次,分别关了15天和18天。我在家学法炼功就给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

99年7月20日在沈阳百鸟公园被非法拘押,恶警限制我人身自由,并且24小时不让吃喝、不让上厕所。在此期间,当地公安局来领本地人时,当场对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炼功群众拳打脚踢,一个一个的打,打的不能动,4个人往车上抬,在场的6千多人齐背《论语》《洪吟》,高呼:警察不许打人。他们视而不听,还继续打修炼群众。他们将我们一行9人带到法库县公安局,办洗脑班,强制看中央反对法轮功录像,强迫我们放弃修炼。

2000年12月20日,我与老伴一行4人去北京上访,在中南海被抓,送辽宁驻京小组(高级宾馆14楼),又一次被非法拘押,9男14女,24小时锁在一根铁链上,限制人身自由,不许上厕所。恶人将我们带的钱全拿走了,说:交伙食费,每人每天40元,宿费每人每宿130元。有钱的给没钱的垫上,余下的钱我们保存,用不了,退给你们。之后根本没退,这等于明抢,借镇压法轮功之机发个人财。23日准备遣送我们回辽宁,我们集体绝食抗议,因我们决不配合邪恶,他们向北京报警求援,这群恶警象发了疯似的,3、4个人打一个学员,打得不省人事之后抬走。拳打脚踢,有的学员眼睛被打肿,头上打出包,有的鼻子打出血。

回辽宁后,将我们送往沈阳市龙山教养院。9名男法轮功学员被刑事犯严管,犯人们恶习不改,污言秽语,拿我们开心取乐,用尽手法迫害我们,强迫我们摆弄各种姿势,稍不随意就收拾(这些犯人是龙山教养院的“七狼八虎”,意思是收拾人损招多、狠)。姓滕恶警对刑事犯说:你们归拢好他们(指法轮功学员)就给你们减期,归拢不好给你们加期。因此他们特别卖力。韩维新(沈阳人90年代大学生)因坚持炼功,被普犯报告队长挑动说:他在你班炼,看你年轻好欺负。年轻恶警发火,将韩维新双手背铐,锁在铁床上蹲着,脚尖立着八小时。问还炼不?回答:炼。又换一招:脚手、手分开四下吊起来4小时。又问,韩维新还是回答“炼。”他们又换一招,大冬天让韩维新在走廊里,白天脸朝下趴在水泥地上背铐,身上放一个靠椅,上边坐一个刑事犯。晚上背铐锁在走廊暖气管上站一宿,不让穿衣让冻着,因我去给他披大衣,挨两“电炮”(脸上打两拳)。通过我们向他们讲真象,他们才收敛,主动说:你们炼我给你们看着,队长来了,我给动静马上停下来。后来前院知道我们9人严管受迫害,男、女法轮功学员160人集体绝食抗议,要求回整体中来。

在此期间,2000年2月26日这一天,一个姓张的自称安全局的人提审我,调查在北京所谓的打警察一事:

和警察的对话:
警:找你来调查一下,说你们在北京打警察是真的吗?
答:请问:你的同学、同事、亲朋好友有没有炼法轮功的?
警:我老丈母娘就是炼法轮功的,让我包责任,她去北京我的饭碗就没了。
我又说:你是知道的,我们炼法轮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们是在做好人,造谣说我们打人你相信吗?
警:我根本没相信。还稍稍很神秘的对我说:江XX一人说了算,就他一人的事,跟谁讲都不起作用,别闹腾别吃眼前亏,有理没地方去说,你们有理谁敢为你们辩护?

2001年3月13日在沈阳市张士教养院五大队干警们唆使下(恶警安排好人员、警察怕担责任不露面)犹大为表现自己,减期早回家,由全是当过兵的11人组成的打手对法轮功学员、沈阳医大研究生刘朝阳進行报复性迫害(刘朝阳因揭露过张士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炼,先诱惑后罚站、不让睡觉等手段)文化大革命式的打压,让他坐地上腿伸直,然后两人架胳膊在后面往高抬,有摁头的,让头咚、咚磕地,连踢带打。刘朝阳被迫害后造成精神失常。

邪恶之首江XX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列入二十一世纪总旋律,并下令党、政、军一、二把手亲自抓,哪一地区有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追究哪一级的领导责任。

为落实江氏集团有关打压法轮功讲话精神,辽宁省委副书记、省610邪恶头目、现任沈阳市委书记张行湘在营口考察时强调指出:要加大打击力度,加大教育转化力度,坚决压住反弹。同时给各级党、政一、二把手施压说:实行责任追究制,哪一级出现问题,该给处分的给处分 (我有物证在手) 。还明确规定:一名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村书记及主管负责;三人進京上访,镇党委书记及主管负责;超过五人進京上访,县委书记及主管负责。还层层签订帮教监控承包合同,层层施压,问题出现在谁身上,谁自己自动写辞退书。有功者提升,强迫一个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给恶警奖金1-2千元。他们还规定土政策,不许炼法轮功学员相互接触,三人以上按集会处理,目前还在限制自由。邪恶怕曝光,怕形成力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