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做好人却遭残酷迫害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4年9月14日】我是从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我体弱多病,修炼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康,所以我坚定不移的修炼下去。

从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第一天开始,我就受到当地派出所的迫害。首先,被他们抢去一辆自行车。后来不久,我想去北京旅游,在广州买票还未上车就被非法关押,后转到当地看守所,共被关了20天,我被放出来后(因没找到证据)不到半月又强行将我关到当地戒毒所办的所谓的“办班学习”(就是看诽谤、污蔑大法的报纸)。让我看到了江氏流氓集团的流氓本质。到第九天,610的负责人阮忠和一个公安局长去找我,并且问我:你说报纸说的是假的吗?我说:法轮功都是叫人学好,报上说的全是谎言。我正念正行,第二天上午就把我放回家了。

99年农历12月28日(29过大年)他们又将我劫持到派出所非法关了我十多个小时。

2000年元月18日,我们当地派出所和镇政府又将我非法关押在高地私家厂房共28天。

3月16日,我又被非法关押35天。同年国庆节前他们又将我关了30多天。

还有一次因为我炼功,派出所强行将我拘留了22天,放我时要我交220元钱生活费,我笑着对所长说:你们非法关人还要出生活费不合理。所长说不合理的事太多了。

2000年12月5日,当地公安大出动,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他们当日下午多次到我的营业处找我、威吓我的家人并抄了我的家,当时刚好我不在所以才幸免被抓。我知情后就没再回家。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信奉“真、善、忍”做好人何罪之有?但我多次被抄家和监禁,被迫无家可归。

几天后,我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抱着一颗善心向那里的人们讲真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天安门布满了便衣和警察,他们把在那里讲真象的大法弟子打得头破血流,我也被打得遍体鳞伤,然后连夜关進了北京斜阳看守所。那里的监头、监霸对我拳打脚踢,用皮鞋打我的头。真是受尽折磨,我绝食抗议被他们绑在木板上,手脚成大字形一起绑在上面,绑了一天一夜后我同意進食后恶警才叫监内人把我扛回去(我已不能动),几天后身体都还麻木、至今我的腿都还会出现麻痹现象。

六天后,我又被转到天津静海看守所,在那里我被看守所的恶人打得奄奄一息。一个星期后,当地公安局610又把我强押回来,关在看守一所。我在那里又被监头监霸狠狠打了一顿,有时几个人将我强迫架着背贴在墙上,挥拳打我的心脏、肝脏,打到蹲下又用脚踢我的腰部。一个月后判了我二年劳教后转到第二看守所。

在一、二看守所和以上我被抓禁过的地方,邪恶之徒打人的手段都是非常恶毒野蛮。并且在那里大法学员还要被强迫劳动,有时一天劳动时间甚至超过22小时。

2001年1月5日,当地公安派出所把我的财产抢光。3月15日,他们将我送到三水劳教所。三水劳教所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大法学员如不配合强制转化,大热天就被放到操场上操练,站立曝晒、电鞭电、禁闭、双手反扣、正扣、脚不着地悬吊等等。我因在思想汇报中揭露他们的邪恶而被延期11个月,在这期间受尽了折磨,不得大小便,不得睡觉、不得坐、不得冲凉、有时从7点坐到深夜11点,还经常在11点后叫去审问到凌晨4、5点放回,6点钟又要正常起床。长期被犯人监控,连一点监狱里的自由都被剥夺得精光。到我期满了又来一个张大队长,他叫一个姓陈的干事和另外一个干警做我的材料,要推迟释放时间,其他人按他的意图去写,强行要我配合他们,我不配合,他们三个人就恶毒的将我摔在地上,双脚夹着我头部太阳穴、后用手铐把我铐在椅子上。然后用暴力强迫签名按指印,迫害完后还把我禁闭起来。

到我被释放的时候,当地610蔡观珠主任又恐吓我家人,勒索2000元放人,我家人只有800元,他十分不满意。

以上是我的一些炼狱般的经历。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好人都要遭到这样一种非人的迫害,谨以此文将恶人的恶行公布于众,让世人了解真象。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