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酷刑残害大法弟子 重庆劳教所专挑惯犯施暴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残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现在还明目张胆的藏匿在北碚、缙芸山和北温泉旁。此黑窝自2000年11月成立几年来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秘密使用了种种酷刑迫害。恶警为执行“610办公室”强制洗脑转化令,特设行刑组(严管组),又从大量劳教中选出行刑组打手。要求:块头大、心狠、手辣、心术不正、奸诈、多次劳教、劳教累犯、面目恶、形如厉鬼者。三、四、五个甚至六、七个打手“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这些帮凶为了免予“奴工”和减刑,抛弃天良和做人最基本的品质──不分正邪,积极甚至疯狂的配合恶警要求和暗示,拿出了几十年在社会上混积聚的恶习及凶残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施以暴虐。

(一)精神迫害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强制洗脑转化中队(所谓教育大队七大队)”的“强制转化”一开始,恶警喊了名字后,一个法轮功学员就被四个行刑组大块头左右后三面夹住,头按下,手反后绑架到“行刑组”,帮凶们声色暴厉,那种文革式的恐怖周围“劳教”都看不下去,说:象弄去枪毙一样。

绑架到行刑组,念了十几条邪恶的规定后,一切自由和人的最基本权利都剥夺全身被固定在矮凳上不准丝毫动,半天、一天甚至几天几夜,一动就是打耳光、动拳脚,不准讲一句话,不允许知道时间,不许洗脸、脚,冷不准加衣,热不许脱衣,限制上厕所次数,且不准直立行走,二十四小时都有帮凶包夹,……这是当今世界上最肮脏、邪恶的地方,牢头声称:“这是阳光照不到的,明说这里就是阴暗,任何一个记者不允许到这里,就是知道,没有媒体敢曝光;申诉,根本不准动纸、笔。还用一种洗脑手段──逼“唱××党好”,二小时、几小时甚至半天不断唱;给打手讲真象立刻被堵嘴,甚至恶狠狠地说:“可以把你弄成内伤,养老疾,外面看不出来,又不让你死,叫你生不如死。”

(二)种种酷刑

一到行刑组,表面看,没有任何刑具,被子叠得如军人样,屋里只有铁床、马桶、矮凳、脏水桶、水泥地,……但这些都可以随时成为刑具。

(1)坐刑。大法学员被逼迫坐在一个小凳上,不准丝毫移动,手抄后扭曲又提起,两膝间夹一薄纸,纸一动便会遭拳脚或喝斥,几天后臀肿大,再坐溃烂,全身重量几乎支撑在硬凳上,分分秒秒,如坐针毡。连续坐四十八小时,睡2小时后又坐四十八小时,然后睡2小时,循环往复。长期坐下来,不能站立,肌肉萎缩,各种人体的机能受到极大的摧残。

(2)铁床。上下铺铁床距地面40公分左右,把人挤压进去头在外面,二手左右固定铁床,或直接挤进床下吃饭也在里面,几天不准出来。

(3)痰桶。打手把痰吐在学员脸上,或把学员的头压进脏水桶里。

(4)水泥地。冬天学员被强脱下防寒衣,只穿单衣被压在地上,四肢各脚站一打手,连续数小时。

(5)鞋。打手用肮脏的鞋底打学员的脸、头,用脚踩脸,或四、五个人一起打,再用脚踩头。

(6)饥饿。每顿仅半两稀饭或36颗米。

(7)服不明药物。被强灌不明化学药物,灌后,口愈渴、细胞萎缩、失去平衡,肌肉松弛,此不明药物为半个仁丹大、白色。(望懂药物的同修提供资料)。

(8)不准睡觉。睡打手就用木棍击头,或用粗铜丝(缠有铁)劈头盖脸打。

(9)纸、笔。在邪恶、血腥暴力流氓式的逼迫下写“五书”。要按照它们定的文革式的上纲上线大批判的格式写。并开全中队“揭批”大会,要求没有眼泪也要挤出眼泪。

法轮功学员廖联海、李文龙、古胜学、江寨红、张金良、谷九寿、钟苏俊、韩以明、张友稿、谢锦、张培生,文祖明、张培金等百余人都不同程度受过上述酷刑。

(三)利用坏人迫害

如同当年罗马暴君尼禄把善良的基督徒放入斗兽场一样,恶警把法轮功学员交给那些从劳教中选取出来最坏的丧失人性的暴徒,各种折磨几天后,仍不“转化”,恶警就把牢头叫去,威逼道:“不要拖”,暗示加酷刑,恶警还在会上公开要求劳教“勤动手”,而牢头又威胁其他打手,手软的不能在严管组(行刑组)呆。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教育中队”部分迫害法轮功学员罪犯:
恶警田鑫023-68272131-2036
恶警严飞023-89090080(单位) 13983851987(手机)
恶警王陈(几年来直接负责“强制转化”)023-89090080(单位)
恶警李其伟:023-西山坪医院

帮凶:
吸毒劳教:
孔林 63629725 于2004年6月解教
刘超 已解教
王国春 严管十七组
王建 严管十五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