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公安局、吉林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图示(图)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日】

1、中共江氏集团一方面高呼着尊重人权的口号,一方面血腥镇压着无辜的善良的修炼法轮功的群众团体。到如今,对法轮大法学员动用许许多多的酷刑迫害。2003年3月中旬,大法弟子梁振兴、雷鸣、刘成军、吴宜凤、王京……等大法弟子在吉林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开发区刑警队等处遭到了非法的迫害、严刑逼供。所用的酷刑包括:坐老虎凳、头上套塑料袋、往手指甲里钉大头针、背铐、电棍电,甚至用在电炉子上烧红的螺丝刀往大法弟子身上烫等等。一次正值隆冬,梁振兴被扒掉衣服浇上凉水在室外成宿的冻着。刘成军曾被恶警用枪打伤腿,刘成军后在吉林监狱被迫害致死。

高精度图片
图为酷刑之一:头上套塑料袋的描绘

2、2004年9月24日,吉林监狱十一监区大法弟子孙迁家属来接见,但在接见室教育科恶警不让其与家属接见,孙迁据理力争,但还是未能会见,为抗议恶警的非法行为,中午回来后,开始绝食抗议。二十七日,狱方安排了一次“特殊”的接见,孙迁接见的朋友劝孙迁吃饭,并劝其尽快转化,孙迁一口拒绝。在旁监听的佟姓科长大为恼怒,遂又将这次接见中止。到三十日期间,恶警多次劝说、威胁孙迁吃饭,迁不为所动,只是要求自己应有的正常接见权利。三十日下午,孙迁身体已极度虚弱,被恶警押入小号固定在床上進行灌食一直至今。

高精度图片

另外,其他大法弟子如梁振兴家属接见时也未能接见,其理由是“表现不好”,不接受转化。

3、2003年底中国政府通过媒体再次宣布颁发关于禁止司法机关、警察、狱警等对犯罪嫌疑人、在押犯人、服刑人员進刑讯逼供、体罚,与各种变相体罚的相关条文规定,以示其对国内人权状况的重视,对监狱文明管理的积极改善。但就在2003年末农历十二月廿九日,在吉林监狱内,榆树市大法弟子张健华因拒绝体罚式的入监班学习而绝食。张健华后被送入严管,固定在床上“抻着”身体悬空,这种“抻”法极其痛苦,邪恶对其灌食后,進行迫害,犯人郭育民,丁绍松等抓其衣襟往身下的铺板上颠,并以张的痛苦呻吟取乐。次日下午4时左右,张已奄奄一息,几个犯人将他用棉被兜着送往狱内医院,它们认为死在医院里才好说话(因以前留下这样的经验)。第二天早上,已知其确实死亡,狱方极力掩盖罪行,并未追究任何人责任,不了了之。自从吉林监狱关押大法弟子以来,它们以此方法迫害过大批大法弟子,这里大法弟子身体受到了严重伤害。03年7月份大法弟子吴宜凤因不写“四书”,在该监区遭到非法迫害,多次遭到毒打后,它们见无效,便将其抬入严管,强行固定在床上“抻起”,此法一般人很少能挺过半小时。但吴宜凤始终没有向邪恶低头,2个小时过去后,休克过去,看管的犯人怕出来担责任,与恶警商量才放下来,直到半年以后才解除严管并转监。

高精度图片

4、吉林监狱。2004年6月初大法弟子朝中华因与其他功友说了几句话,次日在车间被张德辉、徐国明、王龙、冯振英等毒打,牙齿被打落三颗。朝中华不停喊“法轮大法好”,其管教赵金彪对打人之事置之不理,反将朝中华押進严管,三个月后方才解除。其间多次软硬兼施,劝其不要对打人者進行追究,这四人平时就是警察的得力走卒。在吉林监狱为迫害大法弟子,它们组织了体罚式的学习班,妄图迫使大法弟子放弃修炼。往往罚坐连续几个月、半年之久,其间利用犯人频繁毒打、迫害大法弟子,03年6月学习班解散。但一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又被频频押入严管,由于长时间的体罚迫害,使大法弟子身体严重受损,雷鸣、孙常德至今不能正常走路,雷鸣双腿目前已呈肌肉萎缩状态。

高精度图片

5、2004年初吉林监狱将特别坚定拒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转监后,又对狱内的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轮的迫害。它们于3月初将几十名大法弟子先后押進小号“矫治”。所谓矫治就是将人的四肢固定在木床的四个铁铐子上,可松可紧。这种酷刑对人身体危害极大,铁铐子往往会勒進肉,而看着的犯人往往受恶警指使或纵容,对大法弟子進的迫害。2004年3月中旬大法弟子虞洪飞因不配合邪恶转化,绝食后被押入小号“矫治”,在進行了四十余天的灌食后,他被转入严管,由于长时间的灌食,造成肠胃不好,但看护犯人不让上厕所而导致其三次大便失禁在裤子内。吉林监狱教育科恶警李永生、谭富华是典型的邪恶烂鬼,常指使、纵容犯人迫害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而且它们配合610邪恶之徒软硬兼施的对大法弟子進“洗脑”强制转化。

吉林监狱电话:0432-488151、 0432-488152、 0432-488153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