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的迫害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1日】贵州省女子劳教所(中八)几年来关押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其中“转化”和不“转化”的主要都关在二大队新收队。2004年8月底更名为二大队四中队又名法轮功专管队。针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所一贯的做法是利用吸毒人员中她们认为可靠可信赖的人作为所谓的“学员”,分为明线和暗线24小时看管。

按1小时为单位,24小时记录包夹对象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包夹“学员”一般要求有初中以上文化,入选后要求24小时内熟记应知应会16条,否则会被惩罚。16条内容如下(先后顺序可能有变动):
1. 禁止包夹学员私自离开被包夹对象;
2. 禁止包夹对象炼功、打坐、默背经文、传功等;
3. 禁止包夹对象私自离开规定的活动范围(出班门);
4. 禁止向被包夹对象透露有关未转化及初转化成的法轮功学员的信息;
5. 禁止被包夹对象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
6. 禁止包夹学员为未转化及初转化成的法轮功学员传递物品纸条;
7. 禁止包夹学员在包夹时间内做任何与包夹无关的事;
8. 禁止包夹学员私自谈论被包夹对象;
9. 禁止包夹学员互相谈论法轮功的任何事;
10. 禁止包夹学员为被包夹队对象做私事;
11. 禁止包夹学员与被包夹对象有经济往来、互相馈赠物品等;
12. 禁止被包夹对象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发生相撞或交换眼神等现象;
13. 禁止被包夹对象在正常的军训(后改为队列训练,实质是站军姿)学习 时间内,做与军训,学习无关的任何事;
14. 在军训时间内,督促被包夹对象正常军训;
15. 在学习时间内,督促被包夹对象熟记学习内容;
16. 禁止包夹学员私自带被包夹对象离开规定的活动范围;

除了以上16条,未写入而被禁止的还有:

禁止法轮功学员购买或拥有纸、笔;
禁止法轮功学员看书、看报;不准家属送书报,包括字典(送来也通常以检查为由没收);
禁止法轮功学员靠近窗户,向窗外眺望;
禁止法轮功学员在室内活动时靠近班门出口,必须在离班门口三块地砖前止步。

恶人知道法轮功学员不会配合一切,它们就用严惩“违规”包夹学员来达到严管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实质是在钻法轮功学员“善”的空子)包夹学员为了免罚,被加期等,就严格照邪恶的规章行事,由此造成法轮功学员举步维艰。

法轮功学员接触交谈是邪恶最害怕的,有了活监控还不放心,为此在2002年10月特花20多万元在三楼(共有7班,每班有1-5名法轮功学员不等)包括走廊、厕所都安上了红外线监控。

有一段时间要求在班上做珠绣生产,有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眼睛不好只能做副工,给大家递送针线等。有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为同班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递了一根线,被监控看到,包夹学员为此被严厉处罚,因为违背了16条中的第5条。这样的事很多。有的因为递一把勺子,一点卫生纸都被罚过。又有一次同班两个法轮功学员近一个月才申请到洗澡机会,在厕所两同修互相擦背(不准其它人给法轮功学员擦),包夹学员体谅其难处也未干涉,但被他人告发,四个包夹学员为此在雪花飘飞的隆冬被罚站四天四夜,还互作旁证作加期处理(可见互助友爱在这里是有罪)。有一次晚上全班在等待点名清点人数时,有个吸毒人员向站在她对面的法轮功学员诉苦说晚上被臭虫攻击无法入睡,该法轮功学员以自己的经验传授给她,并比手划脚示范她睡时穿上袜子,戴上手套,此动作被监控看到,马上传问该法轮功学员在讲什么?回答说讲:“臭虫”,引起全班哄堂大笑。可见恶人紧张害怕到什么成度。由此搞的“包夹学员”也很紧张。法轮功学员坐着腿脚弯一点都不行,而其它人怎么坐都没有问题。晚上睡觉有值班的见法轮功学员腿曲起来都要去拉直,有的还揭开被子看脚是怎么放的,都要记在包夹记录上。

法轮功学员的一个大难是入厕解手难。三楼共七个班,几百个人但只有一个厕所,只有蹲位11个。高峰时真是水泄不通,用劳教人员的话说是解手都要讲关系。因为一个蹲位挤着蹲两人都排不过来,排着队的人不一定等到位,起来的人把位让给自己熟悉的或关系好的人。在此情况下法轮功学员解手更是难上加难。因为法轮功学员只能一个一个入厕,只要厕所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其它任何法轮功学员都不可能再去。这样的严管下恶人还不放心,2002年1月竟开始不准入厕解手,让各班法轮功学员在监舍里用盆子拉屎拉尿(每天“讲文明、讲卫生”不绝于耳,就是这样讲的),然后让包夹学员端到厕所去倒。(有法轮功学员没有多余的盆,只能用一个盆又洗脸、洗脚、又当便盆)他们这样做,一方面是害怕法轮功学员入厕时经过另一个班门口会让另班的法轮功学员看见,以这种隔离的方式来达到分化瓦解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另一方面这样做以挑起包夹学员更加对法轮功学员不满,使她们在不满中把怨气都发到法轮功学员身上,使法轮功学员更加处境艰难,这也正是邪恶所要的。

由于有法轮功学员绝食绝水抗议,此解手制度没多长时间被迫取消又改为领解手牌制度,规定每天只准解三次手。法轮功学员要解手时,由包夹学员去干警办公室报告(后改为向巡逻岗报告),领得解手牌后,方由2名包夹学员带本班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去厕所。解手牌只有一个,如果1班的领了解手牌,那么2-7班的和1楼被隔离的法轮功学员都得等,所以我们有法轮功学员把去厕所戏称为去“伦敦”(轮蹲)游。遇上拉肚子,有的急的双脚跳,有的忍不住就拉到了裤子上。在干警处领牌时,还要看干警的脸色,特别在她们吃饭时最忌讳说领解手牌,所以法轮功学员如遇上干警吃饭时拉肚子,那就惨了。

遇上外来参观检查,还不准上厕所,怕踩脏地板。有一次又遇参观检查,从清晨解手后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参观团走了才许入厕,有包夹学员好不容易排到队,但一通报是为某某申请的,一名叫申柳霞的干警说:转都没转化,转化的还解不过来呢,去去去!包夹学员便这样被轰了出来。看,不“转化”连解手资格都被这位姓申的剥夺了。后来恶人心虚,让包夹记录上不能写领解手牌,到了2004年初又取消了解手牌,但实质是换汤不换药(只为了掩盖它们的恶行而矣),而且这样更烦琐,包夹学员须先清一次厕所,确认无其它班的法轮功学员,再去报告,经同意上楼来再清一次厕所,确信无人方由2名学员一前一后包夹着,在走廊上高喊其它班的关好班门,才能将要入厕的法轮功学员带出班门。如果不小心带人出去时与其它班法轮功学员在走廊上或厕所相撞,那包夹学员就闯大祸了,一经发现必被严惩。一楼被单独隔离的法轮功学员(通常是新投教的)更惨,每天只准解两次手。而且专管队成立后,针对三楼法轮功学员制定了新的作息制度,(没有节假日,国庆节也要站军姿)解手都必须在每次课间休息的15分钟内解决,可能一个班还没解完,15分钟却已过去了,其它班的又得等到45分钟后的下一个课间休息才能去申请。由于入厕难,法轮功学员通常都是限制自己喝水,解手时大手没解完,包夹学员就催起来,有时其它班的也来催,有的还规定只准解5分钟,法轮功学员互相体谅,怕别的法轮功学员难忍,通常也是匆匆而就。

由于程序烦琐,申请入厕包夹学员间常常互相推诿、磨蹭,有的急得忍不住,就往外冲。有一次7班的周光芬刚冲出班门,就被人高马大的班长吸毒人员陈燕(折磨过很多法轮功学员)扯住后衣领猛的拽回来,然后粗暴地往地下一掼,用力很大,周光芬一屁股摔到在光溜溜的地砖上,当时就重伤了坐骨,坐着无法动弹,后来无法行走,需两人搀扶去上厕所,几个月过去,腰还伸不直,走起路来还是跛的。这样的由入厕难引起的风波经常都有,法轮功学员段怀艳也是申请解手半小时都无人理睬,等不及了,也就往外冲,在门口也是被拽回来后又提审到办公室,干警召来一群吸毒犯,还动用了护卫队的男人,动用警绳五花大绑,绳子捆断了几根,一双双脚踩在段怀艳的脸上、脖子上、手臂上、腿上、脚上……使段怀艳全身大面积受伤,撩起裤腿全是瘀血、紫痕,后来又罚段怀艳站军姿,不给睡觉,站了两天一夜才解除。

在禁止的16条之外,法轮功学员有纸、笔也是恶人最严禁的。如需要写家信,首先由包夹学员去向干警申请,被允许后方由包夹学员提供纸笔,然后包夹学员坐在法轮功学员旁边一字一句看着写。写好后由包夹学员交给干警检查,但此后获悉写的家信几乎都无法收到(被扣留,表面上是准你写,实质上不给寄)。如果不经报告,私自动笔,包夹学员就会被严惩。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因在生日里写了一点感想,都是很健康、优美的文字,被发现交到顾兴英处,四个包夹学员在班上和四合院分别挨了班长的一顿耳光,然后又罚站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多,最后四人均被顾扣分。

为了严格实施16条,让包夹学员死心塌地作她们的帮凶,恶人严防法轮功学员与包夹学员间产生友情,所以就有了第10条和第11条的规定。(其它学员间怎么拉扯她们却不闻不问)不但经济上不能拉扯,在言行上都要小心。有一次一法轮功学员与两个包夹学员说笑时,被干警许仁芬听见,把包夹学员提审到办公室,问她和包夹对象嘻哈打笑是得了多少好处?可见人与人之间正常的谈笑都要被扭曲,也许“人人为敌”才是她们的正常状态。还有一个吸毒人员因借了一本字典给法轮功学员看,也被提审,顾兴英讥讽她:“和某某关系好得很啦”?训完后让站在雨中反省。这个学员深感委曲,哭了,雨水和着泪水在脸上流淌,此后再不敢跟法轮功学员走近。在一次召集包夹学员开会时,干警让包夹学员不要同情法轮功学员,可见是连人类起码的同情心也要被剥夺。他们竟然还冠冕堂皇的说劳教所是教人弃恶从善的地方。这样的教育不知要将人带向何处?让人们不要同情法轮功学员,也可见法轮功学员确实处境艰难。

16条以及不敢写出来的其它禁止内容,是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剥夺法轮功学员基本人权的罪证之一,是见不得光的,平时包夹学员背诵时,声音大一点就马上遭到有关人员的严厉呵斥和责骂,干警让包夹学员要随身携带,不准乱放(怕法轮功学员看见)。有一天突然神秘的通知包夹学员将抄录的所有16条统统撕毁。但无论恶人怎么掩饰,专管队(以前的新收队)一直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中充当着最主要的角色。至2000年以来每年被评为“教转”先进单位,锦旗挂满了会议室,这些都是恶人用无数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及巨大痛苦所换来的,也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证!

被关押在1楼各处隔离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处境艰难。如符可树在2004年4月投教后一直被隔离迫害,有次被曝晒后上楼入厕时在楼梯昏倒滚下;还将被褥打成背包捆绑在背上通宵达旦站军姿(符9月份不堪折磨被逼“转化”)另有陈瑞红等被逼在所有人都休息时在正午顶着烈日操军训等。

对二楼已“转化”的人也是拼命打压,如符永仙从2004年9月中旬一直被罚每天站黑板角,从凌晨5点站到深夜2点,每天只能睡2个多小时。现天气寒冷,常将法轮功学员转至顶风处通宵站军姿,还美其名曰:叫其“清醒、清醒”。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专管队三楼的法轮功学员有:蒯雅静、杨在英、段怀艳、汤贵容、谢先芬、谢发英、王国秀、符秀琼、周光芬等。其中段怀艳因传递经文在2004年8月被非法加期达5个月之久,还被罚关禁闭十天。

由于外面法轮功学员对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邪恶的揭露,极大的抑制和清除了邪恶,使邪恶胆寒。从所签包夹记录可见其变化:以前签字写全名,后来写姓,再后来已不写姓名,只写一“阅”字。原专管法轮功工作的队长顾兴英和搞了几年洗脑迫害的李剑莹都先后被调离新收队(专管队成立后顾兴英又被借用回队)。目前主持专管队工作的是队长何山;副队长邓珺以及许仁芬。

建议贵州地区法轮功学员同发正念彻底清除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警告那些至今还在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苍天有眼,善恶必报,严密的封锁绝不能购买到你们继续行恶的通行证!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的生命。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罪恶滔天,保护一个法轮功学员功德无量,请自珍重!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