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炼大法 再得恩师挽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28日】我是1997年正式修炼。当时我的心脏病很严重,得知修大法可以治病,全家都支持我炼。儿时的我曾梦想当一个神仙,那有多好。当我得到《转法轮》一看,果然真的有神仙,不是梦想,我一口气连着看了两遍《转法轮》,决心修炼到底。

在1998年秋的一天,我从炼功点回到家,就觉得浑身发冷,躺在床上盖两床被子还觉得冷,到中午时,脸也肿了,眼也睁不开了,不吃不喝呼呼睡大觉。当我醒时头脑是清醒的,家里人非要送我上医院,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我坚决不去。三天后烧也退了,脸也不肿了,眼也睁开了,感觉身体非常的轻松。

可是1999年7.20 大难降临,由于我学法不深,办事处、厂里还有家人给我施加压力,我被迫放弃了修炼,9月底我的心脏病复发,并且表现很严重。买回来的药,熬了第一付,我喝了就全身抽筋。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泪流满面,我明白了我放弃的是什么,失去的是什么,我放声大哭,痛悔万分。第二天,我做中午饭时,师父把银白色的法轮显现在我面前,而且时间很长,我明白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原谅了我,我也要坚修大法到底。

2001年4月底,单位以退休人员集体入档案为由扣押了我的身份证,我几次才要回,我告诉他们这么做是违法的,并向他们洪法。

2002年4月,厂书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千万别给厂里找麻烦,我就直接去厂里找书记谈,当时还有副厂长和其他四人,我向他们讲真象,但他们却攻击大法和师父,我说你们会遭报的。事隔七天出了车祸,厂长和其中诽谤大法的三人,连同司机共五人,全是右腿一个位置折了,副厂长头还碰了个大包,昏迷了两天,现在他们不敢侮辱师父和大法了。

2002年至2003年间,我四处散发真象资料,6次被便衣堵住。有一次两便衣就差一米远就把我按住,我当时想他们定住,接着我去别的地方发,那是冬天早晨六点多钟,天还不太亮,等我把资料发完,老远看着那两个便衣还在那站着。

2004年9月初,家人知道我要去北京,全家人以各种办法相胁阻止我,我坚定正念,去北京回来后,女儿问我好不好,我说在北京发正念非常好,女儿问我还去吗?我说当然还去,女儿说再去把她爸爸也带去,我说欢迎。

2004年9月24日,厂里叫退休工人签字卖厂,我一進厂,大家看见我说:“看这老太太,红光满面,没有皱纹,就是一口假牙。”我说:“我的牙是真的,我的这一切都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我乘机向大家讲真象,希望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会给他们带来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坚决否定旧势力黑手及不法神对我的迫害,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谨记师尊的教诲,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不忘归正自己,让正念永存,无私无我,溶于法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