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五常市武凤华自述被迫害流离失所的经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3日】我是黑龙江省五常市法轮大法修炼者叫武凤华,女、现年52岁,原在市工业党委工作。几年中,派出所、610等不法之徒多次到我家中骚扰,为免遭迫害我现在不得不漂泊在外,流离失所。

我自80年代初患有三叉神经痛、此病属世界攻克不了的疑难病症,发作起来象针扎、火烧、刀剜一样的难受。二十年来,经五常、哈尔滨、沈阳、北京等多家医院多种方法治疗,均不见成效,而且越来越重。痛的折磨,使我的精神近于崩溃,真想一死了之,但一想到幼小的孩子,却欲死不能。由于长期在痛苦中煎熬,使我原本任性、暴躁的性格越来越古怪、刁蛮、给丈夫、女儿及所有的亲朋带来的伤害难以尽述。

98年1月,倔犟、固执的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抱着有病乱投医,试试看的想法喜得法轮大法,他博大精深的法理使我的心情豁然开朗,祛病健身的超常奇效,使我疾病痊愈,因此我从好人做起,重德行善,提高心性,遇事为别人着想,立即改掉了企图以麻将麻醉自己、了却人生的恶习,从此我身心健康,家庭和睦,逢人便说,法轮功神奇、超常、法轮大法好,庆幸自己喜得大法。

然而,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江氏邪恶集团动用了所有的新闻舆论工具,铺天盖地栽赃、诬陷法轮功及创始人,我一下子搞不明白这电视台怎么了?国家怎么了?但有一点我十分清楚,法轮大法好!所有的媒体宣传都不是真的,所有的大法书籍找不到一点点那些诬陷、诽谤之词,因此我一如既往证实法轮大法好!

在失去了炼功点的情况下,我只能在家学法,炼功,修心性。但随着新闻媒体没完没了的继续造假,我也越来越清醒了。作为中国公民,我有权利义务为党和国家负责。于是我于2000年3月11日两会期间只身一人带着上访信踏上了進京上访之路,向党和国家反映我及我身边的人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当到达国务院信访办门口,立即遭到警察盘查,我堂堂正正说明来意,但不报地址姓名,恶警欺骗我说:“你说出地址、姓名我们才能给你向上反映。”我信以为真,当“黑龙江五常市”的话音没落地他立即大喊一声“黑龙江的”。马上跑过来一个警察将我非法绑架送往鸡西驻京办事处后转到哈市驻京办事处,在哈京办我依然被骗填写了一张所谓向上反映情况的表格,有真实姓名,被非法关押,后被五常恶警接往五常驻京办事处,遭到戴一夜手铐锁在床上的迫害。关押三夜四天后押回五常。途中被家人于哈站接回家,据说五常警察将我接到手要付给鸡西警察100元钱。

2000年5月17日,我与另外两名同修在五常一中炼功被东升派出所绑架后送五常市公安局政保科,企图每人勒索三仟元罚款。此后政保科经常来电话或来人到家里催促交钱一事并逼迫写不炼功保证。7月3日上午,我被工业党委书记吕振芳派人找到单位谈话,问我他桌子放的一张大法真象传单是不是我发的?我说:“这张是不是我发的我不知道,但我给你带来一张。”因此他把这一情况向上级有关部门作汇报,下午政保科科长艾春明以谈罚款一事将我找到公安局,我去后他逼问我真象资料来源,我拒不回答,之后我被非法关押在市拘留所。经家人托人拉关系,给艾春明送去价值四百多元香烟,九天后于7月11日被放回家。市610(当时叫615)办,为此事特发通报,通报中共涉及三名大法弟子,其中我是工业局长吕振芳举报,蔡信是商业局长白丽芹举报并说此案正在审理中。

7月26日,回家近半个月,在我大女儿生小孩仅二十天,小女儿阑尾炎手术九天之际,政保科副科长杨松朋,张小东和一名女警再次来我家骚扰,说有人看见我7月20日去开发区发传单了,我耐心的说明了两个女儿的情况,并说明20日我小女儿手术仅四天,我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杨、张等人非法在我家中抄走《转法轮》两本,师父讲法带三盒,并坚持让我去政保科向科长说清情况,再三保证我一会儿回来。我再一次轻信了恶警谎言,随他们去了政保科。

到那儿后艾春明仍然提出上述问题,我再次说清情况,他说:“就算你没有这个事,那你说上一次传单到底哪来的?”我说:“上次为这事你们已经非法关我九天,这次没这事咋又问那个事呢?”他说:“你说我们整事儿啊!”我说:“我没说你整事儿,可事实是不是这样?”他说:“送”。张小东问“几看”,他说:“一看”。我当时不知什么是“一看”,结果就凭艾春明的一个字,就把我非法关進市第一看守所(监狱)。家人着急上火,再次托人找关系,终于被政保科勒索了一千五百元钱,于8月3日将我放回。

由于丈夫难以承受精神、经济及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他不顾亲身感受到的,曾经承认过的我及全家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实,而对我施加迫害,打、骂、毁书,毁师父像,加之包片民警仍不断骚扰,使我的精神压力承受到了极限。我不止一次反思,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没有江氏邪恶集团对大法的镇压,我不会去上访,没有新闻媒体的造假,不需要我去讲真象,我的所为体现了对国家与人民负责的一颗赤诚的心,我在履行宪法赋予我的合法权益,我在说真话,做好人,我没有错,因此在巨难中我没有倒下,于2000年12月9日再一次進京上访。然而在哈市一上车,就遭到乘警的非法盘查,并逼迫我写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我坚决不写,于是在列车行驶的头一站——长春站被强行非法绑架关進车站拘留所,第二天由五常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姜某某带人押回直接非法关押在市拘留所。我绝食绝水十一天抗议非法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于12月22日被无条件释放。

但是,迫害并没有停止,八天后又传来已将我判劳教还要往回抓我的消息,我只好离家出走,接下来的2001年农历新年前夕五常市公安局对大法弟子大搜捕,腊月二十六日恶警上门抓人,因我不在家而幸免,致使我大年除夕也有家不能回。

此后的几年中,派出所、610等不法之徒多次到家中骚扰。比如:2003年1月8日邪恶之徒付彦春带领四五个人一连数日到我家中问我丈夫说出我的下落,并扬言不论我走多远,走多少年也要把我抓回来,我丈夫又一次拉关系,并被“610”办勒索六条香烟。

2004年2月22日(旧历二月初三)七名警察再次到我家中骚扰,并持所谓的搜查证,欲進行非法抄家,因我刚刚离开家而幸免被抓。

6月3日上午,市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局长许佳新下达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指令,下午恶警依照名单非法抓人,3、4日两天绑架大法弟子十余人,我是恶警欲绑架的大法弟子之一,因此我不得不又一次离家出走,流离失所。

善良的人们,清醒过来吧!不要再受江氏邪恶集团的谎言欺骗了,大法弟子顶着压力向世人讲清真象,目地是消除世人对大法的误解,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为自己及亲人带来永久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