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永远难以忘怀的音容笑貌(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这是一群普通的中国公民:温和的妻子、慈爱的母亲、正直的丈夫和孝顺的儿子。面对邪恶迫害,他们因正信变得勇敢无畏,以血肉之躯承受各种酷刑,被中共专制夺去了年轻宝贵的生命,留给至亲的是无尽的思念,和永远难以忘怀的音容笑貌。

新年之际,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几位大陆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希望他们巨大的承受和付出能启发更多人的思考,一起制止和早日结束这场血腥的迫害,让饱受痛苦的老人和孩子得到应有的关爱和慰藉。

* 杨家小兄弟:盼爸爸妈妈回家

一年多前,吉林榆树市10岁和11岁的小兄弟杨凯和杨航失去了慈爱的母亲,爸爸杨占久目前仍被关在吉林省四平石铃子监狱。他们对记者说:快过年了,好希望爸爸、妈妈回来!

杨凯和杨航现在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生活十分艰难。仅仅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们的妈妈李淑花已于2003年10月9日被榆树市公安活活打死,年仅32岁,爸爸杨占久被判刑7年。


李淑花(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

孩子的外婆说,现在东北已经很冷了,若不是当地功友送给他们御寒的衣物,两个孩子根本无法上学。前几天女婿杨占久也从监狱里捎信给孩子,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做个好孩子,不要为他担心。

老人感谢大纪元为他们呼吁,并祝福大纪元的读者:新年快乐!

* 万里骥母亲妻儿的痛楚

原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大队公安干警万里骥,由于身心长期遭受严重摧残,于2004年2月9日去世,年仅34岁,死时遗体流血不止。


万里骥(原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大队公安干警)

万里骥的妻子对记者说:“五年来这个家所受到的迫害说不尽,我失去了丈夫,年仅四岁的孩子失去了父亲,年老的婆婆失去了与她相依为命30几年的儿子。”

“现在家中生活的重担全落在了我身上,每天我必须赶早摸黑的出门,做小生意来维持一家三口的生计,生活的压力非常沉重。看着四岁的女儿如意每天自言自语给爸爸打电话,盼望爸爸回来的心情,及婆婆思念儿子的痛苦,我非常痛心,希望早日结束这场无理的迫害,还给我们家一个公道,让我们也能与其他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

万里骥的母亲说:“2004年12月31日是如意满四岁的生日。早几天孩子的妈妈回来晚了,孩子哭得很伤心,一直说妈妈被警察抓走了,我要妈妈!我要妈妈!我听了真的是锥心的难过!”

“我的儿子万里骥是个善良、诚实的干警,在家又是个孝顺的孩子,他是独子,30多年来我们一直生活在一起,可是今年我们只能在极度的痛苦中度过了,我不知道他们那些人,能不能体会一个母亲失去亲儿的痛楚!做真、善、忍的好人哪里错了,为什么要遭受到这样的迫害?”

“每天我们所承受的精神压力很大,有时到公园走走都受到监控。,我们希望早日结束这样的打压,让孩子不再承受失去亲人的伤害、让更多善良的人们拥有一个合理的生活环境。”

* 年老父母苦等儿子归来

吉林省桦甸市邵慧因炼法轮功2000年12月被判三年劳教,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遭酷刑折磨。2002年3月底邵慧从劳教所逃出后,当局派出大量人力搜捕。2002年8月邵慧被吉林市公安局跟踪,当晚在租房内被迫害致死。公安至今没有通知家属,邵慧年老多病的父母仍在苦等孩子的归来。


邵慧一家三口(2002年8月,邵慧被吉林市公安迫害致死)

邵父告诉记者,他的眼睛几乎全盲,老伴腰部以下不能动,两老互相帮助的过活,他藉她的眼睛看东西,她藉他的腿行动。他说:“只要邵慧平安回来就好了。”

邵慧的妻子穆萍同样因修炼法轮功被判劳教,生命垂危时于2003年10月以所外就医名义放回。为了查清丈夫的情况,身体虚弱的穆萍四处申诉,目前生活十分艰难。

* 3年多 老奶奶不知孙儿已惨死

33岁的左志刚是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2001年5月30日在工作单位被警察带走,当天死亡,尸体伤痕累累。左志刚去世当天,连日高温的石家庄气温骤降,阴冷异常,附近风景区河北省灵寿县五岳寨降下漫天大雪。


左志刚(33岁,河北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

事情已过去3年多,一提起志刚,左妈妈悲痛难忍,她语带哽咽说:“志刚的奶奶现在与我们住一起,对于志刚被迫害致死的事,奶奶始终不知道,我们只是告诉奶奶志刚出国了,短期内不会回来。”

“节俭、善良,懂事、贴心”是左妈妈对儿子永远难忘怀的印象,“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母亲总是忍不住的叹息!她说:“快过年了,如果志刚可以回来,就是全家最高兴的事了。”

记者问他是否知道北京高律师为法轮功上书一事,左妈妈说她一点都不知道,但她非常佩服高律师的勇气与正义!

* “再也找不到那么好的媳妇了”

吉林德惠市大房身镇农家妇女姜春贤因向民众讲迫害真象,于2004年1月15日被判刑8年,关在长春黑嘴子监狱。一个多月的时间,2月19日晚狱方通知家属姜春贤死于“心脏病”。遗体后背部有大片瘀血,家属说姜春贤从来没有心脏病史。姜春贤死后留下一未成年的女儿曲艳儒。

姜春贤的婆婆对儿媳非常想念,她说:“在这世上再也找不到像春贤那么好的媳妇了。”她始终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好的人,国家还是要这么残忍的对待,老人一直害怕他们会再伤害孩子。(文:大纪元新闻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