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实为罪恶的法西斯洗脑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0月15日】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没有被判刑、劳教,而是送进所谓的“学习班”,是不是待遇会好一些?可以好过一些?其实,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学习班”就是私设的监狱,而且是可以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关押人、并被象犯人一样对待的私设监狱。因其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就可以完全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故其性质是非法的、违宪的,严重侵犯人权的“法外监狱”。而且,“法制教育学校”也是“有中国特色“的监狱。全世界,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才公然建有这类践踏人权的监狱,它的存在撕破了中共要建设什么民主、法制国家的谎言。因其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见不得人,背地里搞,名不正言不顺,其存在与手段都是不合法的,早已被很多有识之士所看破。

广州市法制教育学校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槎头西洲北路,这个黑窝“邪、黑、恶、狠、毒、奸”,黑幕重重,“教育”手段阴险毒辣。把人整得生不如死就是它的“教育”方式,叫人背叛“真、善、忍”就是它的“教育”目地。它通常折磨人的招数是:把人终日关在阴暗的小房间里,坐的是小板凳,剥夺睡眠,强迫看诽谤法轮功的影碟、书籍,而且还要表现得“老老实实”。稍有不从,就会被训斥、拳打脚踢,被打了还被说成是因为“不配合教育”、“态度不好”。邪恶也知道自己是邪的,怕曝光,就警告被打者不能告诉家人和外界。如果对它们的邪恶给予抵制和不予配合,它们就会变本加厉。一个人一天不睡觉就已经感到很疲劳了,那两天不睡觉、三天以致更长时间被剥夺睡眠会感到怎样的煎熬?我们不难想象,为什么佘祥林被剥夺了十天十夜睡眠后,自己没有杀妻也承认了自己杀妻。剥夺睡眠是非常残酷的刑罚。更甚的是,不仅不让睡,还不让好好坐、好好站,站着时是固定姿势罚站;坐着时被绑手绑脚,而且持续时间很长。总之,就是使你每一个姿势都是痛苦难忍,痛不欲生的。根本目地就是使修炼者的意志毁掉。

那里的两个警察赖鉴峰、杨永成非常狡诈,对家属介绍情况是掩饰、粉饰,而背后对大法弟子很狠毒。他们一般指使保安动手,那里有一个女保安叫江红,长得满身横肉,据说是小学文化,为人非常凶狠,整起人来象个冷血动物,也冲在最前。但是后来网上有文章说她是那里的“教师”,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看来这个“小学文化”的女流氓因为耍流氓卖劲还“荣升”为那里的“教师”了,实在可笑和荒唐至极。也让大家伙看看那里的所谓“教师”、“教官”是什么货色,穿着制服的警察、保安实与黑帮、流氓无别。

这就是每天发生在广州――这所号称国际现代化大都市里繁华背后触目惊心的黑幕与丑闻。在广州漂亮的建筑物和丰富生活的背后,你可知道存在着这个共产党打着“法制教育”旗号来行凶作恶的法西斯般的集中营?中共恶党对自己亲手制造的黑幕极力掩盖,那些有权力的人就算知道了大法弟子的申诉也当作视而不见,所以他们有什么脸面在人民面前高谈“和谐社会”!“和谐社会”口号只不过是他们愚民政策的又一个新花招罢了!

众所周知,孙志刚冤、佘祥林冤、聂树斌冤,但无数的法轮功修炼者比他们更冤,而且遭受了更严重的酷刑和折磨。因为法轮功修炼者的冤情是中国媒体报道的“禁区”,所以详情未被更广大的中国民众所周知。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也正由于迫害法轮功的隐蔽性,促使了民众渐渐的思考: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法轮功?为什么这样隐隐蔽蔽?这不反过来说明共产党自己做贼心虚吗?怕民众知道了起来反对吗?!

在此,也问一问那些警察与610办的人,你们每天都能知道全世界大法弟子和有正念人士对迫害的抵制、都能看到大法在全世界的洪扬、看到大法对众生的恩惠与慈悲,你们难道就不动心吗?你们难道就真的理智、善念全无了吗?在共产党搞的这场劳民伤财、反而把自己拖入绝境的政治运动中,你们难道还不能判断出是非曲直吗?说句老实话,如果共产党连中国有那么多民众修炼法轮功就不能容忍了,就担心自己的政权是不是受到威胁了,那么就说明这个政权就是应该垮了!因为它已经脆弱到连好人多都容忍不了、承受不了,群众声张一下正义它的脆弱的神经也快要崩溃了,你说它本身是不是病入膏肓了?!难道你们还要为了自己的生计而跟着它继续对真理和善良的民众犯罪、而堵死自己的生路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