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恶警折磨女大法弟子导致乳房溃烂(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0月17日】大法弟子王云洁在马三家教养院遭捆绑吊铐及电击迫害,一段时间后身体局部溃烂,惨不忍睹。

以下两幅照片是:王云洁在马三家教养院遭捆绑吊铐及电击迫害,一段时间后身体局部溃烂。(儿童和心理承受力弱的读者请略过): 图片一 || 图片二

2002年5月14日下午3点钟,王云洁在市场卖货(工作),大连泡崖子派出所的2个警察和2个保安强行把她带走,此时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而且也没有向王云洁做任何说明,只是将其强行带到派出所。

到了泡崖子派出所后,王云洁被四个保安看押在一间屋子里。直到晚上12点钟,又将王云洁绑架到甘井子区公安分局。在这期间派出所及所有参与绑架者没有给王云洁一口水喝和一口饭吃。

到了分局后将王云洁与其他10几名提前劫持来的学员一起关在几平米的小铁屋子里。

第二天早晨王云洁又被分局送到姚家看守所。

在看守所王云洁又被非法关押了20天。在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通知王云洁、更没有得到王云洁签字的情况下,于6月4日就把王云洁绑架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到教养院后,分局的警察才叫王云洁签字。并告知其被非法劳教2年,王云洁拒签。

王云洁就这样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下面是她在马三家教养院惨遭迫害的真实过程。

6月4日王云洁到马三家后,直接被分到一大队,恶警王晓峰是大队长,直接管她的是分队恶警石宇。

她先是被单独关在女二所二楼的一间空房子里,既没床,也没有生活用品,不准去洗漱,不准上厕所,什么时候看管者允许去才可一起去。晚上12点以后才被允许直接睡在水泥地面上,早上个 5点30分就被强行叫起床,然后被强行带到晾衣场(曝晒)或水房、厕所、仓库、地下室等地方,進行体罚、折磨,强迫放弃真、善、忍信仰,并且是全封闭的单独迫害。

在这些地方,白天由四个人以上协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注:他们原来也是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也同样经历了这样的迫害,在高压下承受不住,一再妥协,最后发展到被恶警胁迫,成为帮助恶警行凶的工具)一刻不停的逼问王云洁放弃修炼法轮功,叫她蹲着,蹶着(坐“小燕飞机”),罚站(站军姿)。一次,这四个人问王云洁:放不放弃修炼?王云洁答:不放弃。这时恶警石宇(20多岁)过去问怎么样,看管者汇报说:花岗岩脑袋,就是不变。恶警石宇狠狠的一把抓住王云洁的头发,叫嚣:“来这么多人都‘转化’了,就你厉害呀!花岗岩脑袋!”随后飞起一脚将王云洁踹倒在地上。

就这样王云洁从6月5日到11月中旬长达5个多月的时间里,从在晾衣场暴晒近20天到强行整天关在阴暗潮湿的厕所里1个多月(从早上4:30到晚上12:00多,罚站、罚蹲,只有吃饭时才可以坐地上一会儿,吃饭就在厕所里吃,恶警们随时都来大小便)。接着又关到水房、三角仓库、地下室共将近4个月,迫害的方式就象在厕所里一样,而且体罚的程度越来越重。

半年后,由于王云洁仍然坚持信仰不变,又被分到了一大队二分队(以前没入队)。早上5:30分起床后,由2名看管者挟持到水房、洗漱、上厕所、强制背教养院的各种规定,如果不背就加期迫害,或从寝室拖出去迫害,迫害的方式是长时间的吊铐、罚站、罚蹲。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半年多,这期间有一次下午6点多,恶警石宇把王云洁叫到办公室,因为王云洁在寝室写了一个纸条“这是旧势力安排的”,她看后大怒,纠集另一个恶警任红赞(6分队队长)一起将王云洁暴打一顿,用脚踹,手持皮鞋打,把王云洁打倒在地,直到半夜才将王云洁送回寝室。

而后,王云洁又因为拒做体操而被吊铐8个多小时。
又一次,王云洁因拒打太极拳而被强行在操场上曝晒。
还有一次,王云洁因拒绝抄写诽谤大法的书被加期5天。

除此之外,还被强迫参加体力劳动,植树、挖树坑、扒包米,每天要工作10多个小时,这样的劳动将近月余。

2002年12月3日,辽宁省公安厅来了一批“转化团”,又开始了近一个月的残酷迫害,来的人都是男的,他们有本溪的、锦州的、抚顺的,他们是当地教养院抽调的最邪恶的恶警,领头的是姓孙的公安厅副厅长,还有原本溪戒毒所的所长郭铁英等很多恶警。

过程是这样:“转化团”从一大队到三大队共选了50名坚定的大法弟子,统一关押在综合楼强行迫害,王云洁就是其中一个。

刚开始,把王云洁关在一个单独的房间,由两个帮凶看管。晚上,不准睡觉,逼迫王云洁站在墙角。第二天将王云洁双手反铐在椅子上,到晚上又用摩托车头盔扣在头上,同时恶警准备了一把筷子,一盆凉水,如果打盹就一盆凉水泼上去,然后再用筷子使劲的打头盔,接下来的迫害更为残忍。

两个本溪的恶警(不知姓名)手持电棍,并叫嚣:“看谁厉害”,要用两根电棍电击她的乳房相威胁,恐吓一阵完后,又继续罚站一夜,第二天早晨,恶警郭铁英逼问王到底跟谁走,王回答:“跟大法师父走”。

郭立即叫来锦州的两名恶警和几名帮凶,把床单撕成布条,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王的手、腿、全都绑上,并将头和双腿紧紧的连在一起,成为一个球状,而且又用手铐将双手从身后吊铐起来,这样她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被捆绑吊铐了7个小时,松开后,她既不能直立行走,也不能正常的坐着。

长期的折磨,她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可是回到分队后还强迫她劳动,做的都是纸花等工艺品,都是出口到国外的。过了四个月,又被调到一大队二分队。两个月后,马三家恶警发现,王云洁的身体已经难以支撑了,它们怕出事承担责任,于是强迫王云洁去检查身体。回来后第二天,匆匆要家人来接,并和她姐姐要2000元钱。她姐姐说:“人都要死了,我都不想要,还叫我掏钱?”

就这样王云洁回到了家中,后来才知道,马三家以为她就能活两个月了(因检查结果不给看),回来后马三家曾打电话来询问过,意思是还好吗?(还活着吗?)

迫害的直接责任者:

1. 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分局
2. 泡崖小区派出所
3. 马三家教养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