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丽霞在马三家遭受的残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9月19日】辽宁省丹东市大法学员盛丽霞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份好工作,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在不法人员接连不断的残酷迫害中夫离子散,生命垂危。

2002年5月单位领导王允涛、赵胜晨逼迫盛丽霞放弃修炼,看达不到目地,就将她送到在当地教养院办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因盛丽霞坚持修炼,男恶警将她的双手用手铐铐住,两个电棍在其头上、身上来回电。盛丽霞被放出时,双手手腕青紫,无法活动,身上一道道青紫。

2002年9月夜间11点,恶警闯入盛丽霞家中,将她强行绑架至派出所铐在铁笼子里,只有二十个月大的女儿半夜醒来不见了妈妈,大哭不止。盛丽霞绝食抗议,被送至看守所提审室,铐在铁凳子上定位六天六夜,二十四小时提审,不许睡觉。其间还遭到上大背铐、罚屈膝、强行灌食迫害;盛丽霞绝食十三天至生命垂危,家人将其保出。七天后,公安局以问点情况为由,诱骗盛丽霞家人将她背到公安局,再次将她绑架到看守所。

2002年11月盛丽霞被送到马三家劳教院进行迫害。当时马三家正在强制转化坚定的大法学员,开始是恐吓,然后是不让睡觉、罚蹲、罚站,达不到目地就送到“帮教团”。帮教团实质就是马三家雇佣的打手。

盛丽霞被送到沈阳帮教团,帮教团的男犯强迫她坐大法书,她不从,他们对她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毒打,大耳光打得啪啪作响,打累了,把盛丽霞使劲往墙上一掼,她的头狠狠的撞到了墙上,昏了过去,他们掐人中好长时间她才缓过来。帮教团的一个男恶警看她躺地上,又上前踢了她几脚。盛丽霞绝食抗议被带回,又被强行以打坐姿势用绳子捆绑上定位10个小时,后来又将她的双腿盘上拧成麻花捆上,致使盛丽霞一个多月无法正常行走。

2003年1月因盛丽霞坚持修炼,恶警薛凤将她带到队长厕所,双手反到背后用手铐铐上,用另一只手铐铐在这只手铐上,吊在暖气管上。由于盛丽霞个子矮小,一下悬在空中,铁手铐勒进手腕,疼痛钻心透骨,手上现在还留有手铐印。

2003年5月又一轮强制转化,盛丽霞被关在二楼队长厕所,因不配合邪恶,呼喊“法轮大法好”被推倒在厕所地上。由于已经好几天没让睡觉,盛丽霞已经筋疲力竭,倒在地上起不来,在又冷又潮的厕所地上躺了一天一宿。第二天早上,恶警薛凤用胶带将盛丽霞嘴封住,双手反背到背后用手铐铐上,趁学员下楼吃饭时,将她抬到一楼仓库继续迫害。她们用绳子在盛丽霞胸口捆几道狠狠勒住,脚尖着地吊在暖气管上,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往墙上撞,打她耳光,致使她呼吸困难,近乎昏迷,小便失禁,全便在裤子里。之后每天只让盛丽霞睡四、五个小时,白天强迫她劳动,干的都是有毒的活,有时超体力超强度劳动,在残酷迫害下心脏出现病态。

2003年12月又是强制转化,这一次时间更长,迫害更残酷。盛丽霞被送到本溪帮教团,他们将她双手一上一下背到背后用手铐铐上,双脚以打坐姿势盘上用绳子捆住,把头和脚用绳子捆在一起,整个成一个球型,然后放到大法书上。致使她手臂拉伤,心脏出现严重问题。之后盛丽霞经常出现心动过速,昏迷,休克。

2004年4月末盛丽霞心脏病发作,被抬到医院,恶警任红赞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盛丽霞想去拔针头,恶警任红赞死死摁住她的双手,胳膊肘顶住她的喉管,使其几乎窒息,浑身抽搐不停。后来盛丽霞被关在厕所。

2004年12月一同修给盛丽霞经文被恶人发现,恶警任红赞强行搜身,抢走经文,盛丽霞高呼“法轮大法好”,被恶警黄海燕送到小号冷冻并且加期三个月。当时刚下完雪,天气异常寒冷,小号开着窗,和外面一个温度,盛丽霞没穿棉衣,冻得瑟瑟发抖,半夜腿肚子抽筋,而且在这关禁闭十天中不准洗漱,一天三次厕所,吃窝头咸菜,喝厕所大桶里不知放了多久的水。

从小号出来后,盛丽霞绝食抗议迫害,被强行野蛮灌食。灌食的恶警曹大夫极其残忍,在盛丽霞的两个鼻腔、口腔里乱插,鼻腔、口腔全部插破,折腾了半个小时才勉强把管插到胃里。这边往鼻管里灌着食,那边鲜血顺着鼻管不停的往下流,淌了一地,拔管时,又吐出很多血。灌一大盆半生不熟的苞米糊,胀得人胃很痛,反酸。一天灌两次食,一次20元,鼻管和针管另算钱,由队长直接从盛丽霞的钱卡中扣除,这边迫害着大法学员的肉体,那边抢着大法学员的钱,流氓都被她们耍尽了。

盛丽霞绝食第十八天,身体已经虚弱不堪,家人来探视她,看她身体特别不好,就去找所长苏境要求检查身体,苏境表面答应,一看她吃饭了,再不提检查身体,对其父母避而不见。后来盛丽霞父亲找到苏境,要求她们对其女儿被迫害成这样负责任,苏境态度蛮横的说:“你们愿意上哪告上哪告。”将她父母推给大队长王晓峰。马三家对大法学员行恶都是所长指使大队长、队长纵容恶人所为,她们做贼心虚,表面挺凶,内心惧怕,王晓峰当时答应她父母给她办理保外就医,但是等她父母一走立即变卦。

腊月二十九,周玉珍、魏艳华等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面对同修被迫害,盛丽霞高呼“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学员有罪”、“停止迫害大法学员”。下午,恶警黄海燕把她叫出去,从后面上来四个男恶警,一下子就把她扑倒在地上,连拖带拽把她送到小号。一路上,盛丽霞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大法学员”。

到了小号,恶警强行将盛丽霞的双手一边一只铐在铁椅子两端定位。一男恶警朝她的胸口狠狠的踢了一脚,并且恶狠狠的说;“你再喊,喊,我就打你。”盛丽霞冲着他高喊:“迫害大法学员有罪!”恶警又上前狠狠的抽了她几个大耳光,她仍然高喊“迫害大法学员有罪!”恶警悻悻的出去了。

第二天是腊月三十,农历新年了,人们都沉浸在辞旧迎新的喜悦中时,盛丽霞和另外四名大法学员却被关在小号遭受残酷的折磨。小号非常冷,盛丽霞被定位在铁椅子上不能动,睡觉只能坐着,而且小号里二十四小时用高音喇叭播放震耳欲聋的超强噪音,使她们无法睡觉,对她们精神实行强刺激,实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盛丽霞被强烈的噪音刺激的心脏病发作,昏迷过去,而毫无人性的恶警依然用高音喇叭播放超强噪音,完全不顾她的死活。十天后从小号被放出 ,盛丽霞已经被折磨的虚弱不堪。她不配合邪恶,不穿囚服,恶警黄海燕强行给她往身上套,她就往下脱,在黄海燕的撕扯下,她心脏病发作,浑身抽搐不停。而后,她又绝食抗议迫害,五天之后,闯出魔窟,但是已经被折磨得心力交瘁,身体虚弱,奄奄一息。

盛丽霞所遭受的迫害只是马三家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冰山一角,在接连不断的残酷迫害中,很多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伤。盛丽霞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正常。马三家恶警罪恶滔天,将迫害揭露出来,让世人了解迫害真象,同时也警醒恶人,善恶必报,不要再助纣为虐,不要再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善恶到头终有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