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近期恶人恶行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18日】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是吉林省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基地之一,这个邪恶的魔窟,几年来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下面是发生在近期的几例恶人恶行:

一、冯伟(警号:2200497):一大队教导员,几年来,冯伟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不遗余力、凶狠残暴、手段毒辣。2005年9月末,因吉林市大法弟子安凤波在宿舍里炼功,被包夹的刑事犯用手臂勒住脖子拖入管教室毒打,冯伟还将此事上报主管所长刘本文,刘本文说:你们大队马上写个申请将安凤波关小号,我马上就批。就这样10月8日安凤波被冯伟、刘本文等人关进小号迫害。四肢被固定锁住,小号阴森寒冷,冯伟说:不许给被褥,看他晚上怎么过。安凤波绝食抗议,冯伟伙同其他恶警,将安凤波绑在铁椅子上,全身用绳子勒紧,野蛮灌食。当其他大法弟子提出抗议时,冯伟叫嚣说:“我就是要整他,就是要把你们法轮功干倒,我要把他的牙整掉,把管子插进去再拔出来,就是折腾他。他就是想吃也不给他吃。就是灌,我要逼他骂你们老师,骂大法,并到每个监舍去骂,我才放过他。我就是要以邪制正,我就不怕遭恶报。”就这样他在灌食时反复插管迫害大法弟子安凤波。

2005年9月,吉林市大法弟子滕世军被送入九台市劳教所一大队严管舍。因他不配合邪恶,不写五书,遭到严重迫害,冯伟指使三名刑事犯看管、包夹滕世军,逼其长时间坐板,从早晨4:30——晚上10:30分,除吃饭上厕所,全天坐板,稍动一动即遭到毒打。同时不让穿棉衣服,打开窗冻滕世军(因严管舍就滕世军一人)最后连看滕世军的三名刑事犯穿棉大衣都受不了,三个人换班看着,冯伟还威胁恐吓滕世军,常指使刑事犯毒打他。

冯伟经常赌博,勒索钱财。纵容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勒索、诈骗大法弟子的钱财。大法弟子向其举报刑事犯违纪现象时,他却说:“谁见到好吃的不吃?借你们的钱?你们愿意,我不管。”背后,他又找到刑事犯以此为由勒索刑事犯的钱财。并告诉刑事犯是哪个大法弟子告的状。挑起刑事犯对大法弟子的仇恨,使其更加疯狂迫害大法弟子。

九台市劳教所有两个最恶的刑事犯田得军(榆树人)、张立波,二人绰号“狼狈”,张立波坏主意多,坏招多。田得军打人狠,打起人来象疯子一样,什么手段都使。二人在劳教所被恶警纵容着,当时所里各大队坚定的大法弟子都交给他们转化,他们采用种种酷刑:弹眼球、用火烧、毒打、针扎手指尖、浇凉水、电棍等等。花样翻新,手段残忍,毫无人性。田得军说:“经我亲手毒打转化的大法弟子至少40多人。”

冯伟经常利用二人迫害大法弟子,并说:“我就是要用这个疯子(指田得军)来治你们大法弟子。”他们有一个专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小屋,门玻璃和窗玻璃都用纸糊住,屋里常常传出打人声和大法弟子的惨叫声。当有大法弟子正告冯伟要控告他时,他说:“告我,你们有什么证据?打你们时把黑塑料袋给你们套上,你们知道谁打的?你们告谁去?”还说:“共产党给我钱,我就给它卖命。

二、马广丰,所谓的大队长。大法弟子几乎都被他毒打过。大法弟子白明旭(吉林市人)被他毒打至脸部严重变形,舒兰大法弟子李生成,被他用电棍电得满脸水疱。

2005年10月9日晚,马广丰到教育队严管舍欲迫害大法弟子宋旭(延吉人),宋旭向其讲真象,马广丰不听,刚要殴打宋旭,突然休克倒地,被送到九台医院抢救。第二天,又到严管舍欲迫害宋旭,又休克倒地,反复三次遭报。最后吓的马广丰再没进严管舍,但他不知苍天对他的警告,将宋旭转入严管大队迫害。

三、张新:严管大队干警,经常毒打大法弟子,张真(白山人)因喊法轮大法好,被张新一拳打得满嘴是血,并指刑事犯用抹布沾上尿,再吐上痰塞进张真嘴里,强迫张真两腿劈开,骑在80厘米宽的床上,再从下面将两腿绑上,然后毒打,用火烧、用针扎食指,张真被酷刑折磨的惨不忍睹。

目前在严管大队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有:李文君(吉林市)金永男(延吉市)宋旭(延吉市)姜树林(吉林市)于学忠(吉林市)。

望见到迫害真象的大法弟子,正念加持正在遭邪恶迫害的九台市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李文君、金永男、宋旭、姜树林、于学忠。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黑手、乱法烂鬼及恶党的一切邪恶因素。叫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不可救度的邪恶之徒,立遭恶报!

我们正告冯伟、马广丰、张新等跟随江氏集团的邪恶之徒,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古人云: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必有报,你们如不猛醒,必遭恶报!

神灭中共在即,同样给你们的机会是有限的,珍惜吧!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