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古冶区大法学员遭迫害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1月30日】河北唐山古冶区大法学员党爱民因信仰“真善忍”,自99年720以来,多次遭受抓捕、关押、非法劳教、强制洗脑、酷刑迫害,一度曾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现仍被610恶人无限期的关在赵矿医院变相迫害。

大法学员爱民自99年720以来,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受非法抓捕关押。以下是他这六年来遭迫害的经历。

2000年10月爱民和十多个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澄清法轮功真象,却被古冶驻京办事处的人抓了回来,关进古冶看守所。

爱民通过理智思考,认识到去北京上访、讲清大法真象没有错,因为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上访的权利。于是他又去北京上访,又被抓关入古冶看守所进行迫害,爱民绝食抗议,恶警支使犯人用三寸长的大针往身上、脸上扎了一百多个针眼,扎得鲜血直流,一边扎一边问:“还炼不炼?炼就扎”。

恶警还对爱民上大刑、戴手铐脚镣。一次犯人用大被把爱民全部捂盖住,一点缝隙不留,接着又上去6、7个人压他,压得快没气时才把被掀开。犯人们不让爱民睡床铺,让他睡在冰凉的地上。

在看守所期间爱民几乎是天天挨打,犯人们还用宽牙刷杆碾他的手指,骨头都露出来了,现在手上的伤疤还清晰可见。恶警用鞋底将爱民的臀部打烂,炎热的夏天还不准洗澡,导致伤口化脓感染,散发着臭气。日后伤口结痂时,撕下的整张痂皮就有碗口大小。

后来爱民被非法劳教,被关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这里环境邪恶至极,首先是一个月的严管迫害,每天12小时坐木板凳,不但要挺直腰,也不允许随便乱动,时间一长,坐骨上的两个骨头尖在硬板凳上稍一移动,肉皮就磨破,血和肉沾在内裤上疼痛难忍,等到晚上睡觉过了一宿破皮定了疤,到第二天坐板凳时又磨破了,血肉就又沾在内裤上,大法弟子们每天都在受着如此非人的折磨。

一次恶警李晓忠一伙发现爱民炼功,便对他施以酷刑杀绳迫害。其中一名恶警用双腿夹住头部,将两胳膊扭到背后交叉到最大限度以上,另一恶警将如小指粗细的尼龙绳狠劲勒绑,绳被勒入肉中,整个肩膀巨痛难忍。此时爱民的双臂已完全麻木,失去知觉不能抬起。恶警就将爱民失去知觉的双臂抬起,拉直了来回摇晃,摇晃越大越麻,痛苦越大。这种酷刑一般人挨到三绳,就会呕吐、出虚汗、心慌、气短、脸色发白。而恶警竟连续7次不断杀绳施暴。这是多么邪恶的迫害呀!

还有一次在恶警的怂恿下,九个劳教犯按着爱民并攥着他的手,用牙刷杆使劲压碾他的手指,把手上的肉都碾掉了,骨头都露了出来。劳教犯问:“还炼不炼?”爱民仍说:“炼!”这些邪恶之徒又用擀面棍把他的腿碾得皮肉脱骨,当时腿肿得象房梁一样粗。在劳教所爱民黑天白天总挨打,有一次遭高压电棍电击,当场昏死过去。被罚站,站的腿都发黑了。

十个月的时间,爱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一度生命垂危。后来劳教所不得不让单位接回爱民,单位却不让回家,而是将他转入赵矿医院变相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在医院期间,看守爱民的恶人在他的饭里下了不好的东西,使他吃完饭后就开始拉肚子,不断往厕所跑,拉得身体虚弱无力。

从医院走脱后,爱民去北京上访时又被抓回,被赵矿“610”关进赵矿分处的铁笼子里,五花大绑,遭副处长李向普实施上杀绳酷刑,不给饭吃,不给水喝。爱民被迫害的全身浮肿,吃不了饭,吃啥吐啥,在铁笼子里关了一个多月。

赵矿分处将爱民关入唐山市纺织大学邪恶洗脑班迫害。一次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王志杰、田连峰、孟××三人拽到屋外,王志杰拳打脚踢,田连峰用皮鞋踩脸,孟××用塑料板凳将头顶打了一个有半寸多长的口子,鲜血直流。冬天,他们把爱民关在了一间空屋里,只铺上报纸在冰凉的地上睡,后来连报纸也给收走了。在冬天最寒冷的一天,当时恶警田连峰穿了很多衣服和军用皮鞋还冻的直跑,然而他却让只穿毛衣毛裤的爱民在屋外最通风的地方冻了一天。

爱民还被所谓的“帮教人员”随意打骂,24小时不让睡觉,就连行动、大小便都受限制。2003年底,爱民被赵矿派去的两个监护打伤,头发抓掉了许多,眼眶被打的黑紫,头上大包摞小包,腰也直不起来,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真是惨不忍睹。

在这种邪恶的环境下度过了270天。在申诉无门的情况下,爱民绝食抵制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后来被赵矿公安分处接回,以救治为名在赵矿医院进行变相迫害。

目前爱民早已劳教到期,但赵矿党委、610、分处仍不放人,还以救治为名关押在赵矿医院进行变相迫害。


赵矿党委副书记高孝德
下岗办公室书记陈志敏
赵矿“610”主任尼安利
赵矿“610”副主任付秀华  宅0315-3505539,办0315-3051493
公安分处副处长李相普      宅0315-350622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