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的事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3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长期以来追随江氏流氓政治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学员而臭名昭著。一些恶警为达到“转化”大法学员捞取政绩、发奖金、晋升的无耻目的,使出了各种让人发指的手段来折磨大法学员。其中8中队队长李奇(警号516082)、副队长尹丹及恶警李霞最为阴毒。

李霞曾在新津花桥610洗脑班阴笑着威胁大法学员:“你这里不‘转化’,想去那里‘转化’吗?那里(指资中劳教所)可就没有这里‘轻松’了。(那里)没有酷刑,但我们可以在政策允许范围之内对你们使用刑具。”恶警尹丹也经常对吸毒犯指示:“要好好的整这些大法学员。”恶警李奇更是扬言:“就是要让你们大法学员血流成河。”

在恶警们的命令和指使下,一些毫无人性的吸毒犯除对大法学员进行监视、体罚外,还经常发泄式的辱骂、毒打大法学员,甚至对大法学员进行性侮辱和用毒药摧残。那些特别凶狠、打骂大法学员特别卖力者和恶警们的关系非常密切。彼此称兄道弟,恶警们常给予“表扬”和减教,恶警李霞更是经常买来各种吃的东西“奖赏”她们。而一些良知尚存、不愿迫害大法学员的“包夹”却遭到恶警们的训斥和惩罚。

在楠木寺劳教所,恶警们对大法学员施以电击、戴械具、打骂、体罚已是家常便饭。以下揭露的是一些吸毒犯在恶警的唆使下有恃无恐、人性全无的让人发指的部份罪行。

1.罚站(站军姿)、毒打、捆绑。

恶警李奇为了摧毁大法学员的意志,强迫大法学员一天24小时不让睡觉的持续站军姿,并派吸毒犯们轮流监视,吸毒犯们叫苦不迭。大法学员若是不从,或是眼睛眨一下,就会招来她们报复式的毒打,很多时候大法学员是强睁着眼睛犯困。大法学员有次被这样折磨整整20多天,而大法学员祝跃辉最长的一次达61天整。

2002年冬季的一天,一名澳大利亚记者到楠木寺询问“水牢”一事,李奇对此矢口否认。李带着记者从一楼走到三楼,见有13名大法学员被罚站,记者问道:“为何她们要站着?”李竟说:“她们喜欢站。”大法学员罗梦、段文莲、彭世群、汪慧英(当时59岁)听到后指着李奇说:“我们不喜欢站,是她(李奇)让站的。”当天这4名大法学员就分别被几名吸毒犯围着暴打几个小时,当时的情景连周围的人听到后都感到心惊胆颤,眼含泪水不忍回头去看。

晚饭后,恶警又指使吸毒犯把4名大法学员拖到无人的地方毒打。在拖罗梦时大法学员高慧英站出来制止:“如果你们再打罗梦,我今天就死给你们看。”得知罗梦又遭毒打后,高慧英愤怒的冲出房间,用头猛烈的撞击水泥栏杆,当即昏死过去(编者注:大法的法理教人珍惜生命,自杀是有罪的。但恶警极度的迫害下,有的学员采取了极端的做法,是不可取的。望大法学员以法为师。)(送医院抢救输了几个小时的氧气,苏醒后被连续罚站半个月)。高慧芳撞墙后,众吸毒犯就直接在房间内毒打大法学员段文莲、彭世群、汪慧英。恶警李奇接着又把罗梦带出,回来时李奇拿出一纸,所谓没打罗梦的保证书,说什么刚才没打罗梦,罗梦已承认并在上面签字盖了手印。(不知李给罗梦灌了什么药物)然后又找茬亲自动手毒打彭世群,并狠狠的说自己就算丢掉那身制服(警皮)也要把说真话的大法学员打死。最后还不解气又把罗梦、彭世群环抱着铐在大树上,任其他吸毒犯打骂。之后罗梦、彭世群、高慧芳等又被连续罚站半个月。

老年大法学员汪慧英则被强迫双盘后,被五花大绑的捆成一个肉球,4天半后解开时,其臀部的肉已烂在了屎尿里,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期间,她们仍逼着她听诽谤大法的录音,逼迫让写不炼大法的“悔过书”。大法学员靠不断的发正念才闯了过来。

2.暴打、脱光衣服打。

2002年9月15-18日,恶警李奇、尹丹、李霞从其他中队调入20名犯人,连同8中队的30名吸毒犯,共50人。唆使她们几人为一伙分别围着一名大法学员暴打。大法学员凡英(音)坚决抵制,遭12名犯人围打,直至昏死过去。大法学员龚素英(现已被迫害致死)被打倒在地,全身是伤挣扎不起。因大法学员喻斌不承认自己有罪,被恶警李奇指使的8名吸毒犯毒打几个小时,4根肋骨被打断。

吸毒犯心理变态扭曲,打人时下手心狠手辣。除了打耳光、用拳头猛击太阳穴、用手拐骨击、膝盖骨顶身体脆弱部位等,还用双皮带(皮带双折)抽、和硬塑料拖鞋、木棒打等来折磨大法学员。善良的大法学员在任何情况下都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李奇、尹丹、李霞竟还要让打手们把大法学员的衣服脱光了打。

2003年10月,每轮到以上三恶警值班,大法学员刘忠义、喻斌、童国群等就会被分别每天一个的在夜深人静时带到洗碗间(是一间阴暗的房间)里,紧闭门窗,一边打大法学员一边扒大法学员的衣服,边打边骂:“你还讲不讲真话……”并逼迫大法学员写“悔过书”。一次,她们趁大法学员蒋贤芳被犹大用绳子勒得快昏死过去时,抓住她的手在犹大们早已写好的“悔过书”上按上手印,就算“转化”了。

绝食抗议她们暴行的大法学员,多数会被野蛮灌食。2002年10月大法学员刘忠义被恶警李奇、尹丹指使的吸毒犯李嘉琴等2人灌食时下颚被撬错位,致使口腔不能正常关合,不能正常吃饭。

3.脱光衣服踩、踢、踹大法学员小腹;性侮辱、灌水。

2003年2月17日,因大法学员不愿读诽谤大法的书物,恶警李奇、李霞、尹丹指使陈琦(西昌人)、李红(成都人)、邓爱玲(西昌人)共6名吸毒犯将大法学员刘忠义、陶玉琴、彭世群、罗梦、段文莲的衣服扒光。先用双皮带、硬塑料拖鞋、木棒等对大法学员逐个围着暴打。大法学员被打倒在地后又被拖到里屋继续打。打手们打累了就穿着皮鞋在大法学员的小腹处乱踩,口中并不断的辱骂大法学员,连打带踩加骂一打就是几个小时。晚上又打一直打到深夜,连楼下的人都被吵醒。

第二天,吸毒犯陈琦、邓爱玲又伙同其他吸毒犯扒光大法学员童国群的衣服,让童国群站在离墙一尺远的地方,陈等就穿着皮鞋从3.4米外的距离猛冲过去用脚猛踹其小腹,又用拳头猛击其太阳穴和胸部。直至童国群无法支撑,仍强迫她站着。接着又把罗梦(20多岁的年轻女大法学员)衣服脱光用皮带、鞋、木棒等一阵暴打,吸毒犯李红、陈琦、曾国娜(又名曾国容)又合伙把罗梦拖入里间扔在粗糙的水泥地上。强迫大法学员黄敏、黄国群在罗梦的胯下、大腿内侧写污辱大法的字。黄敏不从,被扒光衣服打倒在地不能动弹。吸毒犯们又抓扯住黄敏的头发迫使黄敏的嘴不断的触及罗梦的阴部。吸毒犯李红更是无耻的用肮脏的抹布塞住罗梦的嘴,用极其下流的手段侮辱罗梦,抓住罗梦的手按揉罗的胸部,并装男人用手指去刺激和强奸罗梦,最后又借此再次打骂罗梦,并往罗梦胸部和阴部泼冷水。当天罗梦共被打三次,陶玉琴亦遭毒打。

19日打手们又在恶警的授意下把大法学员陶玉琴的头发、两手大小拇指用细尼龙绳(恶警给的)套住,双脚脚尖点地,成一大字形的吊在上下床之间打骂。当天大法学员刘忠义也被毒打。

从19日起,李奇等恶警就开始命令打手们给坚定的大法学员灌水,不喝者就打。每10分钟一大杯水,可一天只能上2次厕所。(早晚各一次)大法学员裤子被尿湿不能洗。3个月洗漱一次,洗澡洗衣的时间加起来却只有半小时。

4.关小间、坐水牢。

自那以后,恶警们就将大法学员罗梦、陶玉琴、喻斌、童国群、蒋贤芳、刘忠义等单个非法关押,每小间有两名打手(吸毒犯)。打手每天都逼大法学员24小时的面壁站军姿,一乏困就打。自此小间每天都传来大法学员被打的碰撞声、撞墙声,连着物品落在地上的叮咚声、打手们的打骂声、和大法学员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小间”在三楼的一侧,恶警李奇、尹丹、李霞等每次值班都故意不到小间所在一侧“巡视”,借此掩人耳目---她们“不知”这里时刻发生着的暴行。而每个星期五下午她们都会招集小间“包夹”开会,传授各种迫害大法学员的“招术”,并论功行赏。一些吸毒犯因打骂大法学员卖力得以减教,和分得一些食物吃(恶警李霞常买些好吃的东西给她们)。若发现哪个“包夹”对大法学员稍好点,她们就训斥和体罚。

除了关小间外,一些大法学员还被长期关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地上每天都被泼上水(因屋里没能蓄积深水,借此可欺骗来询问的记者)。大法学员困在里面每天只吃2两饭。大法学员张文清、张凤清手脚长期被铐着,可每隔一两天就会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等大法口号。一些吸毒犯听到后就跑去拳打脚踢。

5.药物、毒药摧残。

恶警李奇等为了达到目地,除了用以上手段来折磨大法学员以外,还极其阴毒的对大法学员下毒,甚至使用剧毒妄图置大法学员于死地。

2003年农历正月十六日上午,大法学员刘静黎被一小时灌一次利尿药,每次2杯。药水下肚一会膀胱就频繁的收缩,尿忍不住,胀得难受,却又不准解便。下午又每两小时灌一次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几秒钟之内就感到手指僵硬。刘静黎立即斥问一旁监视的“包夹”给自己喝的是什么,“包夹”心虚道:“你不要乱说,干部关心你给你喝水。”一边又不断的给躲在屋里的干警做手势传递她服药后的反应。原来她们是想在刘静黎身上做试验好如法炮制的迫害其他大法学员。在刘静黎强大的正念作用下,药物没有伤害到刘静黎。

当晚午夜12点,因药物对刘静黎没起作用,恶警李奇和干警康凤查夜走后,吸毒犯曹杰梅又受命打了刘静黎一顿,并逼她站军姿态。当晚李奇还不罢休,4点(正月十七)第二次查夜走后,恶犯曹杰梅当着另一吸毒犯的面给刘静黎灌下一碗和着迷魂药和剧毒(当然是恶警李奇给的药)的药水。2分钟后刘静黎感到腹内巨痛,接着口吐鲜血,2小时后出现幻觉。在师父巨大的承受和慈悲保护下大法学员刘静黎再次闯了过来。第二天早上刘静黎用纸擦牙,纸都被牙齿上的剧毒染成了绿色。恶警李奇发现自己阴谋未得逞,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说话声音颤抖。但仍未有悔改之意。

2003年2月19日因大法学员不读诽谤大法的书物,恶警李奇指使吸毒犯偷偷的再给大法学员灌的水里下毒。大法学员段文莲中毒后神志不清,遭到恶犯李红、陈琦、邓爱玲的暴打。而恶警李霞等又四处宣称是大法学员炼功所致,并以此来暗示威胁其他大法学员不“转化”的“下场”。

以上只是发生在资中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身上的迫害案例的冰山一角。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尤其是对大法学员的性虐待案件。

望大法学员,及时曝光当地恶警的邪恶。共同制止这场非人的迫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