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监狱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更新: 2019年03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4日】牡丹江监狱还在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2005年5月26日,为了抵制迫害,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大法弟子申金祥2002年9月20日在鸡西监狱一监区二分监区被强制井下采煤,遇塌方造成右踝骨骨折。

一、金宥峰在集训队里被灌食折磨 在监区遭“手铐吊”

金宥峰,原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2004年3月末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集训队,一入监就被强制面壁抱头蹲下,只留下一套毛衣、毛裤、内衣,其余被洗劫一空,洗漱用品都不放过,头几个月洗脸刷牙都成了非分之想,洗澡就更谈不上了。周少昆是严管房(1号房)管房杂工,在管教庄某的唆使下,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参与者。法轮功学员们白天上车间干活,因没完成任务,开过板,晚上回监舍常常加班。金宥峰完不成任务,就下地“开飞机”,开板。常完不成任务,金宥峰因没配合下地“开飞机”,在周少昆的指使下,被打手刘大庆等毒打。包房管教司海涛,为了“转化”金宥峰和小吴,给周少昆施加压力。金宥峰因不配合邪恶,不“转化”,金宥峰不说保证不炼,在司管教面前,被周少昆打。不配合背手、低头、管教面前蹲下,被司海涛打嘴巴子。

2004年9月4日,集训队妄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采取单独隔离,不准睡觉等手段迫害。刘军、吴越荣分别被关到1号房、2号房,白天码铺,晚上不让睡觉,安排几名犯人轮流谈话,有时刘军一站一宿,甚至站小板凳,持续4~5天。恶警扬言,要在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身上进行。为了阻止迫害,9月9日,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第二天,高云翔,关连斌还有金宥峰被关进小号,脚戴38斤镣子,手戴手捧子,再用铁链穿上与脚镣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关小号的第二天他们被灌食,用比正常粗的插管,在嗓子眼上乱插,到胃后继续往里送,目的就是折磨,而且大量地灌,都冒到体外,呛气管,(姚国才被灌食时食物進了气管)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完就泻肚。金宥峰在被关小号期间,灌食的第二天,有一个自称“万魔之王”的恶警,领三、四个号里犯人,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头堵鼻孔,强行灌水,不给喘息的机会,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小号里阴凉,身上又穿着单衣服,要求加衣,迟迟不给送,小号里睡光板铺,没有被褥,更是难以入眠。

从小号出来后,大法弟子就不配合邪恶,抵制劳动,抵制面墙码铺等,这样金宥峰等人在集训队被非法关押一年两个月。

2005年5月26日,金宥峰他们被分到5、6、7、8、9监区,金宥峰被分到7监区一中队。只要不“转化”,干活也不给减刑。为了抵制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继续不参加强加的劳动。第二天出工时,金宥峰在车间被队长栾玉用手铐铐在窗外铁栏杆上。27日上午又铐了半天。当天下午,在大队长朱再良的指使下,在干警厕所的墙角横梁上用手铐单臂交替吊一下午。28日,朱大队派刑事犯韩宝仁、戴清民、刘用、苏玉明等人看管并做转化工作。次日,未见效,朱大队骂这些犯人,并以免评(影响减刑)相威胁。在朱大队的威逼唆使下,这些刑事犯又将金宥峰带到那个厕所,打金宥峰一顿,主要打手是韩宝仁,打脸,打腰,又拧胳膊,用脚踢脸(这次苏玉明没动手)。之后,由专人刘用看管,不许坐,并多次要采用电棍或继续吊起来相威胁。

二、申金祥狱中受折磨 左腿被打坏

申金祥被监区长刘明华(警号:2306272)与教导员高某(警号:2306569)将左腿打坏,使他半个多月不能走路,快一年了还未痊愈。

2004年1月20日早8点,也就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九,牡丹江监狱14监区的监区长刘明华把大法弟子申金祥叫到办公室,就大吵大骂地说:一、不许你和任何人讲话;二、不许看电视;三、不许坐着,收工回去就给我躺着。申金祥说: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权,你凭什么不让讲话?刘明华就大声喊叫:你给我蹲下!申金祥不蹲,刘就蹦过来气急败坏地抓住申金祥的衣领子就摔,摔不倒申金祥,就将他扭转过来踹申左膝弯处,将申踹倒,照着申的后腰脑袋猛踢踹,还喊着:拿电棍来!教导员高海民拿着电警棍跑进屋,就击打申的嘴、脸、头、脖子等处,嘴里还喊着:我叫你喊!这时又跑进三个犯人,其中一个叫李波的要上来打,申金祥说:这事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掺和。2004年农历新年放假十六天,申金祥在床上躺了十六天,新年过后指导员刘尊运把申金祥骗出监舍,出工到车间,其目的就是不让申金祥休息,每天由人搀扶着出工,直到4月2日,将申金祥踹出了14监区,还扣着7个月的小帐找不回来。

2002年6月4日,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大法弟子申金祥被犯人杂工彭广华打在心脏部三拳,致使疼痛了半个月。犯人杂工解逊用20公分宽,2公分厚,1米7长的板子打申金祥的臀部,打得肿的不能坐。

2002年8月10日,申金祥被强制在鸡西监狱井下采煤20个小时,早上5点,在食堂被恶警王中军、韩绪忠殴打,倒在地,用皮鞋踢、踹,口里还骂着“打死你这个法轮功!”当时,申金祥被打倒五次,左眼眶被打肿了。打完后又被强迫在三百多名犯人面前蹶着。韩绪忠还用鼻涕往申金祥的身上抹。

2002年7月19日在鸡西监狱一监区二分监区,申金祥被犯人杂工白金宝,用一米长,4公分宽1公分厚的柞木板往肋骨、锁骨、大臂上砍,打二次,近一个小时,用脚往申金祥胸上猛踹。

2002年9月20日,申金祥在鸡西监狱一监区二分监区采煤班采煤时,因监狱管教强迫超额完成任务,违章作业,还没放完炮就提前進入采煤场,结果棚顶板大面积塌方。申金祥被砸在大石堆中,造成右踝骨骨折。被犯人们送到井面时,指导员宋健还说:这样的送上来干什么?等到收工时再一块回来呗!

2002年11月中旬,鸡西监狱教改科长姜振英和一监区教育干事聂明辉在分监区办公室强迫申金祥写“四书”, 申金祥不写,就强迫申金祥把拐扔掉单腿站着,因申金祥右踝骨骨折,他们有意的让申金祥出丑,进行人格侮辱。

2002年11月23日,鸡西监狱教改科长姜振英和干事聂明军在一监区办公室,姜振英说:“叫犯人把你的腿用拐砸折,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炼功,如果腿能接上,以后你就可以炼功了。”申金祥说:你为什么让犯人砸,而你不砸呢?姜说:那我不犯罪吗?在回监舍的楼梯上姜看四周没人,对申说:你再不“转化”,我就没收你的拐,叫犯人揍你。而且早就告诉了犯人杂工白金宝对申金祥要严格管理,所以每天申金祥不知何故就被白金宝殴打,有时实在找不着理由时,也要申金祥被痛骂一顿。

2003年3月23日上午,鸡西监狱教改科长姜振英,到一监区二分监区监舍对申金祥说:“你这个反改造分子,从今天起严管你。”并指示犯人杂工白金宝:不许申金祥到食堂吃饭,每顿一个馒头,不许任何人与他说话,晚间坐到12点。当时鸡西监狱早4点30分起床,就这样坐到第四天。分监区长刘雅杰找申金祥谈话:我就是共产党的一杆枪,你不“转化”我们就采取措施,你知道检察院是怎么搞案件的吧,车轮战,不让你睡觉,用200瓦灯泡烤你,还有你都知道,我们现在不用,但是你每天要光着脚蹲在砖地上,到下半夜两点,我看你能挺多少天。刘雅杰让一个智力不健全的犯人尹守芝看着申金祥,并经常的踢申金祥。晚间看电视时把申金祥弄到电视底下听电视,别人都坐着看电视,而申金祥却蹲在电视底下听电视。刘雅杰经常告诉犯人们不许给申金祥往回带馒头,刘还偷着告诉一名犯人,不要给法轮功拿饭,饿他。而这名犯人偷着给申金祥拿回两个小烧饼,并告诉申金祥:千万别说我给的,刘队长告诉我不让给你饭吃。

就这样直到4月15日鸡西监狱把申金祥转到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三、黄国栋八监区遭殴打

2004年9月20日。八监区副监区长张家文、王光、赵明辉、王继军、闫江等五名恶警,用三只电警棍殴打大法弟子黄国栋,打完之后,又把黄挂在铁栅栏上,在生产车间。

2005年3月8日。八监区恶警于福刚、武学军、何广胜、李军、裴胜烈等,殴打黄国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