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警察害人致死 死者家属遭监控(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14日】辽宁省锦州市大法弟子闫利的家人于2005年12月7日震惊获知,两个星期前被内蒙古恶警绑架的亲人闫利已被迫害致死,当地公安局竟欲给家人五千元了事。闫利的妻子在经过最初的震惊及茫然后表示:“闫利死的那么冤,别说给五千,就是五十万我都不要。”她打算找律师寻求法律途径。


闫利

大法弟子闫利于2005年11月22日,在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哈达街银行胡同一住宅楼内,被赤峰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及红山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后非法关押在红山区看守所,他被迫害致死的时间在11月24日至12月7日之间。因当地公检法机构联合掩盖这起死亡案件真象,闫利被迫害致死的详情及确切时间仍待查。

以下是目前明慧网已经了解到的部份情况。


闫利的三口之家

据红山看守所医务人员反映,闫利遭绑架当晚被劫持到红山区看守所时,身上只穿了一套衬衣衬裤,当天赤峰的温度是零下21摄氏度,看守所没让闫利添加任何衣物或被褥等防寒物品。

11月24日,赤峰公安局电话通知闫利的家人,叫家人在家等他们寄过去的东西。12月5日上午10点钟,闫利的妻子苑英平在等不到东西的情况下,打电话给红山区国保大队,一女性人员在电话中称闫利现已生命垂危,要求家属尽快赶到赤峰,“不然的话就见不了他(闫利)最后一面了” 。

苑英平于当天晚7点乘长途汽车匆匆赶到赤峰市红山区看守所,看守所负责接待的警察何亮却说“闫利没事”,“正在赤峰最好的医院接受治疗”。然后何亮打电话通知红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布仁和刘姓警察。这两名警察赶来对苑英平进行了身份核实,然后以天色太晚为由,不让苑英平去医院看望闫利,而是将她送到赤峰市第一职业中专西侧的一个实习宾馆,叫她等待消息。

第二天上午10点30分,闫利的妻子苑英平在左右等不到消息的情况下,焦急的赶到红山区公安分局,找到红山区国安大队负责人布仁和一人称 “刘队”的警察,布仁说:“闫利已经去世了。我第一次给你打电话时,闫利就已经死了。”苑英平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不知所措,茫然说:“我不知道谁给我打的电话呀,我一直在等你们给我邮那个东西。”这时布仁又改口说:“我跟你开个玩笑,闫利现在医院呢。”他看到苑英平拿个大包裹,就又漏口说:“你是不是给他准备的寿衣呀?”

这次警察以正在抢救为由,仍不让苑英平到医院去看闫利,让她仍回宾馆等消息。

12月7日上午,当苑英平再次来到红山公安分局时,布仁和“刘队”才确切的告诉她“闫利已经死了”。警察将苑英平带到赤峰第二医院住院部5楼ICU(无菌)病房重病看护室,只见闫利的遗体上盖了一块儿白布,苑英平上前掀开白布,发现丈夫身上一丝不挂,仰面躺在床上,四肢僵硬,双目圆睁。她禁不住当场失声痛哭。

在确定闫利已经去世后,闫利的妻子苑英平往家里打电话通知其他家人。自从苑英平和几位亲属到达赤峰后,就受到了公安便衣的严密监控,几乎是寸步不离,就连她上厕所、打电话都有人跟着,使他们承受相当大的压力。

12月8日上午9点半,在红山区看守所,红山公安分局局长、检察院检察长、法医等人草草向闫利的家属宣布了闫利的所谓死因和处理意见,公安局并单方面开出了一份所谓的协议,当场就逼闫利的家属签字。这个被警察称为出于“人道主义”的协议书内容极为无耻、无赖。可见下文下图:

经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协调,由红山区公安分局与闫利的家属代表协商处理闫利死亡后善后事宜,达成如下协议:

1、闫利属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家属对闫利死因无异议,对红山区检察院的调查结论无异议;
2、对尸表检验及检察院的调查结论无异议;
3、尸体于是2005年12月9日前进行火化, 火化在红山区公安分局的监督下由其亲属进行,不得进行现场录像、拍照;
4、从人道主义出发,为照顾闫利的家庭困难,红山公安分局给予闫利丧葬补助费伍千元整;
5、停尸、火化费用由红山区公安分局负责。


上图:当地司法机构及警察趁闫利的妻子苑英平精神上遭到沉重打击而神志不清时,胁迫苑英平签下的所谓“协议书”。“协议书”的内容充份体现出中共掩盖罪行、欺骗世人的熟练流氓手法

面对丈夫突如其来的死亡,苑英平精神上遭到沉重打击,在当地司法机构及警察的联合施高压下,她在神志不清中稀里糊涂的在协议书上签了字。回到宾馆后,苑英平渐渐的冷静下来,趁着监控的公安人员吃饭时不注意,离开了宾馆。苑英平说:“闫利死的那么冤,别说他们给五千,就是五十万我都不要。”她打算找律师追究凶手。

苑英平离开后,赤峰国保大队非常紧张,连夜在全市搜查,包括各大宾馆、旅店,铁路、公路;并在实习宾馆开个房间,对其余家属直接监控。12月9日早上不到8点,7辆公检法的车,挟持着6名家属,在闫利的妻子苑英平不在场的情况下,由闫利的大哥代表签字同意,将闫利的遗体快速火化了事。

据熟悉闫利的同修介绍,闫利求学期间曾就读于大连轻工学院,1989年毕业后在辽宁省锦州市女儿河纺织厂工作。1995年12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纺织厂期间曾担任生产处总调度、处长助理、生产部部长助理、车间主任助理。历年被评为厂里的先进。

1999年7月20日以前,法轮大法在中国普遍受到人们的赞扬,闫利自己掏钱买书和录像到附近的十几个村子洪法。1999年4.25和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镇压后,闫利曾先后九次进京向政府讲大法真象,维护自己的信仰,因此被逼下岗。

闫利在上访期间曾被拘留两次(锦州市拘留所)。在第一次拘留期间(99年8月14日―9月14日),时任辽宁省长的闻士震曾亲自下达对闫利“不转化不放人”的手令。在1999年10月25日,闫利被非法教养二年,关押在锦州市教养院,教养期间因一直坚持信仰,拒绝转化,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连续几个月关小号。两年期满后又被加期九个月,经常绝食被灌,直到最后吃不下东西、奄奄一息时才被释放回家。到家休养的一个多月中,始终吃流食,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有人扶着才能下地。

2004年9月份,闫利在通往赤峰市喀啦沁旗的客车上由于讲真象被人举报,在赤峰锦山公安分局被拘留,绝食九天,也是奄奄一息状态才被放回家。

此次闫利再被绑架,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就被迫害致死。据警察称,在非法抓捕闫利的那家大法弟子家发现了《九评共产党》的书和大法真象资料,给闫利定了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据警察说,闫利被抓后绝食抵制迫害。警察于11月26日起在看守所对他进行迫害性灌食,12月4日将他送医院抢救。

据悉,同闫利一同被抓捕的大法弟子王晓东(化名李新)和另一姓岳的大法弟子一直在红山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目前也是生命垂危。

相关电话:

检察院住红山看守所检查室副主任 阿木古朗0476-8677210
检察院住红山看守所司法检察 程建军 0476-8677210

红山区国保大队 0476-8365260
布仁办公室 0476-8360476 0476-8383341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