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集中营遭迫害和奴役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2日】我叫田绍艳,是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人。1997年,我因百病缠身、生活不能自理而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疾病痊愈,身体健康,并且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公司因为亏损不发工资,一般人都不上班了,而我还为单位着想,正常上班。

1999年8月末,因中共媒体诽谤大法,我去北京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劳教1年半。

1999年9月至2000年6月,我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看守所,所长季××用电棍电我,看守所警察张文仲在春节前用凉水泼我们,并打开窗户冻我们。

后来我被送到了马三家,2000年9月,马三家教养院不法警察黄海燕把我的嘴打出了血,用两根电棍电我的手、脚、脖子、前胸,造成被电部位起红泡、后来又变成了黄泡、在变黑之后才愈合。她还对我连踢带打,把我的头发拽掉了一层,罚蹲、罚站,汗水滴在地上一片,進行所谓“强制转化”。

2002年7月,因我自己在家炼功,被绥中不法警察绑架,非法劳教3年,2002年12月,马三家警察黄海燕指使转化的人把我关在卫生间里,不让我睡觉,進行所谓“强制转化”。

2003年4月,因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强制超负荷劳动(挖树坑),造成我腰、腿、胸疼的走不了路,心跳得呼吸困难,睡不着觉。

中共“十六大”期间,迫害加剧。12月,马三家利用邪恶的所谓“联合帮教团”加重迫害,不让大法弟子睡觉,用各种酷刑强迫大法弟子“转化”。连已经不能走路、呼吸都困难的我也未能幸免,警察黄海燕只让我睡半宿觉,导致我心跳加重,嘴唇发紫,手脚又凉又麻,浑身发抖,含了几天的救心丸后被送到医院,后来又被送到沈阳四医院,诊断为左膝关节滑膜炎、滑膜腔积液。两次花了700多元也没好多少,到现在还疼。

超负荷的手工活累得我手臂疼的经常睡不着觉、手指都变形了。更苦恼的是2004年2月,在室内干手工活造成了胶中毒,出现很多症状,包括头疼、头胀、头晕、眼花、耳胀、耳鸣,鼻子出血,口、舌、牙床、手脚都麻;咳嗽、心跳气喘,胃火辣辣的烧痛,吐血、内脏都疼,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全身肿胀、无力,走不动路。有时连翻手的力气都没有,头、脸、身上起了小包、发痒,头发掉得露了头皮,至今未能长出。头上还有一个逐渐增大的包至今没有消下去。

虽然这批有毒的活因为上百人中毒而没干完就退回去了,但给我们造成的后遗症却留下了。从此我便失去了劳动能力,对很多化学物品的味儿都过敏,比如洗衣粉、香水,而且味道越大,上述症状就越重。从那以后,我一年之内没有几天离开过床,2005年7月,我三年劳教期满回家后还是两个人搀扶我上炕的。其实早就应该放我回家,是江氏流氓集团夺取了我的劳动能力。

现在我虽然走路不用扶了,但还受不了以前受害过的那些气味儿,连洗衣服的力气都没有,想打工也无能为力。无奈去主管单位林业局索要8年前拖欠我的工资6000来元,林业局的张书记说:“没钱,以后别来了。”

我呼吁立即解体马三家女二所这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并要求赔偿我的损失,要求林业局归还我的工资。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