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非法关押米晓征已七个月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12月9日】石家庄市大法弟子米晓征,于2005年4月初与同修一同被裕华公安分局强行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市第二看守所将近一个月时,又被转至邪恶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遭受身心摧残,至今已有七个多月了。

现米晓征被单独关在二楼。米晓征的母亲乔文英,听信中共当局的谎言,非常配合邪恶,极力想让自己的女儿“转化”,邪恶更加有恃无恐。洗脑班开始让米晓征的母亲陪着,后为避开亲属耳目,以方便進行“洗脑”,就让她母亲回家,并由家里出钱由洗脑班找来一人做“陪教”。米晓征家生活很不富裕,也是出于无奈,母亲乔文英只好往洗脑班交高额的费用以支持邪恶迫害自己的独生女。米晓征的父亲更是不明真象,对女儿恶语相向,甚至置之不理。

米晓征,女,27岁,家住石家庄市金马小区腾飞园4-6-203,原重庆大学B区建筑城规学院96级学生,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大法后品学兼优,成绩跃至全年级第一名,其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善良的品行很有口碑。

1999年大法遭到迫害后,于9月份,米晓征进京到国家信访办依法上访,却被抓到重庆市驻京办。后被学校带回,非法监禁一个月办洗脑班。复课后遭到学校停发奖学金、非法监视等迫害。重庆大学(B)区当时的校长是祝家磷。

2000年秋,米晓征再次被重庆市政法委和重庆大学(B)区非法关押于校招待所,办封闭式“学习班”洗脑,被威胁在修炼大法和退学之间选择。一天160元的高额房费逼自己掏。无奈她绝食抗议7天,后被强制停学,让家长带回。这时她已经完成了四年的学业,仅差一年就可以毕业了。重庆大学(B)区对此事不敢声张。

2000年12月,米晓征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打开横幅后,在广场上被恶警殴打,后被抓往北京市前门派出所。在那里遭毒打,后又被押往崇文区看守所,后被放回。

2001年1月1日,再次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和平申诉,在天安门分局被犯罪警察打晕,后被押往门头沟看守所,绝食十一天被放。后流离失所。

2002年夏,米晓征被邪恶之徒劫持到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强制洗脑,遭受了一系列的迫害:“助教”赵聚勇、警察袁书谦往米晓征的嘴里灌酒;赵聚勇往米的眼珠上抹红花油,使劲地捏鼻子叫“挤瞌睡虫”,捏耳垂,掐胳臂,往脸上贴纸条、头上包毛巾,对米进行人格侮辱;“助教”杨杰狠命地扯米的耳朵,不停地打头,还恶语相激;“助教”邢潇向米吹皂荚粉,不让米去厕所等(见明慧网2002年10月15日文章“揭开‘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残害心灵的黑幕”)。米晓征被放出来后不断遭到公安骚扰,被迫再次流离失所。

据悉,邪恶为抓捕米晓征,采取跟踪、监听等卑鄙的特务手段。去年农历年前后,石家庄市政保大队政委邓方等人秘密跟踪米晓征到外地,恶人并未急于动手,而是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邪恶手段,一直未放松对米晓征的监视。

2005年4月初,在尖岭一朋友处,米晓征与几位同修一同被裕华公安分局李军一伙绑架,再次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确实是法西斯集中营,现在表面是比以前有稍微的“宽松”,但其伪善的画皮掩饰不住其邪恶的本性:就是要把人们心中的“真善忍”打掉,他们张扬的、做出来的“善举”只是为迷惑人所使的又一种手段罢了。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善”就没有了。比如对待石家庄老年大法学员王若娥,恶人们不管老人近70岁的高龄,竟长时间不让老人睡觉,给老人迫害性灌食,逼迫老人写所谓的“四书”。

希望米晓征的母亲乔文英能分清正邪,你的女儿做好人没有错,是江氏集团非要迫害好人,如果你真的为女儿好,就不要再纵容洗脑班迫害自己的女儿了,帮助女儿尽快脱离魔窟。


犯罪机构相关电话:(石家庄市区号:0311)
石家庄裕华分局 :专管迫害法轮功副局长:李军(办)86122610,(宅)83659948,
局长:李新乐 (办)86129181 (宅) 87058268 手机 13503112599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地址:石家庄市北城路
中心主任 袁书谦(男,30岁,非常伪善),办公电话: 87792624-8012、8012、8016
郭锁山 李爱国 韩主任 袁主任(女) 梁主任
石家庄市驻洗脑班的李京、王建国
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杨玉坤(女,非常邪恶)、鲁惠英(女,负责“转化”后学员的再“巩固”工作,话语很恶毒)、姜春青(男,40岁左右,受无神论影响很深,言语尖酸刻薄)
值班室 电话 87762641
保卫组 杨卫国
教育组电话:87754007 87792624-8012或8013
犹大:梁子凌 栾城县的王新彩(非常恶)
米晓征家电话:85657571
米晓征姥姥家电话:8587611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