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大曝光──揭露河北省会洗脑中心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8月6日】在河北省石家庄市北郊,与美丽的水上公园比邻的石家庄市北城路18号,有一处高墙铁门,平时黑色大门紧闭,冷气森森,里面更是每天上演着当今现代文明中的罪恶,这就是所谓的“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一个地地道道的强制洗脑中心。洗脑中心的原“教育处处长”孔繁运就赤裸裸的道出了“洗脑”的真面目,他曾恬不知耻的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

一、中国特色的“纳粹集中营”

洗脑中心自2001年8月成立到2004年11月,就有350多名大法学员被残害,至今已有30余期,每期学员几人、十几人,甚则三四十人,一直用各种法西斯手段给大法学员强制洗脑。

河北省会洗脑中心,是2000年江氏流氓集团拨款筹建的,是专门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挂牌是:河北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它的周围有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大铁门24小时紧闭,门口内外设有摄像监视,就是恶警出入都是打开小窗后,再开门出入。院内有两座三层小楼房,南楼是办公楼,北楼用来非法囚禁大法学员。每层约20多个小房间,每间窗户都安了铁栏杆,被绑架的学员关在一楼的各房间,有两个陪教24小时看守,房内只有两张床,两个陪教轮流睡。学员吃、住、睡、上厕所等,陪教都寸步不离,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每个房间朝向走廊一面有窥视孔,可从小孔监视室内人的行动。晚上室内的灯一直亮着,不许关。

洗脑中心的实权操纵在石家庄市公安局手里,市公安局副局长郭锁山担任洗脑中心的一把手,其次还有几名“主任”:梁、韩、袁、李、周,都曾是各公安分局和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凶手。目前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职业“教员”主要有姚方、袁书谦、王春青、鲁惠英、杨玉坤等,上边害怕他们被大法弟子所影响,除六名“主任”和三名“处长”外,其余警察每隔一段时间就从劳教所换一次人。他们实际上是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群体灭绝政策的打手。该洗脑班自编了一套充满谎言的“十六讲教材”,这所谓的“十六讲教材”从来不敢让被强迫洗脑的学员带走,因为他们知道这“十六讲教材”是经不起推敲的、毫无根据的、胡编乱造的。

刚绑架进去的学员被囚禁在一楼,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强制不让睡觉,逼着写四书;妥协的学员转关在二楼,由恶警上课,每天给学员强行灌输诋毁、诽谤大法的谎言的东西,逼学员写所谓“批判作业”,目的是让学员彻底失去理智,按照他们的要求“转化”。一楼和二楼的楼层大铁门,晚上10点到早上6点都锁着,几个保安24小时值班,这样所有人都出不来。整个气氛让人想到电影中关押战犯的纳粹集中营。

二、“法制中心”最违法

1、肆意抓人、绑架人

所谓的“法制中心”和邪恶的“610”、公安局、街道办、居委会、单位、派出所等联合,用欺骗手段绑架进来很多人。如说去学习、开会等,有的是从单位或家里直接抓来,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这些人知法犯法,践踏法律,践踏人权,和土匪、黑帮无别,所有进班学员都是这样诱骗绑架的。

2、名为转化,实为迫害

法轮功亦称法轮大法,是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的修炼方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除了修心还有五套功法用以修命。法轮功既是一种十分有效的健身功法,又是一种十分崇高的信仰。人们因修炼法轮功而无疾无病,人们因信仰“真、善、忍”而无私无恨。1992年5月至1999年7月的七年间,法轮功靠人传人、心传心,传遍中国大江南北,据1998年底中国政府的统计显示,全国炼法轮功者达7000万之众。到2005年,法轮大法已经在世界上至少70多个国家接受褒奖1000多项。然而,在江氏流氓集团授意下,重德向善的民众却遭受史无前例的迫害、虐杀。

有一名辛集学员叫边秀娟,马庄乡北营村的(宅电83368302),她炼功,被恶人举报,在她们乡扣留一个多月,据说洗脑中心要“任务”,边秀娟就被610送去了。她身上带着六百元钱,说是住一个星期。一到先是答题,都是些诬蔑大法和师父的题,比如让她填写法轮大法好不好,真善忍好不好,她答好,没顺应邪恶的要求,邪恶就把她带回家,抢走一万多元钱,还把她家的农用车拖走,没出示任何证明与收据,再次把她送进了洗脑班,至今还未出来。她的两个女儿,今年大的考大学,小的考初中,邪恶把家中的钱全抢走了,人也被绑架了,致使孩子们都要面临辍学的困境。而大女儿的老师说孩子学习好,不应辍学,并且边秀娟一天往家打好几个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这才让大女儿参加了高考,而二女儿连考试都没能参加。

恶党诬蔑说法轮功学员不顾家,还说没有亲情,这简直是信口雌黄、颠倒黑白。到底是谁造成的法轮功修炼者有家不能回、妻离子散、儿女们见不到父母,被骚乱、绑架,这活生生的事实不让人一目了然了吗?“河北法制教育中心”真是迫害真修向善好人的邪恶机构。

洗脑中心的原“教育处处长”孔繁运就赤裸裸地道出了“洗脑”的真面目。孔繁运,男,50多岁,曾在情报部门工作。2001年8月洗脑中心成立后一直任所谓的教务处处长。他曾恬不知耻地说:“你们叫这儿‘洗脑班’真是叫对了,我们就是给你们洗脑的,让你们一个个乖乖的听我们的话。”还邪恶地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这就是洗脑中心“挽救、教育、转化”的标准。2003年5月凶犯孔繁运从洗脑中心主动调离了。有消息说它作恶多端遭恶报,心脏突然异常,找地方救治去了。

善良的人们请冷静的想一想,难道这是我们社会所需要的吗?难道我们所有人都变成孔繁运所说的那种人,我们的社会就美好了吗?他们的行为不恰恰是违法吗?

3、强制放弃信仰,手段毒辣

(1)不让睡觉

法轮功学员大都是被绑架或骗进去的,一进去就被关进“谈话室”,每天不分昼夜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恶徒称之为“熬鹰”)的酷刑折磨,有的长达38天。睡觉是人的生理需求,学员承受到极限时,就熬得睁不开眼了,不由自主的就睡着了。这时所谓的“助教”就猛踢一脚,或猛掐一把,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水等刺激性的物质。

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曾被熬得晕了过去,摔倒在地,牙齿碰掉了一颗,满嘴是血,醒来后“教员”却狠毒地说:“死了算自杀”。多邪恶呀!刘立峰是河北省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本科学历,在大学主修法律专业。他说:“中国既然是以法治国,那就要以法行事。”他以理服人,从法律的角度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洗脑班的恶人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他们根本不讲理了,连续十几天不让睡觉,往眼皮里抹清凉油,不让上厕所,几个人强行让他长时间盘腿。在场的许多人都看不过去了,“太残忍了。”恶警招数用尽,也未能使他屈服,可又无法收场,就把他送进了隔壁的劳教所,真是邪恶至极!受到这种折磨的还有石家庄电厂的孙金英和新华区人大的张素瑜等等。

(2)滥施淫威,卑鄙下流

对于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不法人员们更是残酷:扒眼皮、弹眼球、揪耳朵、灌白酒、打人、电击、在寒冷的冬夜用冷水浇头、不让去厕所、上绳、灌迷魂药,甚至送精神病院。洗脑人员们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强制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光盘,把人折磨到身体承受极限或神志不清时,他们再用断章取义、自欺欺人的邪恶谎言,诱使你顺水推舟的放弃信仰,放弃法轮功修炼。

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火车司机、大法弟子丁立红曾先后二十五天不让睡觉,耳朵被赵聚勇揪出血。大法弟子姜帆的手被邢潇用打火机烧出疤痕,姜帆绝食抗议,他们就野蛮灌食。不让刘慧娥去厕所,竟逼得她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内蒙通辽学员丁力砚坚修大法,被承受不了外界压力的爱人与在栾城县组织部工作的弟弟自己掏了六千元钱骗进洗脑班的。恶人们折磨她八天八夜不让睡觉,她仍不妥协,恶人们就开始实行强制措施:灌酒、毒打、憋尿(不让上厕所),在脸上、胳膊上、手上写满了诬蔑师父与大法、诬蔑人格尊严的极其恶毒下流之语,几个男恶人又抓着她的手摁着让她写诽谤师父与大法的话……

洗脑班恶人们还往法轮功学员脸上、手上、胳膊上写大法师父的名字,在地上写满师父的名字,逼学员用脚踩;他们逼学员站在高处,大声恐吓学员等等邪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掐、打、骂、威胁、恐吓、欺骗等一切流氓手段全使出来了,竭尽最恶毒的方式对学员进行人身和人格污辱,说下流的话,做下流的动作。每天还要强行灌输诬蔑法轮功创始人及法轮大法的谎言,恶警和犹大轮番上阵,几小时换一班人马。“助教”梁恣凌背地里宣称,女学员怕羞,就得对她们采取搂搂抱抱,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2001年12月,一名30多岁的男大法学员,因为拒绝转化,洗脑班恶人们凶相毕露,用金属利器扎穿耳朵以至鲜血直流,在手背上划出道道伤口,把身体各部位掐出大片青紫,用鞋后跟狠跺脚趾,用肮脏的墩布在脸上擦。拳脚相加,还曾脱下鞋来,把脚搭在他的大腿上,耍尽流氓相等等。用各种方式连续多日剥夺睡眠,该学员极度困倦坐在板凳上无法自控的不断栽倒,走路时不自觉的撞到墙上,甚至出现了在与人交谈中时而清醒时而说梦话的现象。该学员一直绝食抗议,后因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洗脑中心怕承担责任才放回家。

洗脑中心用尽种种卑鄙、邪恶、残暴手段,对大法学员肆意逞凶、侮辱谩骂、体罚殴打。目的是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在身心极度疲惫精神恍惚之时“转化”。

(3)剥夺人权,精神肉体双重折磨

在洗脑班里的法轮功学员都是被诱骗和绑架来的。绑架学员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续,只要恐怖组织“610”一声令下,就可以任意绑架,强制洗脑。这里没有一点人身自由,全天24小时被囚禁在一个房间里,有专人监视,连上厕所都要请示。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说话、打招呼,许多地方都安装了摄像头,有的房间内也有,安装得非常隐蔽,学员的一切活动均被窥视到,严重的侵犯了人的隐私权。除了上厕所之外,不许离开房间,几乎与世隔绝。就连到这里来看管法轮功的人员(所谓的“陪教”,一般由学员所在单位指派,或雇用)呆上一个星期就憋得受不了了,所以“陪教”是一周一换。有的“陪教”也会大吵大嚷,声称自己没有人身自由。更何况被长期无辜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

有的法轮功学员(如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石家庄炼油厂的邱立英等)竟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有的在长期孤独、寂寞的痛苦中,同时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人的意志被消磨殆尽,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有的迫害至精神失常。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女,40岁,博士毕业,副教授。2004年2月24日李惠云和丈夫宋洪水同时被绑架到河北省会洗脑班的。李惠云在“培训中心”期间受到连续熬夜5天,超长时间强制双盘腿,被两男人用手连续打头无数,烟头烫等等折磨,导致后来思维混乱甚至情绪和行为失控。2004年8月10日被非法送去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被非法劳教仅几天后,李惠云就被送去医院。期间劳教所也一直对其家人封锁消息并以谎言欺瞒。家人是在李惠云被送去医院两星期后,才得知真情的。

大法学员刘涛,女,28岁,大专文化,家住石家庄市谈固小区50-4-201。因多次进京为大法上访和在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数次拘留、非法关押,释放后派出所、公安又经常无故骚扰,逼得刘涛流离失所。2000年10月在向世人讲真象时被暴徒绑架,非法判劳教3年,被劫持在石家庄劳教所一大队受到了酷刑折磨。刘涛2001年5月11日被逼从四楼跳下造成10处骨折,其中4处为粉碎性骨折(详情明慧网曾报导过)。2002年元月,劳教所又将刘涛转到河北洗脑中心进行迫害,刘涛受到了比肉体折磨更为残酷的精神折磨。不法之徒不分昼夜地轮流灌输、迷惑,不停地放诽谤、诬陷李洪志师父及大法的录像、电视、文章;不起作用,又伪善地用温情动摇大法学员对大法的正念,妄图使其从肉体到精神完全受他们的奴役、驱使。恶党所宣扬的“春风化雨般的温暖”背后是“腥风血雨的残酷”,洗脑班19个难熬的日日夜夜,刘涛承受不仅仅是精神的折磨,还有肉体上摔伤未愈的痛苦。劳教所、洗脑班口口声声声称对刘涛像亲人一样的关怀,请问哪一个国家的工作人员对一个道德高尚、真诚善良的公民如此关怀──没有任何罪过被绑架进劳教所,骨折十处不让保外就医、不让家属看望,没有人身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刘涛摔伤近一年,身体未恢复,上厕所要人搀扶,生活上要人照顾,连律师都说如此重的伤早该保外就医了,可这里连起码的人道主义都没有。这就是江泽民鼓吹的“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写照。难怪江泽民会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

河北省洗脑中心对刘涛的非法洗脑失败了,刘涛又被劫持回了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但是邪恶的洗脑并未停止,迫害仍在继续。就是这样一个充满邪恶的集中营,却经常有外地参观者前来,学习着如何残害扭曲人性的“经验”。就是这样一个灭绝人性的地方,却能被中共恶党“610”树为全国的“典范”。

(4)野蛮阴险

在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针对绝食抗议迫害的大法学员,恶警袁书谦等人发明一套野蛮的“灌水”手段:几个人按住法轮功学员不让动,捏住鼻子,用暖壶不停的往口中灌水,使人无法呼吸,同时用拳头击打腹部。每次灌水都几乎令人窒息,让人体验到死亡临近的痛苦,然而能灌进去的水却微乎其微,恶徒们对此并不关心,只是用折磨人的手段逼迫大法弟子背叛信仰,真是丧失人性、坏事做绝。

石家庄市委610恐怖组织头目之一袁书谦,男,33岁,个头不高,矮胖,戴一副眼镜,表面上一脸的斯文相,充满了阴险、伪善、邪恶,曾任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它表面温文尔雅,实际上没有人性,很多整人的阴损招术都是它出的,它曾经猖狂的说“江能说一,我能做到二”。河北省安全厅干部、大法弟子陶洪升就是在那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送医院后身亡,而袁自称当时它是负责陶洪升的“转化”的。针对明慧网揭露的陶洪升被害事实,它抵赖说劳教所对陶洪升如何人道、如何尽心尽力照顾云云。难道把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照顾”成了肾衰竭后身亡就是“人道”?在河北省会洗脑中心,袁书谦更是残害过数百名大法学员,坏事干绝,而且不知悔改,执迷不悟。

恶警袁书谦还指使在大法学员的上身、腹部书写诬蔑师父的文字,甚至扬言要将大法学员衣服剥光后全身写满此类话。当大法学员抗议这是一种流氓行为,败坏政府形象时,他竟表示:流氓就流氓了,也得这么干。他知道学炼法轮功戒烟戒酒并且专一修炼,不二法门,袁书谦吸烟时故意把烟雾喷在大法学员脸上,还给大法学员灌酒。这个邪党恶徒怎么能给人制造精神痛苦,就怎么干。它做的这一切就是要企图制造炼功人亵渎信仰的“既成事实”,逼迫人就范,击溃学员敬师敬法的第一道心理防线,然后发动全面进攻,将学员拉下水。

恶警袁书谦不仅是该中心折磨大法学员的黑干将,还是炮制诽谤佛法、颠倒黑白、祸乱世间“课程”的所谓“教员”。该洗脑中心不法人员在强迫一些人违心妥协之后,仍不放人,在里面继续关1~3个月,强行灌输所谓“后期巩固教育课程”,不配合便继续折磨。其实这些“课程”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全是丧心病狂的谎言,诋毁法轮大法与大法师父。还自称是该中心独有的,也因此而树立为所谓全国“典型”,经常有其它各地市、全国范围的洗脑中心去“参观”,如毒瘤一般扩散。可笑的是这些“课程”都是原劳教所狱警来“讲”,他们都是不学无术的恶党打手,像恶警袁书谦还是折磨大法学员的刽子手,转脸又道貌岸然地出现在讲台上。

(5)威胁利诱他人犯罪

洗脑中心恶徒们还利用人性中自私、欺善怕恶、明哲保身、落井下石的负面因素,欺骗、胁迫、利诱单位领导、学员家属及派来的“陪教”和“犹大”参与它们的犯罪,在淫威下无辜地成了他们的帮凶。邪党江氏加害的不只是法轮功,它们在裹挟群众和各级官员犯罪的同时也在助长人性负面因素,泯灭人性的良知与尊严,毁灭世人的未来。

三、伪善伎俩

刚进来的学员先被“请”进谈话室。恶警们轮班24小时和学员所谓“谈话”,用迷惑人的“软招儿”和学员交谈表示同情,替学员想办法尽快出去,或是传递书信,通知家属来接见等,一段时间对你好象很“关心”。当然,他们绝不会真正发自内心的去关心你,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钱,多转化一个就多捞一份钱。有的学员识不破这些伎俩,误认为他们有所收敛变好了,从而上当受骗,做了大法学员不该做的事,写了所谓的保证。同时恶警不断的恐吓:不转化就别想出去,不转化就直接送旁边的劳教所,那里可没这舒服……在精神上迫使学员失去信心,违心地妥协。其实目的就是使学员放弃修炼,万变不离其宗。如被识破,阴险的手段就无所不用其极。

恶警们还在每个房间装了电视,欺骗家属说条件很好,每天可以看电视,其实那是用来放欺世谎言节目的光盘,翻来覆去放那些颠倒黑白的东西,往学员脑子里灌,不看也得看,不听也得听。恶警还利用一些犹大强行灌输邪悟歪理,诽谤佛法,以此卑劣手段进行精神摧残,逼其放弃修炼。

一楼好几个房间内墙壁上都有很多血点,虽然用白灰刷了一层,但血迹仍清晰可见,这是恶警们对学员施暴的铁证。就在今年中国新年前,石家庄元氏大法学员齐兰芹不接受洗脑谎言,恶警们恼羞成怒,收罗一伙歹徒不停暴打、折磨齐兰芹,直到把齐兰芹折磨的全身浮肿,行动困难,生命垂危,才将她送回家,在家调养两个多月才好有所转。有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双眼几乎看不见东西,去厕所都是摸索着墙往前走。也有的大法弟子长期绝食抗议,他们怕出人命,不得不放回家。

现在恶警们表面上承诺不打人,还诋毁明慧网对他们的揭露失实,实际上是由于害怕明慧网曝光他们的恶行,也觉得暴力手段不能使学员屈服,他们就改变策略,其手段变得更残忍、更隐蔽。卢慧英是洗脑中心的主要洗脑人员,说起话来显得“和蔼可亲”,诽谤起大法来,语言刻薄、恶毒,骨子里都透着邪恶,她还胡说对大法学员没骂过一句,没打过一下。姜某、杨某是负责与犹大一起逼学员写四书的恶警,是从劳教所调去的。姜某经常公开谩骂大法及大法学员,极力宣扬恶党的斗争哲学。帮凶犹大梁子凌是河北省邢台沙河人,他说在挣党的钱,在洗脑中心已经两、三年了,他自己声称已经转化多少多少学员了,罪业深重。有的学员糊涂了,被邪恶控制做帮凶,后来良心发现,就想办法离开了邪恶黑窝,然后慢慢就明白了,声明强制洗脑作废,继续修炼。而梁子凌一直在帮助邪恶之徒迫害学员,打人、折磨人都是他领人直接出手。

四、聚敛钱财,勾心斗角

洗脑中心勒索法轮功学员,每人每月被强制交3000元所谓的“学费”,一期班3个月或更长,近万元或更多。这笔钱或从工资中扣除,或逼迫家里人交。“陪教”大多是雇来的下岗职工,工资也强制由法轮功学员出,每人每月大概600元工资。还经常对大法学员及其家属敲竹杠,不给“好处”是不会轻易放人的。这里伙食低劣,陪教只吃天就叫苦。

洗脑中心这伙人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对大法学员采用威逼利诱、恐吓欺骗、造谣诬蔑、侮辱人格、剥夺睡眠、限制人身自由、暴力摧残肉体等等法西斯手段折磨学员迫使转化,它们互相之间也天天明争暗斗、尔虞我诈,搞得乌烟瘴气、到处是陷阱。

五、迫害仍在进行

河北省洗脑中心近日将被强迫所谓转化的十人放出,现在里边还囚禁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为了争取权利,有的法轮功学员已经绝食两个多月,生命垂危。其中郝秋燕绝食半年了,身体都极度虚弱,恶徒们仍不罢休。表面上有所收敛,实际上他们的邪恶、狠毒更隐蔽、更迷惑人。2005年6月,又有40余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情况十分紧急。

“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李洪志师父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在洗脑中心,大法弟子坚决不妥协,恶人们不敢声张偷偷把人送回家;也有一些人被迫妥协,但他们很快就清醒了。时至今日,绝大多数人都认清了洗脑中心的丑恶,发表了“严正声明”,又汇入正法洪流中。每周在明慧网上有几千多人声明洗脑作废,重新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善恶必报,迫害正法修炼者绝没有好下场。洗脑中心的暴行已招致天怒人怨,已有大批警察被警告:最残忍的恶警孔繁运心脏突然异常,已离开中心。歹徒崔姓女警,负责搜查房间的陈玲,周姓主任,还有姓王的女警都不同程度的疾病缠身。据可靠消息,其他的郭、梁、韩、袁、李等公安局警察身体都非常虚弱,浑身是病。警察们对外对内都严密封锁消息,他们掩盖的目的就是非常害怕别人说他们干坏事遭报了。天理绝对公正,希望洗脑中心的警察能够及时醒悟,否则更大报应来时,后悔晚矣!

(文中的事例明慧网均有详实报道,可参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