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农历新年到 千家万户难团圆(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2月4日】(明慧记者黎鸣综合报道)又逢农历新年,阖家团聚,尽享天伦之乐的时刻。

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今年是第六个农历新年了。这六个新年对于无数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来说,是在泪水中追思被无辜夺走生命的亲人的时刻,也是牵挂正在无辜遭受迫害的亲人的时刻。过年,对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而言,已经没有了温暖、欢乐和团聚的内涵。

恐怖迫害使无数家庭被摧残得支离破碎,许多家庭因迫害而失去了亲人,有的甚至一家失去多位亲人,孩子失去了父母、妻子失去了丈夫、老人失去了子女,活着的人承受着生死相隔的巨大痛苦,过着以泪洗面的日子;许多家庭中亲人无辜被关押、劳教和判刑,身陷囹圄,遭受着肉体和精神的折磨;有许多家庭中的亲人为了抵制非法抓捕、骚扰和迫害,有家不能回;还有许多家庭的亲人,因为秉持“真善忍”的信仰,被无理拒之国门之外,无法回国尽一份家庭成员的义务,亲人间只能隔洋遥寄对亲人的思念……中共和江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破坏了无数家庭的美好和幸福。

让我们仅以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在中共和江集团恐怖迫害中的真实经历,来看一看在中共“歌舞升平的欢宴”和“人权最好时期”的背后,真实的人民生活状态究竟是什么样子。

本文内容:

一、恐怖迫害中一家几口被虐杀
二、承受幼年丧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之巨痛
三、中共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大耍流氓
四、谎言欺骗 株连迫害 生命在仇恨的弥漫中被伤害
五、远隔重洋的思念——海外法轮功学员因信仰被剥夺回国探亲的权利

一、恐怖迫害中一家几口被虐杀

* 河北省张家口:四兄妹中三人被害死 老父母几经绑架关押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北辛堡镇蚕房营村的一法轮功修炼人家: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大姐陈淑兰,大哥陈爱忠,二弟陈爱立,小妹陈洪平和大姐的女儿李影全都修炼法轮大法。全家人受益,父亲多年的腰腿痛不治而愈;母亲30多年的关节炎、咳喘病好了,脾气也不再火暴了。


陈爱忠(大哥)

陈洪平(小妹)

陈氏一家合影,陈爱立(二弟)在右一

但7.20非法镇压法轮功后,大哥陈爱忠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判三年劳教,于2001年9月12日被送到河北省唐山第一劳教所,8天后即被虐杀。小妹陈洪平被怀来县东花园派出所非法抓捕毒打,双腿被打断,后在高阳劳教所遭受一年半的折磨,于2003年3月5日去世。

2004年2月28日,父陈运川、母王连荣和二子陈爱立被非法绑架到张家口市沙岭子洗脑班遭受迫害,三人绝食抗议,两个月后父子被放回反锁在家中,北辛堡乡派出所派人日夜看守,陈爱立身体已被摧残得极差。7月9日陈爱立摆脱监控,流离失所,但身体一直极度虚弱并日趋严重,于2004年11月5日含冤离世。

陈运川7月26日再次被绑架到沙岭子洗脑班遭受迫害,10月19日王连荣因被迫害致生命垂危而被放回,同日陈运川也被放回。二老回家不久,再次经历失子之痛。

现在四个子女只剩大女儿陈淑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大兴县天堂河女子劳教所,陈淑兰的女儿李影也被劫持在北京市昌平区敬老院。

* 内蒙古大法弟子于秀兰、李海燕母女相继被迫害致死

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大法弟子于秀兰,60多岁,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脉管炎,腿痛得常常卧床不起,多年到处求医都未能见效,病魔折磨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99年有幸炼起了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起来,多年的脉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修炼法轮大法给了她一个真正健康的身体。

于秀兰因坚决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保证书,并向被江氏集团谎言蒙蔽的世人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象,被几次非法关押。2000年11月12日在家中被大杨树镇中央街派出所所长白丽、片警刘长校、彭××等人绑架,长期非法关押在鄂伦春自治旗第二看守所。

后来,于秀兰被非法判刑3年送往保安沼女子监狱。她绝食绝水抗议迫害50多天,骨瘦如柴。在残酷迫害下于秀兰出现脑血栓症状,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监狱就是不放,还把她关进终日不见阳光的禁闭室里。2002年12月22日,于秀兰被迫害致死。

两年后,于秀兰年仅30岁的女儿、大法弟子李海燕,因坚持修炼大法、讲真象被数次绑架,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于2005年1月13日清晨4点左右含冤离世。9点多由片警张喜龄(音)及民政和街委主任等几人擅自匆忙将遗体拉去火化。

于秀兰的丈夫李金荣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驻京办,后来走脱,被迫流离失所。大杨树恶警抓不到李金荣就把他不修炼的大儿子做人质关进看守所。李金荣回去要人,被非法关押了8个多月,在家人的再三要求下才放人。李金荣的大儿子也被非法关押了15天才释放。李金荣后来因为发真象材料又被非法关押了15个月。

* 17天内张全福父子双双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虐杀


张全福和小孙女

张全福曾患有骨质增生、尿毒症等多种重病,1999年1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病症全部消失,身体健康,精神饱满。1999年7.20迫害以后,由于身心受益,凭着对国家政府的信任,父子進京上访,因此多次遭到公安人员上家骚扰和非法关押。最后一次是2002年3月6日晚父子一起再次被公安强行带走,均被再次非法判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张全福在关押期间被折磨得肌肉萎缩,失去走路能力,便脓便血,骨瘦如柴,被强行拖着上下楼开饭。于2003年1月2日死于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据透露,张全福临终前想喝口糖水的愿望也被拒绝,临死之前还被毒打一顿,被值班犯人王福利唤来使去,还被狱警队长李忠波打嘴巴子。


张全福之子张启发也被迫害致死

父亲去世半个月后,其子张启发于2003年1月18日被释放回家,此时张启发已呈濒死状态: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皮肤又黑又硬,长满硬刺硬疮、双腿疼痛不能行,呼吸困难,口齿不清,排泄困难。于第二天2003年1月19日中午死亡。

张启发的女儿张琪才15岁,短短17天里孩子失去了父亲和爷爷,恶警还经常到家骚扰,使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 甘肃陇西县大法弟子毕文明及其岳父母三人先后被迫害致死

毕文明,男,34岁,家住甘肃陇西西郊。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毕文明的岳父母黄志义、何春梅也于1998年前后得法。何春梅,60岁,得法前一字不识,常年的药罐子,但老人得法后几个月,不仅病好了,一身轻,而且能读《转法轮》了。黄志义在帮助老伴读《转法轮》的15天中,6年不愈合的手术刀口竟在不知不觉中愈合了!原本对法轮功信疑参半的黄志义惊诧得合不拢嘴。

法轮功遭残酷迫害后,毕文明于2000年2月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陇西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同年12月何春梅和老伴黄志义及女儿、女婿一同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向世人说一句心里话: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然而,二位老人却被非法抓捕遣送回当地,在当地监狱非法关押半年之久。毕文明在北京又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回来后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警方为查找被迫流离失所的毕文明及其妻子,不断的给二位老人施加压力,扬言再不交出二人,就将老人抓起来,给老人的精神造成极度的伤害,导致黄志义旧病复发,于2002年1月19日在悲愤中离开人世。

2002年2月毕文明在兰州被七里河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兰州西果园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入陇西县看守所,2003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2004年又被转入定西监狱迫害。在定西监狱毕文明遭到狱政科李某、张建英等恶人的电击等酷刑折磨。2004年9月3日中午,恶警又指使犯人对毕文明进行毒打,之后,恶警又用电棍电击迫害,导致毕文明当场死亡,身体伤痕累累。

何春梅老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连续打击下,于2004年9月30日在痛苦中撒手人寰。

* 吉林省东辽杨桂琴、杨桂俊姐妹双双被杀害

吉林省东辽县白泉镇一对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姐妹杨桂琴(47岁)、杨桂俊(43岁)在2002年9月底被非法判十几年徒刑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分别在2002年11月及2003年6月在监中被杀害,两姐妹死亡仅间隔7个月。

杨桂琴一直被当地警察列为重点抓捕对象。时因一名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不住警察的酷刑折磨,说出了法轮功资料点。2002年3月12日,市委书记赵振起亲自带领市公安局长等40多人把资料点围住,非法抓捕了杨桂琴、杨桂俊等15名法轮功学员。

姐妹俩生前遭到的酷刑折磨包括:坐老虎凳、高压电棍电击全身、吊铐、宫针、用点燃的香烟熏头烧脚等,据悉其中宫针一刑,其针体极细,扎到皮肉里不留痕迹,不出血,却极痛,一般人承受不住。警察用宫针扎法轮功学员的手指尖、脚趾尖和颈部。

* 安徽省合肥市李梅、李军姐妹因信仰被双双害死


李梅

李梅是一个非常文静纯朴的女孩。原来体弱多病,修炼以来,积极开朗,身体各方面都明显转好。她非常诚实、善良,曾把自己正式的会计工作让给了一位残疾的同事,自己主动要求下岗。就是这样的好人,因为觉得法轮功好,不象电视上所宣传的那样,去了北京信访办上访,从而被抓被打。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女子劳教所,期间被毒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2001年1月31日,李梅的父母被通知到解放军105医院看望女儿。去看的时候,李梅的家人被团团围住,不准靠近李梅。李梅的身体被被子盖住,只能看见头部,鼻子、嘴角、耳朵隐隐可见血迹,面部有淤伤,脖子围着纱布。据医生介绍,李梅已经大脑萎缩,内脏器官功能衰竭,只剩下微弱的心跳。2001年2月1日,李梅不治离开人世,年仅28岁。

劳教所内部情况封锁严密,具体发生了什么,难以得知。

2001年12月23日明慧网刊登了经民间途径证实的消息:李梅的姐姐李军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而被迫害致死,年仅30岁。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