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正念可正一切不正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5年3月13日】我是吉林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曾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因坚定修炼被两次转所迫害,历经两年多的非法关押,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

最近看了明慧编辑部的《正念正行征文》后,同修鼓励我把在三个劳教所的正念正行写出来,目地是为了证实大法。而我自己却一直认为:不管在劳教所里做得怎么样,都是在不同程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是自己没有做好,才被非法关押两年多并遭受残酷迫害,所以一直没有动笔。最近才悟到:这也是一种为私的观念,其实我们正念正行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写出来是为了证实大法而不是自我。

* 劳教犯人改掉了不劳而获的恶习

2000年10月,我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在这之前,劳教所里劳教犯人中的班长、管班的经常勒索大法学员的钱物并毒打他们。大法学员给劳教犯人洗衣服、被褥已成了一种习惯,就连劳教犯人的起居饮食都由大法学员“侍奉”。

我想证实法应从身边每件事入手。我刚一到劳教所四大队,一名邪恶的劳教犯人中的头扔过来一堆衣服,命令我说:赶快把这些衣服洗了。我问他难道你自己不能洗吗?他说:我还没有见过象你这样不听话的炼法轮功的,让你干什么你敢不干。我和他讲道理,他无话可说,最后蛮横的说:这是管教队长的衣服,我心平气和的对他说:不管是队长还是你和其他人,对我修炼人来说都是一样的。如果你确实真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助你,但我不能助长你的不好的习惯。那个原来经常打大法学员的刑事犯人的“头”从我们大法弟子身上看到了大法的威严,后来在接见自己的母亲时偷偷的告诉母亲回家学炼法轮功。

我还提醒其他大法学员,虽然我们表面上好象是在“帮”他们,但背后却是纵容了邪恶的迫害,这种做法对劳教犯人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经过交流,大家都能够正念抵制邪恶,从此劳教犯人改变了过去那种不劳而获的恶习。

* 劳教所干警公开向大法弟子道歉

一天一个平时刑事犯们都非常害怕的管教,酒后到班里当着许多学员的面辱骂大法学员,我当时就制止他说:“你不许骂人。”他当时一愣,接着说:“我就骂你,你能怎么样?”他后来感到很没面子,悻悻的起身走了。

晚上我又单独找到了那位管教谈话,他开始很冲动,根本不听我说。我等他平静下来之后,我开始和他善意的讲道理,我说打人骂人在劳教所虽然是“家常便饭”,但这是对“人”人格上的污辱,并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以及我们在这里被非法押是被迫害的,上访就是为了说一句真话等等。他听完后没说什么就让我回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把全大队18名大法弟子都组织到一起开会,在会上,他非常诚恳的向全体大法弟子做了郑重道歉,并保证在他自己身上不会再出现类似“骂人”事情。

* 劳教所里一次特殊的“谈判”

2001年春节过后,我们四大队大法弟子开创炼功环境,并要求无罪释放,遭恶警残酷迫害。大家以绝食抵制迫害,大队害怕事情“闹大”,就把我们四大队几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带到会议室和劳教所领导搞了一次所谓面谈。

那天我们四大队7名大法弟子,和劳教所由所长、政委、教育科长、管理科长和各大队大队长组成的所谓“谈判组”進行了谈判,集体要求无罪释放。

刚一進会议室,劳教所所长、政委等以训斥的口吻让我们站着听训。面对这种情况,我对劳教所的领导说:今天既然是为了解决问题,既然是“洽谈会”,那我们就应该是平等的,说完我和那六名大法弟子都坐了下来,平等的、面对面的和劳教所的领导谈了起来。

劳教所教育科长刘旬在谈话之前,伪善的说:你们有什么条件可以提,但是不能打断别人的谈话。在接下来的谈话中,当恶警刘旬诽谤师父和大法时,我马上站了起来進行制止。刘旬气急败坏的说:我们不有言在先吗?你怎么还抢话呢?你怎么这么不懂礼貌呢。我说:你骂人我制止你,这不是没有礼貌……这次谈判令全所干警、犯人为之震动。

* 电棍变成了手电

在吉林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而放弃修炼的又非常少的情况下,在2001年3月27日,我和其他同修共10人被转到通化劳教所。

那天晚上十点多钟,我们到了通化劳教所。晚上11点多的时候刚要上床休息,通化劳教所的恶警大队长孙建富,找我到管教室“谈话”,他酒后醉醺醺的,连喊带骂,高举电棍恶狠狠的说:“你别以为在吉林所,到这里什么都得按我的意思办。”并夹杂着污言秽语,我当时直视着他平静的说:“你做为政府的工作人员应该注意你的态度和工作方法。”他当时就愣住了,并且连喊带叫的说:“在这里还没有人敢和我这样讲话。”我仍然很平静,当时,我态度严肃,但语气和善的坚持我的观点说:“我没有管你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因为你的一言一行也代表着政府的形象。”他当时可能被我的义正辞严所震慑,高举电棍的手慢慢放下来说:“我这是电棍吗?这不是手电吗?(因电棍有手电的功能)

从这以后他再也没有敢迫害过我。

* 尊重我们的师父

接着我被分到通化劳教所二大队。我利用一切机会向刑事犯和大队干警们洪法,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和我们被迫害的真象。

一天一个警校刚毕业的年轻干警,为了“转化”我经常找我谈话。一天晚上别人都已经就寝,他又来找我谈话。刚开始他言语中带有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词语,我立即制止并反问他:你有父亲吧,你说我们应不应该尊敬长辈?他说:应该啊!我随即接着说:我们的师父就象我的父亲一样,如果你尊重我,就更应该尊敬我的“父亲”,也就是尊重我们的师父,这是我们谈话的前提,否则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他沉思了一会儿后说:好吧,我尊重你,更尊重你们的师父。这时所有的劳教犯人都听到了这番话,第二天,许多劳教犯人都对我伸出了大拇指说:你真是你们师父的好弟子!

2001年10月前夕是我的生日,这位年轻的干警特意为我做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里面还放了几个鸡蛋。第二天为了配合同修证实法,我在班里盘腿炼起了第五套功法。我闭上眼正在做加持动作时,年轻的干警轻轻的推我说:别炼了,你别难为我,这里是劳教所。我说:炼功人在哪里都炼功。他接着说,我对你多好啊,在劳教所管教从来没有过给“劳教人员”过生日的,你已经是例外了,你不但不感谢我,怎么还难为我呢?我坦诚的说:我不是劳教人员,是大法弟子。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生活上的关心,但我炼功不是为难你,而是为了证实大法。

他听后马上命令身边的劳教犯人搬我的双腿,我当即给他们讲真象,告诉他们如果那样做是在干坏事。那几个劳教犯人听完后转身就走,当时只剩下年轻的干警。

* 由半个馒头到一个馒头

2001年12月24日,我们因坚定修炼被转到全省邪恶最集中的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那里非常邪恶,恶警、恶人们不但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各种酷刑,还强迫他们做超时体力劳动,并在伙食上克扣劳教人员和大法弟子,那时每天早上只有半个馒头和一点粥,其他劳教犯人是明知被克扣也不敢提。

一天正赶上所长和有关人员到大队检查,当所长等人来到宿舍时,我当时就提出了每天早上只有半个馒头和一点粥根本吃不饱,所长听完后什么都没说,立即告诉身边的伙食科长增加饭量。第二天开始,早饭由半个馒头变成了一个馒头。我还经常向大队管教反映劳教犯人勒索大法弟子钱物的种种恶行,后来在我们大队基本上没有勒索、卡要等现象。

* 恶警无人敢正视我的目光

在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因恶警、恶人们经常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施以各种体罚、酷刑,针对此事我特意写了一篇“干警应提高自身素质和管理能力”的文章。为此我被三大队的恶警张伟打了一个耳光,但从此三大队的恶警却没人敢正视我的目光。

一次三大队恶警大队长陈立会因我抵制拒绝参加奴役劳动,当着全大队的100多人面前破口大骂我,我立即正义制止:住嘴,你凭什么骂人?他见状转身就走。后来陈立会把我找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让我闭嘴,你也太不给我面子了。我回答说:是因为你不尊重大法弟子我才制止你的,从此以后陈立会在我面前的恶行有所收敛,我也不再参加各种奴役劳动。

2002年12月11日我从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又投入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后记:我一直是心底在流着泪写完这篇文章的,当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徒坚定的维护大法时,大法的神奇、超常时刻都能体现出来,师父的慈悲呵护使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现在每当我人心凡重、有各种执著心不愿前行时,我想到了师父的无量慈悲,想到了那些等待救度的芸芸众生…… 我又开始突破自我前行。

因为我自己的不精進、懈怠错过了许多证实大法的机会;使得本应该我做的而没有做好;错过了与同修整体配合的机会;错过了许多去掉私心、怕心、执著自我的机会…… 。

好在正法还没有结束,慈悲的师父还在等待着我们整体提高。我们一定会在正法修炼的最后,不断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放下人心救度更多的世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